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破剑阵
    李君逢从细雨手中得到遗体后,动用星河卜算,很快就找到另一部分遗体的下落

    而如今他的地轮虽然没有凝聚成型,但想要遮掩他的气息还是很简单,所以他出现在了原随云这个房间中

    此时,李君逢笑着打量着忽然出现七个黑衣人,笑道:“看来原瞎子你很自信啊,以为就凭这几个臭鱼烂虾米就能拦下我”

    原随云脸色一冷,他每每能够在别人面前坦诚承认自己是一个双目失明,但若是别人当着面说他是瞎子,他的心情并不会很好

    李君逢也注意到原随云的脸色,继续笑道:“哎,我原以为原兄是一个大度之人,想不到却也是个心胸狭隘的家伙好了好了,我以后再也不说原兄是个瞎子了”

    原随云深呼一口气,说道:“你在激怒我!”

    李君逢道:“我为何要激怒你?”

    原随云道:“因为你没有必胜把握,所以你在激怒我,只要人一生气,就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

    李君逢摇头道:“原兄想多了,就凭这些烂鱼臭虾米,也配拦下我”

    “或许,你的确不是在激怒我”原随云思忖道:“因为你太过自负,以为在客来轩一战后便真的天下无敌”

    李君逢道:“哦,难道我不是吗?”

    原随云脸色严肃道:“那么,就看你今天能不能活着出去吧”

    “上,杀了他!不要留活口”

    原随云知道李君逢可能得到了另一半的罗摩遗体就算没有得到,也很有可能知道其线索下落

    但李君逢太危险了,只要其留着一口气,他便不能放心,李君逢还是死了最好

    至于另一半的罗摩遗体,只要随着李君逢这条线索查下去,总是能够找到的

    嗡!

    七柄剑动了起来,剑光流动如惊鸿掣电,剑势变化更是瞬息万千,根本不容思索考虑的机会

    这七个人竟都是一流的剑术高手

    他们每个人的精气神全都灌注在手中的长剑之上,心剑合一,舍剑之外,再无他物

    而这七柄长短不一、形式各异的剑在行动中,气机互相结合,隐然化为一柄剑,而他们七个人呼吸一体,精气神更是遥遥呼应,形成了一个不可断绝的整体

    剑阵!

    这几乎是天下间最为完美的剑阵

    此阵一立,几乎已可天下无敌

    七个天下一流的剑术高手,联手出击,而且他们还是使用的剑阵这一个剑阵至少经过了十年乃至更久的磨合,让他们七把剑变成了一把剑

    原随云本是天下绝顶高手之一,习得百家武学,可在此时也插不进手

    因为他一旦插手,这个剑阵也就不完美了,也就有了破绽

    因此,他只是在一旁负手而立,静静细听着剑阵的震颤声

    这七人是他的底牌之一,若非这一次罗摩遗体太过重大,他也不会将这气人带出来

    原随云对这个剑阵充满了信心

    远远望去,只见剑气千幻,如十彩宝幢,森然的剑气使得室内的温度骤然降低,忽然变化为寒冬

    李君逢身形化作一缕清风,灵动变化,在密不透风的攻势中穿梭

    这七个剑客亦是面色惊异,对方的轻功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可是,他们并不着急,剑网已编织的更秘,已渐渐开始收缩,攻势中的缝隙已越来越小

    而李君逢便是在河中游荡的鱼儿,迟早要落入渔网之中,无路可退

    “呵,这就是天下第一魔头吗?我看也不过是徒有虚名”

    “李君逢,还是早点投降吧,你若是自废武功,我还有可能饶你一条性命”

    “另一部分罗摩遗体便在你手中,等你死后,它便归我了呵呵,对亏你告诉解析罗摩遗体的方式,否则我还会再多费一番苦功夫”

    原随云也知道到了关键时刻,为了不减少变故,他便索性开始了嘴炮攻击,试图激怒李君逢

    “死瞎子,就这点本事,也想要对付本座,可还是差远了”

    李君逢冷声说道

    而他一开口,真气便是一***神自然也不是先前那样专注其中两把剑陡然变快,竟然将他的衣服割破

    原随云也听出了战况,朗声道:“李君逢,你不过是瓮中之鳖,图做垂死挣扎”

    “嘿,是吗?就你们这剑,想要伤到我可不行”

    忽然,李君逢衣袍一震,上半身的衣服宛如蝴蝶般飞舞,露出那一身近乎完美的**

    这这**散发着淡淡金光,予人一种神圣的感觉李君逢双臂挥舞,竟以手臂做兵器,与利剑交锋

    当当当当当!

    只见一连窜的火花溅射,兵器交击之声不绝于耳这七个黑衣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可在此时却也不由得惊异起来

    好强的横练外功

    他们都是一流的剑术高手,这灌注了真力的一剑,随意一击便可以洞穿金石,但在这人的肌肤上却只留下一道白印

    “攻击他的双眼,喉咙、下体等要害”原随云微微皱眉,旋即又在一旁喊道

    七个剑客变招,剑网依旧密集,但每一件却都朝着李君逢的薄弱处攻去

    “这死瞎子,还真是阴险得很”

    李君逢的金刚不坏神功虽然有成,但未将薄弱处也修炼到大成的水准,因此也不由得小心了一些

    半刻钟的时间过去了,打斗中整个房间都被拆掉了不少,其余护卫也都围了过来,不过并未出手

    原随云皱了皱眉头,打斗的动静不小,若是将其余的武林高手引来,怕又是一番麻烦

    “给我破!”

    忽然间,只听李君逢一声大喝,拳出如风,一拳涵盖天地,贯彻了摧山倒岳般的力量,轰击而出

    随着这一拳轰击,一个黑衣剑客顿时倒飞而出,口喷鲜血砸在墙壁之上,脑袋一歪,便没了性命

    这本就是一个剑阵,剑阵少了一个人,威力立刻大减,破绽也频频出现

    李君逢又是连连挥动拳头,砰砰砰砰砰砰,另外的六个黑衣剑客也飞了出去

    剑阵,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