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天下无双(二)
    罗摩遗体碎了

    在两股真力的冲撞下碎成了粉末,簌簌飘散

    在场之中,不管是看热闹的武林人士,亦或者是暗中准备出手的顶尖高手,此时却都是傻了眼,呼吸几乎停滞

    紧接着,人群好似炸锅了一般

    蕴含着天下无敌秘密的罗摩遗体被毁灭了,那这一战还能打得起来吗?

    果然,天峰大师、陆竹颂了一声“阿弥陀佛”便要离开他们原本是想要安葬罗摩遗体,现在……还是让他随风飘散吧

    两个来历神秘的黑袍人、青袍人互望一眼,亦是施展轻功,宛如白云般飞升而起

    罗摩遗体已碎,没有人愿意做李君逢的磨刀石,与他拼命

    而就剩下薛衣人和水母阴姬,两人也是绝顶高手,联手起来亦能够给李君逢压力,但两人心中都没有多大的杀意,作用不大

    其余吃瓜群众也作鸟散,这一场惊世之战才刚刚开始,便已结束,实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李君逢也不由得露出苦恼之意,早知道就小心一些,或者干脆弄一个假的罗摩遗体

    忽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喊道:“诸君请留步!”

    他这一声厉喝,宛如天雷响动,响彻方圆数理,震的人耳膜发颤

    众人露出疑惑之情,皆向李君逢望了过来

    却见不由得一愣,只因此时的李君逢与寻常状态下有很大不同

    此时的李君逢整个人宛如一座横贯天穹的山岳,难以仰望整个人更是散发出勃勃生机,体魄气血值旺盛,实是臻至亘古未有的巅峰,绝非人力所能造就

    李君逢人如旋风般掠往高处,身体周遭散发出的气血之力,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气场,竟令清河河面掀起惊涛骇浪,一重重浪涛朝天卷起

    当下的几位绝顶高手心中震颤无比,而沿岸无数观战者更是为之心神战栗,张开了嘴,惊的言语都似忘记

    世间竟有如此人物,单单的气势外放,就能引起如此异象

    难道,这就是罗摩内功的效用?

    紧接着,李君逢从怀中拿出了一本册子,将册子一翻,上面书着一排排文字

    一些武者凝气与眼,册子上的文字便浮现在他们眼中

    “罗摩内功,天下绝顶神功之一,有在生造化、生生不息的能力若是臻至巅峰,甚至能由死转生,褪凡成圣在罗摩遗体中,血管与经脉交结处就是内功运行穴位的次序”

    “以下就是便是罗摩内功运气穴位,神封灵虚命府气海下三椎……”

    众人正看得入神,一些人甚至根据上面的记载运行内气,气海内立刻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

    可在关键时刻,这一页却已经没有了

    众人真是气得想要吐血,就好似一本小说在关键时刻太监了,恨不得砍人

    李君逢将众人的神态尽收于心,心中的担忧之情已经防线

    众人对罗摩内功的渴求,正如他所料一般

    而且他这页断的也很有水平,惹人遐想更重要的是,罗摩内功运行到此处便是一个结

    若是再运转下去,便会生出心魔,非身蕴佛法者不能抵御

    这一点,暂时不能让人知道,否则可能大小他们的积极性

    “罗摩遗体的秘密我已经解析出来,它就记载在这册子中谁若能得到这册子,便等于得到罗摩内功”

    “来吧,诸位,来击败我吧!来名扬天下,来成为天下无敌的高手吧!”

    声音宛如惊雷,震颤人心更似带着海妖般的诱惑,让人气血沸腾,不自觉的朝着李君逢飞去,欲要争夺罗摩内功

    “阿弥陀佛,此乃摄魂幻术,诸位施主收摄心神,勿要为其蛊惑”

    往日平和安宁的天峰大师怒目圆睁,做金刚明王法相,双眸中似有焚烧世间一切妖孽邪祟的怒火升腾

    众人只觉得迷迷茫茫一场大梦醒转,随后汗出如浆

    他们竟险些跑到清河上,与李君逢这大魔头抢夺秘籍武功

    那李君逢的武功对于寻常武林人士来说,已经近乎神明,只怕挥袖间就要断送了他们的性命

    众人先是向天峰大师躬身行礼,然后纷纷后撤他们对罗摩内功已没有了幻想,只盼不要殃及池鱼

    轰!

    来领不明的青袍人双腿忽然蹬地,地面轰然崩裂开来,蛛网碎纹密布,碎石四溅

    青袍人冲天而起,双指一并,划破长空,疾刺而出

    这一击,就像是一尊古老的神明,挥动着长矛,便是天穹也要刺出一个窟窿

    “好强的内功,好强的指劲”

    这一击的威力,让在场中人无不瞠目结舌一些修炼指法的武林人士,更是如痴如醉,

    即使是水母阴姬、薛衣人心中亦是暗自惊叹自忖便是自己,也要施展出全力,才能够化解出这强悍的招式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黑衣人“嗡”的一声,竟从袖子中抽出两把短剑

    这两把剑一模一样,皆是二尺二寸,秋水潋滟,剑柄上有一个硕大的龙眼宝石,寒光四溢,显然绝非凡兵

    与此同时,青袍人身子飞旋,双臂施展,竟同时施展出了两种剑法

    左手的剑法大开大合,一经施展,便有龙吟虎啸声发出而在这精妙剑法之中,却又透露几分阴柔之气,刚柔并济,的确是精彩至极的剑法

    而他右手的剑法,施展起来却是无丝毫烟火气息,如一缕清风,来去无踪影,缥缈到了极点几乎到达了江湖人士人人追求的“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境界

    “飞龙大九式、清风十三式”

    观战中不乏武林名宿,其中一个老头看的青衣人施展出的两种剑法,目瞪口呆,竟不自觉的将胡须都捻断了几根

    “什么?竟是这两种武功?”

    “不可能,玄门三大剑法概不外传,这人若单独是华山或者昆仑高手也就罢了,绝无可能两种剑法都会”

    “这两种剑法深奥无比,寻常人修行一种便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更何况是两种剑法”

    “张老,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那位武林名宿立刻气的跳脚,老年人最是不容置疑,道:“老夫当年见过饮雨大师的清风十三式,还有张掌门的飞龙大九式,印象深刻,绝不会错”

    众人议论纷纷,似乎不太相信

    这位武林名宿在江湖中显然有着不小的名声,但众人对此还是表示质疑

    无他,只因为这两门剑法太过重大

    当今玄门共有三大剑法,便分别是武当两仪神剑、昆仑飞龙大九式,以及华山清风十三式

    这三大剑法非嫡系不传,若有其他人学了这三门剑法,那么这三大派怕是倾其所有都要来追杀

    这位武林名宿暴跳如雷,只恨昆仑地处偏僻,华山派人才凋零,这两派高手都未曾前来,否则也不至于被施展出绝技,还无人发现

    清河之上,三道人影已经战成一团

    李君逢一身武功玄妙到了极点,以一双肉掌,在指风剑气中穿行他的手掌泛起金黄色泽,刀剑难伤

    “诸位,你们在磨蹭什么?我们之间的确互有成见,但现在应该放下成见,全心全意对付李君逢,否则我们非但夺不走秘籍,以后还有可能被他报复”

    黑袍人开口道,他的声音低沉,应该不是本音但他的指法无双,内力深厚,而裸露出来的肌肤也并不年轻,已有人猜出了他的身份

    “鬼鬼祟祟,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君逢忽然张开了手,朝着黑袍人的面目缓缓探来

    清河沿岸广阔至极,空间极大但这一只手张开,却像是封锁了一切空间,遮天盖地,空气被挤压,让黑袍人生出躲无可躲的感觉

    更有一股股磅礴的气血冲天而起,化作神龙,腾空而起,朝着黑袍人撕咬而来

    黑袍人心中生出警兆,他发出一声厉喝,转瞬间他的气息就已暴涨到了极限,随即盈满气劲的一指点出

    黑袍人的年龄已经不小了,气血腐朽,可在此时,他体内鲜血宛如大河一般流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心脏跳动,宛如鼓点一般,其气血之旺盛,已是天下有的数存在

    显然,在此时他才算是施展出了全力

    他的两根手指竟在幽夜中闪烁着锋芒,就好似划破苍穹的流星,携裹着地破天惊的威力

    终于掌指碰撞,顷刻间就爆发出难以想象的炙热能量和冲击波,向四面宣泄而去

    空气如同沸腾一般,紧接着发出爆炸声那黑袍人身形陡然坠落而下,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若不是在最后这黑袍人身体四周浮现出类似龟壳的气罩防御,抵御了一些气劲,也就不只是吐些血受伤那么简单

    而黑袍人的面具也被四泄的真气撕碎,露出他的真容

    这是一个老者,看起来十分平凡,面目和善,若是不知道他的身份,无论是谁都很难对他生出警惕之心

    “公孙乌龙,竟然是他”

    “这老贼,竟敢公然出现在京城,也不怕六扇门的高手”

    群雄涌动,只是才一露面,这人便被认出来了

    他竟是黑道巨孽公孙乌龙,曾有人说他是江湖中最可怕、武功亦是最高的人物

    这位公孙乌龙外貌慈眉善目,内心却是狠辣歹毒

    其性格喜怒无常,杀人与他而言不过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在李君逢未杀出赫赫威名之前,他便是天下第一魔头

    同时,这位在朝廷通缉榜上常年排名第一

    对六扇门而言,江湖厮杀并无大碍,但若是对朝廷官员出手,亦或者对无辜百姓出手,那就是死罪

    据说,这位在一出道就杀了上一任的“关中大侠”

    如今朝廷的通缉榜排名第三,第一和第二分别是轮转王和原随云,这两人在京城犯下大案,受天子关注,暂时压过了公孙乌龙

    公孙乌龙皱了皱眉头,他亦不愿现身在大庭广众之下,身子一跃,竟“噗通”一声,钻入了清河之中

    “师父,我们要去追吗?”人群中,追风问道

    郭巨侠摇了摇头,淡淡道:“放心,他绝不会这样轻易放弃罗摩内功的秘籍,还会出现更何况,我们还有几条大鱼没有出现”

    “再等一等,要有耐心”

    ……

    “诸位,联手吧,不然我们没有人会是李君逢对手,先将李君逢击败,再商量秘籍之事”另一个青袍人厉声道

    李君逢失去了一个掣肘,武功尽情宣泄,青袍人处于绝对下风,身形摇摇欲坠,肩膀处还出现了一个学孔,鲜血汩汩流出,很快就要被击败

    也亏他所学百家,练就了腹语,即使在打斗中也能说话,否则在这样的激斗中,就连求救说话也做不到

    陆竹和天峰大师互望一眼,天峰大师双手合十道:“这是佛门秘籍,理应物归原主”

    薛衣人淡淡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想着秘籍莫非天峰大师以为只凭借你们两人就能降服此魔吗?”

    水母阴姬并未说话,只是淡淡的望了天峰大师一眼,那小觑之意自然不言而喻

    听的这话,天峰大师竟然点了点头,陆竹也是颔首合十

    众人闻言,却不由得冷笑起来

    真是好大的口气啊

    天峰大师与陆竹也不再多说

    忽然间,他们运转真气,口中同时颂了一声:“阿弥陀佛”

    两人的气机相互交融,合二为一他们似乎修炼了某种秘术,联手合击可以提升实力,施展某一门秘术

    轰隆!

    忽然之间虚空震荡,整个清河上下,就好似转换到了一个异度空间

    这一个空间是一片灵山胜境,佛陀道场内里端坐着一尊尊佛陀、菩萨、罗汉,法相庄严,神圣璀璨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无数罗汉、菩萨、佛陀环绕的中心,是一尊大佛端坐在灵山宝座之上,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庞大的存在感充塞了天地,万物在他的面前都变得渺小无比

    这一尊如来佛口诵十六字,传遍清河两岸

    锵啷……

    兵器掉在地上的声音络绎不绝,自四面八方响起,除开一些武功高强,心智坚韧之辈,其余武者皆是心神摇晃,满含泪水,跪倒在地,如见神明

    若说李君逢的摄魂术是蛊惑人心的魔音,那这就是引人顶礼膜拜的神音

    即使是水母阴姬、薛衣人、青袍人等绝世高手,也是身子一震,在一刹那中陷入了幻觉之中

    不过他们很快的挣扎出来,眼中露出忌惮之色少林寺底蕴深厚,传承悠久,果然不能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