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一剑拍死
    上官云顿才在附近完成了一桩任务,天色尚晚,便准备准备在小城居住一宿,

    他自然也听过小城不能动手杀人的规定,但对于上官云顿来说,杀不杀人其实并无大碍

    于他而言,最重要的是能够折磨别人,折磨人能够给他带来病态般的乐趣

    除此外,上官云顿乃是老牌杀手,武功高强,自信整个神水宫除了水母阴姬外,无人能及,因此对于神水宫也并不算太忌惮

    任务完成了,上官云顿的心情也很好,走进了一家酒楼之中

    他在出任务的前三天,沐浴斋戒,滴酒不沾折磨人对于他来说是一项神圣的乐趣,容不得半点差错

    更何况,他所出手的对象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若是一个不小心,还有阴沟里翻船的可能,他自然需要谨慎万分

    但在杀人之后,他会喜欢去喝酒,享受那近乎醉生梦死的感觉

    喝完酒之后,他又会过着近乎苦行僧的生活,把所有的期待都放在下一次的任务中

    他现在就想要稍微小酌两杯,等回了门派再痛饮一番

    只是他才刚刚走进客栈中,就被人给叫住了

    于是,上官云顿就笑眯眯的走了过去,态度谦恭,一点都不像是个有名的杀手

    上官云顿还打量了叫他过来的两位客人,一男一女,男才女貌

    如果折磨起来,也很有意思啊他就曾经折磨过一对夫妻,不过这一对夫妻并不恩爱,让他兴趣大减

    经过他的观察,这一男一女并不普通

    女子似乎是西域中人,容貌与中土颇有不同除此外,她的手掌纤细,却下意识的晃动着,似乎是新学了一门掌法,不知觉的在施展

    至于男子,上官云顿却是暗中皱了皱眉因为这男子一眼就看出了他并非普通人

    要知道他身为顶尖杀手,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不知觉收敛自己的精气神,让自己变得与普通人一样

    这男子看破了他,他却看不破对方对方给他一种与天地契合的感觉,除此外奇再无特异之处

    这是个劲敌!

    上官云顿心中已经一动,手已缓缓的摸向包袱

    他擅长轻功、暗器,内功更是深厚,还修炼了外家横练功夫一旦动起来,便是雷霆之势若是先发制人,定能快速将此人制服

    至于不能在小城动手杀人的规定,已被他抛之脑后

    “原来是上官云顿,看来我的运气的确不错”

    李君逢笑了笑,又向琵琶公主看去,略显得意道:“看吧,我一下就找到了个高手,你是服气还是不服气?”

    琵琶公主点了点头,表示服气得很

    只是眼中不免有些担心,这家伙可是天残派第一高手啊,黑道中有名的大佬啊

    旋即她又回忆起李君逢以前的战绩,心中渐渐安定下来上官云顿再厉害,总是比不过石观音、薛衣人之流

    不慌

    上官云顿恭敬道:“在下不过是无名之辈,不足挂齿,却不知阁下是?”

    李君逢笑道:“落花时节又逢君,在下李君逢”

    上官云顿心中一惊,说道:“李君逢?江湖中传闻正盛的李君逢?”

    李君逢笑道:“若是没有其他李君逢,那我就是你口中的李君逢?”

    上官云顿脸上的笑容更甚道:“那不知李爷找小老儿有什么事?李爷只管开口,小老二若是能够办到绝不推诿”

    这上官云顿却也是一个人精,当下姿态放的更低他看了看放置在一旁的千蛇剑,模样奇特,心中却更加的谨慎起来

    李君逢笑道:“我只想让你试一试我如今到底有多大的力气”

    上官云顿微微惊讶道:“多大的力气”

    李君逢点了点头,然后挥起了千蛇剑

    千蛇剑的造型奇特,为黄金吞口,黑鱼皮鞘因为千蛇剑暗藏机关,所以免不了比其余的剑要宽一些,要长一些

    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一把出鞘即伤人的利剑

    李君逢没有没有拔出剑来,而是挥动着剑,连同剑鞘,如同抡大锤一般狠狠的砸了下去

    上官云顿惊骇欲绝,他感觉到随着李君逢挥动千蛇剑,重重抡砸顷刻间就有一股澎湃如海浪般的汹涌巨力喷涌而出,压迫的四周空气沉沉塌陷

    与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可怕的灼热感,空间温度骤然提升,好似火山爆发一般

    那塌陷的空间好似要将他整个人碾压成一块博饼,而灼热的气浪更似要将他整个人浑身气血尽数蒸发

    妈的!

    是那个龟儿子说夏云墨是个剑客!?

    说好的剑走轻灵呢?

    上官云顿爆喝一声,他也顾不得太多,体内发出宛如爆豆般的声音,气血连连炸开,雷霆响动每炸裂一次,他的气势也就增加一份,身躯也似在暴涨,在一瞬间就已化作尊庞大腰圆的壮汉

    砰砰砰!

    上官云顿脚下的地面要好似承受不住这股爆炸力量的冲击,次第炸开他一声狂啸,竟快速的从包袱中取出一双精铁护腕,戴在手上

    千蛇剑抡砸的速度并不快,让他有时间能够取出护腕

    但却生出一股奇异的挤压感,让上官云顿难以逃走,唯有全力接下这一剑

    上官云顿双臂迎上,想要用护腕抗衡这轰然落下的千蛇剑

    轰!

    这气势汹汹的千蛇剑砸在上官云顿的护腕上,顿时发出闷响

    上官云顿哀嚎一声,他手臂血管爆开,手臂无力垂下

    而千蛇剑威势却更胜一筹,化作黑光,紧接着又砸在上官云顿的肩膀上观其威力,似乎是要将上官云顿直接一分为二

    “撕拉”一声,上官云顿的衣衫顿时开裂,肩膀处立刻骨断筋裂

    可也就只是如此,没给再造成更加可怕的创伤

    而就在琵琶公主以为这一砸之势已尽,那上官云顿的脚骨忽然发出爆裂响声他的双脚剧疼,整个人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这可怕的疼痛就好似道闪电般,从他的脚窜上了他的腿,又从双腿窜上了躯干、手臂

    由下向上,他的骨骼一寸寸爆裂开来,咔咔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上官云顿便几乎没有了完整的骨头

    他眼睛带着恐惧,瞪的老大显然,他修炼过某种外家功夫,生命力强横,一时间竟难以死去

    但身体中剧烈的疼痛却是让他生不如死

    李君逢收回了长剑,仍自坐在板凳上,自顾自的喝着茶

    而太白楼上亦是一阵喧嚣,顾客轰然四散

    这一座城在水母阴姬的笼罩下,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斗了

    而且现在看来,那倒在地上的那人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待会神水宫使者就要到来,送出手之人归西,免不了又有一场打斗,他们自然要赶紧离开,小心殃及池鱼

    琵琶公主看着全身颤抖的上官云顿道:“他还没死?”

    李君逢道:“没死,也快了”

    琵琶公主道:‘为何不杀了他’

    李君逢笑道:“上官云顿喜欢折磨人,那他也应该喜欢被折磨的滋味我是一个好人,自然要在临死之前满足一下他的愿望”

    琵琶公主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还喜欢杀人呢?那你喜不喜欢被人杀?”

    李君逢摇头道:“我并不喜欢杀人,而就算别人有本事杀我,那我死了也是应该的”

    琵琶公主道:“好吧,你说的有理,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李君逢道:“就坐在这里等”

    琵琶公主道:“等?”

    李君逢道:“等上官云顿咽气,等神水宫的使者出现”

    上官云顿在足足抽搐了两炷香后,受了极大折磨,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太白楼的展柜瑟瑟发抖的站在远处若非这这里是他的祖产,他也早就跑路了

    李君逢有些好笑,将一张银票交给掌柜的后,那掌柜的总算有些了底气,知道这并非滥杀之人,又亲自端了两壶酒给李君逢送过去

    就在掌柜的刚刚离开,一道白影,就像是一片雪花般飘了过来

    这是一个女子,一头黑丝垂泄,宛如瀑布一般脸上带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但身姿绰约,显然是个美人

    那白云女子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抬起头来:“地上的这人,是你杀的吗?”

    她说话声音也很好听,只是声音冰冷冷的

    李君逢笑道:“的确是我所杀,外面有许多人都能看到”

    白衣女子冷冷道:“这里不能杀人的”

    李君逢耸了耸肩道:“可我已经杀了”

    白衣女子又道:“既然你已经杀了,那就只有两个法子”

    李君逢道:“什么法子?”

    白衣女子指着地上的尸体道:“第一个法子,就是你将地上的死尸吃下去,而且要用舌头将地上的血迹也舔的干干净净”

    李君逢只能摇头道:“先不说我胃口的问题,我要是真这样做了,那可是会404的,换一个换一个”

    白衣女子拍了拍手,外面一阵脚步声响起,有人抬来口棺材,又匆匆的离开了

    “这是我先前为你订制的棺材,花了三两银子,躺下去吧,这就是第二个选择”

    李君逢又摇了摇头道:“我这人睡觉不老实,这口棺材太窄了,翻身不太容易的样子”

    “唉”那白衣女子摇头叹息道:“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就只能亲自“请”你躺下去了”

    “你的武功太差,请不了他”

    琵琶公主瞧了李君逢一眼,以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说道

    她自入土中原以来,实力便在飞速进步不但见到了李君逢和许多高手决斗,还得过李君逢真传

    修炼了飞雪神掌一段时间后,便一直跃跃欲试,想要找个高手过过招

    那上官云顿的名头太过凶残,而且又是老一辈高手,她实在没有信心

    而眼前这个女子是神水宫弟子,年纪与她相仿在看到李君逢轻轻的点了点头后,琵琶公主便清喝一声

    “你的对手是本公主,来和我过过招吧”

    话语刚刚落下,琵琶公主展开身形,掠向白衣女子白玉似的手掌如飞雪飘絮,轻飘飘的朝着白衣女子拍去

    “放肆!”

    白衣女子娇喝一声,素手一挥,同样拍出一掌

    神水宫威慑江湖,乃是天下有的数的势力水母阴姬一声令下,方圆百里谁人敢轻易动武?

    眼前的这两人非但动手杀人,而且丝毫不将神水宫放在眼中,她如何能不生气

    砰!

    两只玉手在空中碰撞,劲气四泄,白衣女子娇躯微微一颤,而琵琶公主却是向后连连退了数步,显然并非白衣女子的对手

    “哼,就如此武功,也敢阻拦神水宫办事!不自量力”白衣女子冷哼一声

    琵琶公主转过头来,委屈的看着李君逢

    李君逢扶额道:“你这蠢丫头,之前还说你聪明,现在一下就又变笨了”

    “你和她拼什么掌力啊,飞雪神掌前期讲究的是飞雪飘雪,变化莫测到了后期才是举重若轻,凛风寒雪结合我教你的身法,再上前来过”

    这丫头习惯了她那铁琵琶的重武功,一时间竟然没扭转过来,真是给自己丢脸

    琵琶公主俏脸微红,说了句:“我知道了”

    她便再次展开身形,爪势连绵不绝,宛如一场细细的小雪,虽然微弱细小,却遍布白衣女子周身要穴

    白衣女子只觉得整个人都被掌法笼罩,浑身发冷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只要稍微不慎,露出破绽,便有可能落败

    她不断挥出掌法,掌势宛如波涛一般澎湃,但每每施展出来,琵琶公主却是避实就虚,宛如打在棉花中一般

    而琵琶公主想要突破白衣女子的防御,也是极为困难

    琵琶公主的掌势飘忽,白衣女子中了一掌会受些伤,但她若是中了白衣女子一掌,那就既有殒命之威,因此她也不敢贸易进攻

    两个女子就在太白楼中缠斗起来,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