第一百七十二章:琵琶公主
    然后,那女子转过身来,缓缓道:“偷看的人,你难道还没有看够吗?”

    她的语声轻柔婉转,如出谷黄莺,只是口音微微带着些生涩,就正如吴侬少女,初学京音。

    李君逢从树上跳了下来,略显尴尬。毕竟被当做窥浴的登徒浪子,并不是一种极好的体验。

    于是,他只能笑着道:“还真没有看够。”

    说罢,目光依旧灼灼,直直的瞧着一身轻纱的少女。月光依稀,她整个人更添了几分朦胧之态,恍若月宫仙子。

    上天既然造就了这样的角色,若不能欣赏,岂不辜负了上天的美意,而且简直实在虐待自己。

    那少女一时话语被哽住,上上下下的瞧了李君逢好几眼,本已充满愤怒的目光,似乎稍微变得缓和了一些。

    “你就是李君逢?”

    李君逢苦笑道:“虽然这时候我很想说我是胡铁花、或者楚留香,但我的确是李君逢。”

    少女盈盈一拜,眉目低敛,声音中对了几分感激之意:“多谢阁下识破石观音诡计,否则我们父女便危险了。”

    李君逢眉毛一挑:“原来姑娘便是琵琶公主?”

    据李君逢所知,龟兹国王有两个女儿,一个是琵琶公主,另一个便是要嫁给胡铁花的那位。

    琵琶公主微微颔首,说道:“正是小女子。”

    少女的眼波闪烁:“阁下虽对我有莫大的恩情,但可知道犯了什么错。”

    李君逢叹道:“你原本应该将纱幔完全隔起来的。”

    琵琶公主大大的眼睛一瞪道:“你偷看我洗澡,现在又怪我?”

    李君逢道:“我只是听闻此处有水声,无疑闯入,怎知会有佳人出浴?”

    琵琶公主眼波流转道:“那你若是知道呢?”

    李君逢笑道:“在下若是知道有公主这样的佳人出浴,有知道这里有一面没有用纱幔围起来,那么就是断了腿也要来。”

    琵琶公主一时间倒是怔住了,未曾想到李君逢会如此大胆,会有如此厚的脸皮。

    而旁边的几个垂髫少女看着公主呆呆的表情,却再也忍不住,“噗呲”的笑出声来。

    她们的声音好似又感染力一般,就连琵琶公主也发出了银铃笑声。

    琵琶公主吃吃的笑着道:“你似乎是中原人?”

    李君逢道:“是。”

    琵琶公主又道:“沙漠中的儿郎性格大胆而开放,却想不到你们中原男子也并未是传闻中那般拐弯抹角。”

    李君逢笑了笑,却并不多说。中原人的礼仪习俗,和外邦人的确不一样。

    琵琶公主又道:“既然你说真话了,而且你还是我们龟兹国的恩人,那这件事就算了。不过,都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曾睡觉。”

    李君逢笑道:“只不过是睡不着,出来溜溜罢了。”

    琵琶公主眼波流转,说道:“可以等一等我吗?刚沐浴完,我也想散一散步。”

    李君逢道:“有美同游,又怎会不愿意呢?”

    于是李君逢就站在密林之中,等着琵琶公主。

    女孩子每一次出去,都会好好收拾打扮一番,琵琶公主也不例外。

    但所幸,她是生活在沙漠中,没有太多的胭脂水粉,现在又是夜里,所以李君逢很快又看到了她。

    她身上多穿了几件衣裳,将先前的春光都给遮住了。

    琵琶公主走到李君逢更前,又提醒他道:“现在还不算冷,但待会气温还会下降,最好还是多穿一点衣服。”

    两人在月色下行走着,月光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

    李君逢扬了扬手中的酒葫芦,笑着道:“我有它就足够了。”

    琵琶公主眼睛一亮,一刹那便绽放出无瑕的笑容,说道:“我也要喝。”

    她非但在喝,而且这女人的酒量还不小。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大口,脸上便泛起片片红晕。

    李君逢道:“对了,今天晚上的宴席,怎么没有看到你出现。”

    这位琵琶公主绝非大家闺秀,为人人处世落落大方,容貌亦是绝美,像这样的宴席她经常陪在龟兹王身旁。

    琵琶公主道:“下午叛军不知发了什么疯,忽然来袭击我们。情况有些危急,我便亲自带人动手了。”

    显然,这位琵琶公主还有一身不俗的武艺。

    这也是她没有出席宴席的原因,将叛军击退后,再赶回绿洲,已是深夜。

    琵琶公主又和龟兹国王交谈了一番,知道晚上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石观音假冒王妃,让她惊骇不已。

    而这一天的奔袭,出了一身的汗,便在绿洲中沐浴起来。

    天色已晚,几乎所有人都睡了,再加上还有侍女守卫,本以为不会出现纰漏,却不想还是碰到了李君逢这个家伙。

    李君逢暗自猜测,或许是因为他下午杀了敏将军,不知为何被叛军得知了消息,才会忽然变得疯狂吧。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已有个侍女为琵琶公主送来一只曲颈四相的琵琶。

    琵琶公主将琵琶抱起,笑道:“父王赏赐了你金银珠宝,这里的美人你若是喜欢,也可以带入帐篷之中。而我并没有其他的方式报答你,便让我为你弹奏一曲,可以吗?”

    这位琵琶公主的确是有玲珑心思,长袖善舞之辈。为人处世,让李君逢觉得很舒服。

    李君逢笑道:“洗耳恭听。”

    琵琶公主嫣然一笑,她盘膝坐下,将琵琶横在膝上,芊手轻轻一挥。

    只听得“综”的一声,妙音骤起,如霓裳轻舞。整个天地间似乎除了琵琶外,再也听不出别的声音。

    自唐一来,中原不乏琵琶高手。白居易的《琵琶行》更是家传户诵,已为绝唱。

    中土的琵琶是直颈,四相之下,又增十三品,使音域更扩大而华丽,持琴的姿态是直抱在怀中。

    而此刻琵琶公主却是持琴抚弹,曲颈四相的琵琶远比中原的简陋。

    寻常人弹这样的琵琶很难弹出优美动听的音乐,可在琵琶公主手中,却是动人至极,如若天籁。

    待到琴音寂绝,李君逢才回过神来,忍不住道:“公主如此佳奏,天下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