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定出胜负
    雾更浓了

    李君逢与薛衣人相对而立,两人皆是面色冷峻,目光冷冷的注视着对方,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微举动

    两人昨晚上休息的都很好,精气神饱满

    这里也并非是薛家庄内,薛衣人也并没有地理优势,对于两者而言都是公平的

    他们都是从未一尝败绩的剑客,虽然都有必胜的原因,也都有必败的原因

    这一站究竟是谁胜谁负?没有人能说明白

    至少,现在没有

    旭日初升,却并没有给人太强烈的感觉,反而淡了下去似乎天地间所有的光辉,都已集中在这两个剑客身上

    锵啷!

    他们的手腕一转,两柄神剑已经出鞘,剑气冲霄,光华耀眼,天上地下似乎就只剩下了这两把剑的光华

    “请出手”

    “请”

    一阵狂风忽的吹来,雾气流泻

    嗡!

    两柄长剑几乎同时刺出,

    刺出去的剑,剑势并不算快,他们的距离还有很远

    而他们的的剑却是在飞腾变化,极尽不可思议每一次变化,都是一次新的交锋,都是一次不同剑道的碰撞

    而这种交锋碰撞,却没有雷霆之威,杀机暗藏,将绵绵的凶险深藏在这和风细雨之中

    眨眼间,双方就已经交手数十招,而两把剑却没有一次碰撞

    琵琶公主看得目眩神迷,心神为之震撼这些剑法精妙的变化,若是让她当做对手,或许一招也接不下来

    左二爷的掌心已有冷汗,他如今处于全盛状态,自身真元浑厚,自信能够接下他们的剑招

    但现在李君逢与薛衣人却一次真正的碰撞交锋也没有,这只不过是出手的前奏罢了

    他们若是真正出手,那定然是石破天惊,雷霆霹雳

    当当当当!

    雾气流泻中,两柄长剑终于开会碰撞

    金铁交鸣的声音连绵不绝,每一次交鸣都如同敲响战场上的铿锵大鼓,让人心惊胆战

    剑光连连闪动,炸开的火花次第迸射,如同一轮轮绽放的莲花,惊心动魄

    薛衣人的剑招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但却快的不可思议,更是攻守兼备他连连此处六剑,这六剑就好像是同一时间施展出来的一般

    只见剑光绵密,宛如一片光幕,绝看不出任何丝毫空隙,又好似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薛衣人年纪已经大了,比起年轻时候的锋锐进取,更加多了几分收成之势,在进攻的同时又显露出防御之姿,这亦让他几乎处于不败之地

    而一旦李君逢露出破绽,便会有雷霆攻势展开

    所幸,李君逢的剑法同样不俗,并未让薛衣人任何可乘之机

    薛衣人脸上已经焕发出别样的光芒,眼中闪烁着令人心悸的锋芒

    在这时候,薛衣人已不再是为儿孙子女担忧的薛庄主,也不是那个孤独寂寞的老人而是天下无敌的剑客,威慑黑白两道血衣人

    “左庄主,你说他们谁会赢!?”这已经是琵琶公主第六次询问了,俏脸上有着担忧与急切之意

    她的武功不够,眼界也太低,当两人阵阵交手之后,只能够瞧见两道宛如蛟龙般的剑光,在空中不断交锋闪烁

    左轻侯对于前六次的回答都是摇头,战局在僵持着,以他的经验和眼界也分不出高下

    可这一次,他思考了一番,终于凝声道:“若无变故,李兄弟会赢!”

    琵琶公主心中一喜,急切道:“真的?”

    左轻侯点了点头,说道:“李兄弟、薛衣人都是剑法高手,而且内功深厚,真气源源不绝若要纯粹的分出胜负,那至少还需要好几百招”

    “只是,薛衣人的剑法和内功比起年轻时虽然更进一步,但说到底还是老了”左轻侯轻轻的叹了一声,美人迟暮,英雄白头,总是让人扼腕惋惜

    “如此激烈的交锋,他最多还有两三百招,体内就要消耗的差不多相反,李君逢还很年轻,而且还似乎还修炼了外功现在已经上百招交手,他却没有丝毫的疲倦”

    “所以,只要李君逢稳打稳扎,将时间拖下去,他必然会胜”

    琵琶公主俏脸上笑意更加灿烂

    而左二爷却又摇了摇头,说道:“小丫头,不要高兴太早”

    琵琶公主疑惑道:“怎么?”

    左二爷道:“李兄弟绝不会拖到薛衣人力竭之时再决一胜负,因为那样不管对于他,亦或者对于薛衣人来说,都是一种痛苦”

    是的,击败一个力竭的剑客,算不得多么荣耀

    更何况,薛衣人已算是他的朋友,他亦不愿用如此手段获胜

    他要胜,要胜的干净利落,胜的让人心悦诚服

    所以,李君逢双臂一展,整个人已宛如飞仙一般掠起居高临下,手中长剑一转,一剑刺下,剑光宛如银河倒泄

    缥缈如仙的剑气,冲摄长空

    李君逢身形越发缥缈,宛如云中之仙,身形凌空,一剑倒坠而下

    这一剑是如此的缥缈而虚幻,叫人看不真切而看不真切的剑法,又叫人如何抵挡?如何防御?

    然而,这一剑才坠落到半空,剑身忽然就变得赤红,剑光也宛如残血夕阳一般,充满了可怕的意味

    此时的李君逢,整个人散发着巨大的热量,宛如一个巨大火山,无休止的喷发着蓬勃的热量

    这一剑的力量,也随之增强了数倍

    然而这一剑却还没有完全展开,在一两个呼吸后,千蛇剑机括转动,剑身破碎成千百道碎片,整个剑幕张开,形成一道密集的攻势,向下轰杀了过去

    这一剑非但缥缈难寻,更是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再加上千蛇剑的特性,三者相辅相成,当真是惊天泣地的一击

    下方,薛衣人面对这一剑,眼神冷冽,没有半点迟疑,整个人拔地而起,一剑引空,顿时引得雷音涌动,好似一位巨人在敲着雷鼓,显示着他那无匹的力量

    剑芒宛如一道长光掣电,裂开浓雾,直直的向上刺出

    他所刺出的,却正是剑幕最锋锐的一点!

    针尖对麦芒!

    这一剑,便要定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