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缺德道人(卷末)
    连云楼,这是京城中最有名的几个酒楼之一

    这一栋酒楼是一位江湖豪客开设,因此接待的也多是江湖高手

    昨日一战后,京城沸腾,连云楼中现许多武林高手也在讨论着李君逢的武功修为,热闹无比

    但无论如何讨论,李君逢武功天下第一这个名头是跑不了

    “江湖月报,最新一期的江湖月报,李君逢天下无敌,清河一战内幕消息,快来,快来”

    外面,有小厮在吆喝着在这一个世界中,也有个名为江湖月报的组织

    这一个组织极为庞大,不过在江湖中名声却颇为恶劣其撰稿者往往为吸引关注,笔不惊人死不休,把事实无限的夸张和扭曲

    而且,只要是朝廷认证的大侠高手,采访是就会无底线的吹捧

    而如果是寻常高手,那就准备好各种乱七八糟的报道吧

    江湖中的大侠往往对此避之不及,寻常江湖人士却是看热闹看的开心

    不过这组织实力强劲,倒是曾经挖出了许多内幕消息

    再加之清河一战乃是当时瞩目,报纸很快就被抢购一空

    “李君逢,天下无敌”这几个大字占据了头条

    而下面一整版的报纸都被李君逢给承包了,详细的减少了李君逢的来历,经历,各种武功路数

    更是着重报道了清河一战,还对李君逢擒拿黑道高手表示高度赞扬通篇上下,对李君逢恭维的很,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没办法,李君逢如今已是真正天下无敌的高手,再加之他又不是一个正派人物,行事手段无拘无束,若是对他言语不敬,那下场想必不会太好

    在这报纸的渲染下,李君逢的武功已经近乎神话,为人更是义薄云天,大侠中的大侠,名头直追郭巨侠

    “妈的,老子要去找李君逢”忽然又一个壮汉,拍桌子叫唤道,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身旁的人赶紧将他拉住,小声道:“你要找死不成,就你那三脚猫功夫,那位可是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死”

    那壮汉嘿嘿笑道:“你想什么呢?我是要找李大侠拜师学艺李大侠如今一个弟子都没有,我的学武天资很高,家里面还有两个妹妹,更是家缠万贯,想必李大侠不会拒绝”

    感情这一位不是个傻子,反而还有些小聪明

    和他想法相同的不在少数,既然打不过,那不如就加入

    甚至有好些帮主、寨主都想要找李君逢,要奉他为主,这样就可以借着他名头做事,减少许多麻烦

    江湖上,都是人精

    只是,所有人却都找不到那位的踪迹了

    清河一战后,李君逢与水母阴姬、薛衣人还有一位神秘女子去喝酒,然后就彻底消失不见

    不过有人倒是看到了水母阴姬和薛衣人,他们都已经开始返回各自的势力

    随后,江湖上还掀起了一阵寻找大侠李君逢的热潮

    只可惜,那位已经彻底销声匿迹了

    有人说他是隐居退世,有人说他寻海外仙山,还有人说他受了重伤……

    江湖风云潮起潮涌,李君逢的风头又很快被其余的大侠高手盖过

    每个年代都有一位绝顶高手,但当所有人回忆起历代古今第一高手时,当推魔道巨孽李君逢莫属独战天下绝顶高手,以不可思议的姿态,横推当代,惊艳古今

    这却是载入武侠史,不可磨灭

    ……

    李君逢暂时并未离开这个世界,而是至京城出发,前往关中一代

    与他同行的还有琵琶公主,她也并未回神水宫

    两人一路倒是并不着急,游山玩水,修炼武功,走的甚是悠闲

    二人行至山涧水潭旁,四周风光秀丽,便打算再次休憩一会

    琵琶公主脱去鞋袜外衣,赤着一双玲珑有致的小脚丫,跳入水中,用脚踢着水花

    她常年生活在沙漠中,对于水有这特别的喜爱

    琵琶公主又鞠了一捧水朝李君逢泼来,两人玩笑嬉闹了一番,琵琶公主坐在水潭边的岩石上,问道:“君逢,我们现在要去的地点到底是哪里啊?”

    李君逢笑道:“我还以为你能够憋住不问呢”

    琵琶公主泼水过来道:“快说快说”

    李君逢笑道:“小琵琶你应该知道我当日从神水宫出来以后,一路上就在与人交手比斗,览尽天下武学”

    琵琶公主疑惑道:“那你是从这些武学里面发现了什么东西吗?”

    李君逢打了个响指道:“的确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他继续道:“葵花点穴手、衡山剑法、黑虎断魂刀、十三游龙剑法……这些武功虽然各有高低,掌握在不同门派和高手手中”

    “但是,这些武功的都有几分神似,而且都是在最近一百年前左右出现,我猜测他们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所创”

    李君逢这一番话,可谓是石破天惊

    琵琶公主惊讶道:“那这人的武功,想必已是登峰造极,古今少有”

    李君逢迟点了点头

    琵琶公主兴致勃勃的问道:“那这人到底是谁?”

    李君逢笑道:“武功极高,至少有上百岁的年龄,还曾游戏人间,你说说这是谁?”

    琵琶公主眼睛一亮道:“缺德道人?”

    李君逢道:“应该就是此人我前些日子我就查明此人在关中七侠镇”

    琵琶公主穿好鞋袜,活力满满道:“我们快去找缺德道人吧”

    李君逢哈哈笑了笑道:“好,走吧”

    ……

    七侠镇,已经到了

    李君逢先去了一趟尚儒客栈,客栈中秀才还在柜台念着书,满嘴之乎者也,一副书呆子的模样

    上街的时候,遇到了捕头李大嘴,后面跟着一脸谄媚的邢育森

    李大嘴看到琵琶公主时,还想要上来调戏,结果还没有出手,就被李君逢暴打了一顿,然后让他去将缺德老人请到客栈中来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杵着拐杖,一副老态龙钟模样的缺德道人也来到了客栈之中

    缺德道人就是画画老人,他如今在七侠镇以卖字画为生

    李君逢请缺德道人坐下,吃菜喝酒

    缺德道人到还是真不客气,牙齿虽老,但啃起鸡腿来,利索得很

    一旁的琵琶公主看着缺德道人,有些失望

    缺德道人早已隐居避世,当在江湖中对于他的传说却是有不少

    再加上李君逢对他的推论,在她看来,就算不是松发童颜,神仙一般的人物,那也应该是有着渊渟岳峙的宗师气派

    可如今看来,却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满脸皱纹,耳朵还有些背,除了牙口好一些外,似乎和其他老人并无其他区别

    李君逢也坐在一边嗑瓜子,一边开口笑道:“老爷子,你可认得在下?”

    缺德道人吃着菜,听了好几次,才说道:“听过,怎么能没听过李君逢嘛,天下第一魔头”

    说着,缺德道人又抬起头,瞧了李君逢一眼,说道:“都说你这人喜欢打架,怎么,你还想要给老爷子我过过手不成?”

    琵琶公主也用略显炙热的眼神看着李君逢,若说缺德道人是上一辈的神话,那么李君逢就是当代神话

    两代神话的碰撞,那么所绽放的光彩,定然是难以想象的,比起清河一战也不会逊色

    李君逢仔仔细细的看着缺德道人,苦笑的摇了摇头:“本来有这个打算,现在看开始没有必要了”

    缺德道人也叹了一声道:“是啊,老朽这一把老骨头,要是打一架,怕是就直接散架了打架这种事,你还是找你们这些年轻人吧”

    琵琶公主听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云当天夜里,李君逢倒是给她解释了一番

    缺德道人年龄太大了,至少有一百多岁而且他的功力却并没有李君逢想象中那样深厚,气血更是衰败的难以想象

    若是两人战斗,缺德道人很有可能会就此燃尽性命

    后来,李君逢又与缺德道人交流一番,才明白了一些事情

    缺德道人对于武学方面的领悟,远超常人,简直就像是天人转世

    自他很小的时候开始,无论多么玄奥的武学,他一眼就能够看透,七八岁就能够创出别人一生都无法学会的武功

    到了弱冠年龄,他对于武学的研究,更是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境界

    一花一草,一树一木,在他看来都是一种神奇的武功

    正常情况下,他极有可能武破虚空,晋升到另一个世界

    但这世间之事,又岂能尽如人意

    缺德道人在武学领悟上远超凡人,可他的体质却十分特殊,宛如一个变异的漏斗进口很小,出口却特别大

    真气很难再他体内形成,而就算形成了,也会很快的消失

    后来,他终于在一本道经上研究出一种神奇内功,能够一定程度上留住真气也是在此之后,他开始以一个道人的身份游走江湖

    这家伙也是一个顽劣性子,喜欢作弄人,开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玩笑,因此获得了个缺德道人的名号

    到了晚年,原本研究出来的那一门锁气的武功,由于气血衰败的原因,功效也弱了不少,内力衰减,只能隐居在七侠镇

    但无论如何,他对于武学的领悟,却也是非常人所能及的无论任何武功,在他手上施展出来,都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中,李君逢就与缺德道人作伴,研究武学,巩固宗师境界

    一个多月后,李君逢再次开始了他的旅途

    ……

    “这里真的没有办法逃脱”

    说话的是一位少女,身着样式古雅、长裙曳地的宫装,容貌美丽

    只是少女一身绚烂如云霞的衣裳已染满污泥,白皙如玉的脸颊上也变得脏兮兮,似乎她曾在污泥中打滚

    少女望着眼前的这个山谷,眼中带着的是无尽绝望

    此处是一片山谷,亦是一处绝地,一处难以想象的绝地

    四周壁立千仞,封堵了一切的生机和出路峭壁更是犹如刀削斧削一般光滑,就算是武功绝顶的高手,也不可能从中逃脱

    在这谷内,是一片荒土和沼泽,还有稀疏的荆棘杂树

    除此外,就是各种腐烂的尸身枯骨,还有崩裂的刀剑以及各种兵器

    显然,这里曾今困死过不少武林人士

    咕噜噜~

    少女的肚子在作响

    她已经跌下这绝地两天时间了,这两天时间中滴水未进、也没有吃半点东西

    “不,我不能死!”少女看起来又乖巧,又文静,柔弱的让人怜惜但此时眼中的骄傲坚强,却是无论谁也无法忽视

    少女咬了咬嘴唇,看着那几簇荆棘树还有地上的沼泽泥水,下定了某种决心

    她知道,若是不想死,那接下来就只能吃树皮,喝泥水

    这或许很难接受,但却是她活下来的唯一出路

    只有活下来,才有逃出生天的希望,才有向那个魔鬼一样的家伙报复的希望

    哒哒哒!

    少女一惊,她竟然听到了脚步声与此同时,还有一股诱人的香气传来

    上好的酒,还有上好的烤鸭

    可是,她前两日就在山谷中搜寻过,探查着所有可能出路的角落,连一丝一毫的缝隙也没有放过

    这里是绝地,除了那顽强的荆棘树,还有自己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生命存在了

    看来是自己已经饿出现幻觉了!

    很快,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男子一只手拿着只烤鸭腿,另一只手拿着酒壶,正朝着少女走过来

    这男子身处绝地,可浑身上下一尘不染,风采潇洒,竟似方自九天之上垂云而下

    少女苦笑,这该死的幻觉,原来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坚强啊

    青衣男子看着眼前这个一身污泥,两眼呆滞的少女,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她依旧是一动不动,不由得疑惑道:“这孩子,不会是个傻子吧”

    少女闻到了肉香,听到了声音,眼睛瞪大,不敢置信

    下一刻,也不管到底是幻象还是真实,少女一个恶狗扑食,朝着李君逢手里的烤鸭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