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剑器
    大厅中,李君逢和薛衣人相对而坐,而琵琶公主则是站在李君逢身后,模样乖巧,十分安静

    两个侍女奉上茶来,又很快的退了下去

    薛衣人呷了一口茶,微微一笑道:“阁下风采照人,神气内敛江湖虽是人才辈出,更胜从前,但据老朽所知,像阁下这样的人物,江湖也不过只有两人”

    李君逢道:“前辈过誉了”

    薛衣人目光闪动,说道:“香帅楚留香轻功造诣天下第一,神慧过人,并且乐于助人只要有困难找他,他一定会力所能及的帮助”

    “金坛千柳庄的“蝙蝠公子”原随云无论武功人望,眼瞎心明,俱已有领袖中原的武林之势”

    李君逢笑道:“在下名望浅薄,怎能和香帅、蝙蝠公子相比”

    薛衣人绕有深意的望了李君逢一眼,他自然听得出来,李君逢说的是名望,而非武功

    而且,这名望也是暂时不如罢了

    于是,薛衣人也笑了:“这两人并非以剑法闻名,而以阁下的武功,想要不出名都不容易,所以阁下应该是才出江湖不久”

    李君逢道:“前辈神目如电,在下的确是才出江湖的毛头小子”

    薛衣人不由得摇了摇头,若都是这样的毛头小子,那他们老一辈岂不是早就被拍在沙滩上了

    两人又笑谈了一会,薛衣人缓缓道:“阁下剑法之高,天下少有人能及能使得如此剑法,眼力自然不差如今酒菜上桌还有一段时间,老朽有几口藏剑,想要请阁下法眼一评”

    李君逢道:“固所愿意,不敢请耳”

    那几口剑是薛衣人的宝贝,自然不会轻易给人看,所以琵琶公主就留在了大厅中

    ……

    雨渐渐停了,空中还有一层朦胧的雾薛家庄依山而建,青色的山脉,蜿蜒伸展入后山

    他们踏着碎石子的路,穿过了后院,院子里并没有鲜艳的花木,一亭一石都带着古拙的意蕴

    或许是找不到话说了,或许他们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两人并肩而行,却是安静无比

    两人走入了竹林之中,竹林的尽头连接着山麓,已被青苔染绿的壁上,有道古朴的铁门

    铁门推开,是一条黑暗的石道,寒气森森,砭人肌肤

    石地几经转折,便到了个深邃的洞穴

    石壁上嵌着铜灯,阴森森的灯光下,只见四周都排着石案,每张石案都有个黝黑的铁匣

    这些铁匣长而狭窄,里面装的想来就是无数人视若拱璧的剑器

    薛衣人捧着剑匣,,似乎忘记了身旁还有人他已全心意溶入到了剑中,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李君逢目光一凝,他发现此时的薛衣人已经完全变了

    李君逢第一眼看到他时,只觉得他优雅而从容,像是一个厌倦红尘,退隐林下的名人

    李君逢与他并肩而行,心中没有丝毫的警兆,除了谈论剑时有着少许的锋芒,其余时候就仿佛是一个平凡的老人

    但现在,剑还未出鞘,李君逢已经能够感受到逼人的剑气刺骨生寒,这剑气明显不是“剑”发出来的

    这剑气就是薛衣人本身发出来的

    踏入这一道门中,薛衣人就又成了往日叱咤风云,快意江湖的绝代剑客

    这个地方藏的不止是剑,还有他昔日的回忆,还有绝代剑客的荣耀

    他给李君逢的感觉,绝不亚于西门吹雪、叶孤城一流

    李君逢心中一叹,这些在江湖中有着极深名外的剑客,没有一个善茬,决不能被外貌和气质蒙蔽了双眼

    薛衣人缓缓开启铁匣,取出一口剑来

    这一口剑剑状古朴,黝黑中带着墨绿的剑身,并没有耀眼的光芒,只是远在八尺之外的李君逢,已经能够感觉到寒气砭人肌肤

    薛衣人屈指弹剑,顿时“锵”的一声,剑做龙吟

    李君逢眸子一亮道:“好剑”

    薛衣人目光闪动,说道:“阁下可认得这一口剑?”

    李君逢缓缓道:“昔日周室之明主太康、少康父子,召集天下名将,铸八方之铜,十年得一剑,想来这就是八方铜剑”

    薛衣人道:“好眼力”

    他虽是大声陈赞,面上却是毫无表情,又取下一口剑来,询问李君逢

    如此三四次后,他看向李君逢的眼中已有了称赞之色

    而李君逢也是大开眼界,这里摆放着诸多江湖名剑,而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历史,珍贵无比,就连他师父也不曾收集到

    又过了半晌,薛衣人缓缓取出了这里的最后一口剑

    这一口剑乌鲨皮鞘,紫铜吞口,长剑出鞘才半寸,已有种灰蒙蒙,碧森森的寒光映入眉睫

    薛衣人注视着剑锋,沉默了很久,才一字字道:“阁下可知这口剑的来历?”

    李君逢也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一口剑,终于缓缓叹息道:“这剑无名,但使剑的人却是非常之人,名声响彻天下”

    薛衣人道:“哦,何以见得?”

    李君逢道:“人择剑,剑亦择人此剑锋芒毕露,杀气逼人,若非绝代剑手,非但不能驾驭此剑,还要被剑所伤”

    他又笑了笑道:“当今天下,使剑的高手不少,但能配的上这把剑的,或许就只有天下第一剑客薛衣人了”

    薛衣人动容道:“阁下说我神目如电,我瞧阁下才是慧眼如炬,让人好生佩服”

    两人相视一笑,却不由得对彼此生出一股敬重之情

    薛衣人道:“江湖卧虎藏龙,果不欺我阁下的见识与眼力都非同小何,但可知这四壁的铁匣中装的是什么?”

    李君逢摇了摇头,说道:“不知,但能够与名剑作伴,想来也非寻常之物”

    薛衣人打开铁匣,匣子中只有件长长的衣衫

    雪白的衣衫,已经微微发黄,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薛衣人将长衫一抖,彻底展开,李君逢这才发现,这长衫胸前有一道血迹,就像赤红的毒蛇般蜿蜒,在惨淡的灯光下看去,血迹已有些发黄

    李君逢心中一顿,瞬间就想到了薛衣人的绰号

    血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