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无敌!
    事情发生的很快,从两个和尚联手,到细雨将两人救走,速度之快,就连一炷香的时间也不到

    围观群众不由生出如梦如幻般的感觉,若不是清河左右一片狼藉,还以为先前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陆竹、天峰大师败退,还是一死一伤这一战之后,少林寺的名声想来是要下坠不少

    在场之中自然也有少林寺的对头死敌,只可惜到现场才反应过来,没有来得及落井下石,对虚弱的陆竹出手

    而距离近的一众顶尖高手则是与少林寺素无恩怨,加之他们的注意力全在手上的李君逢身上,所以也并未阻拦

    李君逢瘫坐在地上,肌肤上有道道伤痕,鲜血不断从伤口中流出,金光黯淡纵然是金刚不坏神功,却也并非是攻不破的

    忽然间,有一根绳子从天而降,落在李君逢的面前

    还未李君逢多做反应,绳子上就有一人突袭而至,手里拿着两团火焰,直袭其面门

    黑石杀手,彩戏师连绳!

    看到李君逢受伤,已经有人坐不住了

    彩戏师连绳在场中虽不是最强的,但确实速度最快的

    他的武功是与魔术结合在一起,神秘异常,眼下便使出了他最神秘,也是最引以为傲的两件魔术

    神仙绳!

    流火双刀!

    据传闻,神仙绳是天下间最神奇的魔术,扔出绳子,直通天际只要有时间施展出来,就可以带使用者抵达世间任何一处地方

    传闻或许有所夸张,但这一门魔术却也有其独特之处

    至于流火双刀,那就是彩戏师的武器,手中的双刀施展时就会附带两团跳动的火焰,极度危险,沾之即燃

    “死!”

    彩戏师眼中带着杀意,他能够感觉出,李君逢目前的气息很微弱,的确是受了重伤

    李君逢一边咳嗽着,一边身形后掠,躲过这一击

    彩戏师紧随而至,手中的双刀化作两条火龙,盘旋升空,四周温度骤升他要快速解决李君逢,否则其他高手来了,他就麻烦了

    李君逢一边施展身法躲避火龙,一边催动星河,试图找出彩戏师招式中的破绽

    忽然,李君逢眸子一亮,一双手探进火焰之中,在虚实里变化不定,然后一下就捏住了彩戏师脖子

    咔嚓!

    彩戏师死了,死的干脆利落

    原本彩戏师能够给受伤李君逢造成一定麻烦的,可是他出招太急了,招式的破绽也就多了,在星河映照下,显露无疑

    将彩戏师解决,李君逢身子又虚弱下来,半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大口喘着气

    嗡!

    忽然,一道人影好似从虚空中越出,长剑破空,剑光砭骨生寒,无数利针似的剑气交融汇聚,朝着李君逢眉心刺来

    这一剑非但来的突然,而且兼具快准狠若论当世剑法,也唯有薛衣人能够与之比肩

    其中的歹毒辛辣之意,更是连薛衣人也比不上

    李君逢施展身法,连退数步,勉强躲过这一剑

    一道青色人影又从黑暗中出现,劲风大作,一指点杀而来空气被指劲贯穿,呼啦作响,点向李君逢胸口大穴

    他的施展招式的时间、方位,都妙到了极致,似乎是早有预料一般

    砰!!

    最终,这一指落在了李君逢左肩之上,爆裂的劲气随之炸开,鲜血汩汩李处,李君逢口喷鲜血,踉跄退出数步

    施展出这一击后,两到人影料定李君逢不死也要重伤,为了防止其临死拼命,倏然闪退在五丈之外

    “不愧是天下第一魔头李君逢,轻功奥妙异常,即使是身受重伤,却依旧躲过了老夫的一剑”

    全身笼罩在黑袍中,手持长剑的神秘人说道

    他声音嘶哑,似乎是刻意压制掩饰着原本的声音

    可是,能够使出如此剑法,还是这样的打扮,许多人都猜出了他的身份

    黑石首领,轮转王

    除了他之外,普天之下还有谁有这样的剑法

    “嘿,老夫这一指又是如何?可不好受吧!”另一人赫然是先前逃走的公孙乌龙

    这两个黑道巨孽,此时竟然联手出击

    另一边,水母阴姬、薛衣人想要来救助李君逢,却被那黑袍人,和另个手持钢针的中年男子拦下

    那中年男子,自然就是黑石的另一个一流杀手雷彬

    至于那黑袍人,李君逢也猜出了身份武功绝顶、十分渴求罗摩内功、双目似乎还有问题,精通百家武学

    重重条件结合之下,除了蝙蝠公子原随云,还能有谁?

    原来,当日轮转王要去找的帮手就是公孙乌龙与原随云

    原随云对罗摩遗体的渴求自然是不言而喻,公孙乌龙因为杀人太多,长期做噩梦,而罗摩遗体是佛门大能的尸体,所以他希望其中有解脱之法

    如今,罗摩遗体被毁,只寄希望于罗摩内功之中

    雷彬和顶尖高手自然不是一个等级的,原本是安排他和彩戏师共同对抗一位顶尖高手

    只可惜彩戏师作死,如今也只能靠他和原随云两人够稍微拖住另外水母阴姬和薛衣人,让轮转王他们能够有时间解决重伤的李君逢

    无数观战者喧哗,暗自感叹着,李君逢这位绝顶高手就要死在此处了

    无论是谁都看得出李君逢已经重伤,绝无法与两位顶尖黑道高手对抗

    所以说,做人还是低调一些,否则四处树敌,只有死路一条

    “呵呵呵!”

    如此生死之际,李君逢非但没有生出恐惧之意,反而还带着淡淡的讥讽之情

    “哦,不知李兄是在笑什么?”公孙乌龙忽然生出不妙之感

    他的那一指蓄满了真气,铜墙铁壁也能穿出个窟窿更何况,其中蕴三重内劲,一旦爆发出来,便足以将对方炸成肉酱

    可是,为何对方却似乎并无大碍的样子?

    “我只是在笑,笑你们这几条鱼终于出来了,不枉我苦费心机一场”

    忽然,李君逢的身体一震,整个身体散发出莹莹光辉,在这光辉的笼罩之下,先前所受的暗伤竟然在快速的消散

    而李君逢整个人也不再萎靡,眉宇飞扬,神采奕奕,虽不能与他巅峰状态相互媲美,但给人的压迫感却更强了

    仿佛,他整个人已经与天地连接在一起,与他战斗便是与整个天地战斗

    “罗摩内功,这世上最神奇的武功得之或许不能天下无敌,但对于回复伤势,的确是有神奇的作用”

    几乎是五六个呼吸的时间,李君逢身上的伤势消失不见,就连伤疤也不曾留下若非他的衣服在战斗中被打爆了,还有清河左右一片狼藉,实在是让人看不出他刚刚经历的数场大战

    实际上,这并非只是罗摩内功的作用,还有地神图的效果

    罗摩内功生残补缺,再生造化而地神图也有类似作用,两者相辅相成,并且不断为李君逢提供生机,让他保持巅峰状态

    当这两者结合,便达到了如今这种地步

    望着这一幕,无数人生出惊叹绝望之感,李君逢一身防御力和卸力的方式已经让人叹为观止

    陆竹、天峰大师尽全力才将他击伤,可是转眼间这伤势便恢复过来这还怎么打?和他做对头还不如一头撞死!

    罗摩内功的奥妙已超出当世任何武学的范畴

    李君逢的精神体魄已恢复了**成,轮转王、公孙乌龙心中大骇,怎能料到如此变化

    但这两人都是老江湖,已察觉到不妙,立刻施展轻功,抽身后退

    可是,李君逢怎么能够让他们走掉

    他展开身形,一只手张开,好似天幕一般笼罩向轮转王另一只手双指一并,化为指剑,点向公孙乌龙

    轮转王和公孙乌龙顿觉杀机汹涌而至,两人已被一股无形气劲笼罩,进退皆难,唯有拼尽全力,与李君逢对碰,杀出一条生机

    轮转王一身大喝,精气神凝结与轮转剑中,一剑劈出,剑光照彻整个夜空

    他手中的轮转剑造型奇特,十分宽大,比起寻常的剑要重上许多而这一剑劈下,力重万钧,不像剑法,更像是某种大开大合的刀法

    公孙乌龙亦是施展指法,全身气劲凝与双指,破空点出

    轰!

    刹那间,轮转王和公孙乌龙的身形倒退到三丈之外,只是一个照面,两人便口喷鲜血,身受重伤

    高手之争,心态尤为重要,两人气势已泄,便再难有所胜算

    下一刻,李君逢的身形再次展开,与两人交错而过同时双掌印在两人的胸膛上,掌力吐出,顿时两人气息萎靡下来

    “郭巨侠,看了这么久的热闹,送你两份礼物”

    李君逢抓住两人的衣领,手臂轮动,两人便从空中飞了出去

    他们本就受了重伤,又被李君逢的真气入侵的经脉,自是连半分反抗之力都没有

    “哈哈哈,如此便多谢李兄了”

    半空中人影一闪,将轮转王、公孙乌龙抓在了手中,正是大侠郭不敬

    郭巨侠的心情很好,这位李君逢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懂规矩”,同时心中也暗自松一口气,至少不用与这怪物站在对立面,他可没有半点信心能够胜过

    另一边,雷彬、和原随云脸色大变,想要逃走,却被水母阴姬和薛衣人死死的纠缠着,难以脱身

    呼!

    李君逢奔跑着,急速前行,风驰电掣,拉出震耳欲聋的常常气浪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他就出现在原随云的身侧还不待原随云多做反应,右腿便猛然飞出,重重的踹在原随云胸口

    砰!

    原随云整个人如同破布娃娃一般倒飞而出,将沿路的石头、树木崩碎,至二三十丈外才停下来

    他瘫痪在地上,全身骨头尽断,整个人化作一滩肉泥,蠕动了两下,便没了动静

    随后,李君逢身影晃动,同时轰出一拳

    拳力澎湃、如山入海,与雷彬错身而过,雷彬身形一顿,胸口已多处了一个血淋淋的窟窿

    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至此,今夜想要抢夺罗摩内功的顶尖高手死伤大半

    其余人亦是心有余悸,辛亏自己武功差,不敢参与这场乱战,否则此时的下场也好不了多少

    薛衣人、水母阴姬心中更是震惊,几乎不可置信

    在别人看来,李君逢是忽然崛起,一出江湖便从未有过敌手,打遍天下无敌手,无论对手是何人,都是碾压过去

    而他们与李君逢在数月前有过交手,知晓李君逢的底细,对于他的进步更是感到不可思议

    数月前,他们还和李君逢战的有来有往,若是拼尽性命,还有少许胜利的可能

    可在此时的李君逢,只是站在那里,便给他们一种压力,更生出一种难以匹敌的心态

    是的,李君逢的确获得了极大的促进

    所谓后天高手,只需要体内产生一丝真气,便算得上是踏上了武者这一条道路

    先天高手,则是后天真气转化为先天真气,内外天地交感,将天地能量化为自身真气

    至于宗师高手,则是开始修炼性命双修,心灵层次上的提升,战力也会到达到另一个水准

    以前,李君逢是先天高手,但师法自然,以及日月神轮的奥妙,让他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而现在,毫无疑问他已是宗师高手,而且他的手段很多,想来就算是直面大唐双龙中的宁道奇、宋缺那些大宗师级人物,就算不敌,也能从容脱身

    “痛快,痛快”

    李君逢在长叹着,比起先天之境果然是另有一番天地不管是精元,气血还是神魂都有着根本性的转变

    他感觉与铁胆神候这种高手交锋无所畏惧,甚至还有可能将其吊起来捶

    李君逢拂袖,解开琵琶公主的穴道,说道:“让你担心了”

    随后,又转过头来,对水母阴姬和薛衣人笑道:“走,我请你们喝酒,在京城好几个月了,我可是知道哪里的酒最好喝”

    水母阴姬和薛衣人思忖了片刻,便随着李君逢而去

    这一场战斗,也在冷冷的月光下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