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是我们的
    孩子们欢笑着吃完饭,后来连六岁的狄仁杰也加了进去,杜家一群人开始挨个给他们上冻疮药,看着那一个个瘦弱的手脚上生满了冻疮,公主忍不住别过头去,有些不敢看了。

    有一个孩子因为太瘦了,生了冻疮的地方溃烂开,差不多能看到骨头,杜少清上药的时候孩子疼的直咧嘴,不过却愣是一声不吭,咬着牙关没有掉下泪来。

    小萱萱站在父亲身边,一遍遍的给这些小哥哥小姐姐加油打气,“小哥哥别怕,爹爹上药很轻的,等上了药,萱萱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说着还认真的过去用力朝对方正在上药的地方吹气,杜少清笑着拉回了女儿:“不用这样吹的,这是冻伤,跟你吃鸡蛋羹烫嘴是两回事,你跟这位哥哥讲故事就不疼了。”

    “真的吗?”小姑娘眨着大眼睛,真的相信了父亲的话,在旁边开始给对方讲故事,都是杜少清每天给她讲的睡前童话。

    让伙计去租赁好宅院,并且将一众孩子安置在新家之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杜少清独自一人迈步来到了几天没来的武照家里,犹豫了一下,敲响了门环。

    里面的老管家开门一看:“哦,是姑爷来了?快里面请,夫人和小姐都在吃饭呢。”

    听到敲门声,武照丢下碗筷就往外面跑,出来一看果然是他,却又在房檐下站住了,对着杜少清打趣道:“这么晚了过来,莫非是被我那长乐姐姐赶了出来?”

    里面正在吃饭的杨氏一听是杜少清来了,也放心碗筷笑着走了出来,生怕自己女儿不懂事又跟对方闹别扭,“是少清来了?快进来,吃饭了没有?我让二丫给你盛饭去。”

    杜少清赶忙给杨氏见礼,说自己还有事,不能留下吃饭,说完还要急着走呢。

    听完杜少清的描述,武照秀眉一扬,佯怒道:“你们夫妻两个收养孩子做善事,让我帮你们照顾?亏你也说得出口?”

    额……杜少清尴尬的连声咳嗽,心道果然是这样,就知道天下没有不吃醋的女孩子。

    旁边杨氏连忙插嘴说道:“好事,这是好事呀,我跟二丫反正每天都在这里闲着,能帮着照顾一帮孩子当然没问题了,而且你三婶也搬过来的话,我就有个说话的伴了,你就放心吧少清,别听二丫的,这事我做主了。”

    武照跺着脚回头看向了老娘,“哎呀娘亲,谁让你擅自做主了?”

    “怎么?你连娘的话都不听了?难道你是嫌弃一帮可怜的孩子?”杨氏嗔怪道。

    “我没说不照顾呀,可是也不能便宜了这个可恶的家伙,让我帮忙可以,但是我要当你医馆的老板娘。”武照提出了条件。

    杜少清更加捉急,老板娘已经被正妻占住了好不好,看着一脸不满的小姑娘,杜少清弱弱的问道:“能不能换一个条件?”

    “你……不换!”武照生气道。

    杨氏拉过女儿训斥道:“什么老板娘?你懂得个什么看病抓药?大姑娘家家的也不知羞,你跟少清还没成亲呢,就不怕人家说闲话?说你这么着急嫁过去呢!”

    “哎呀,娘你说什么呢?谁不知羞了?我哪有着急……”武照被母亲说中了心事,红着脸跑进了屋里不敢出来。

    杨氏笑着对杜少清说道:“二丫就是这个样子,她心地还是很好的,你别见怪,这帮孩子就交给我们,你大可放心。

    只是你也看到了,她不是想要争什么,而是想要你经常过来看看她,她长这么大了也没什么朋友,现在整天呆在这个小院里面也挺无趣的。”

    杜少清连连点头道歉,是自己做的疏忽,以后一定常来探望,在杨氏这位好岳母殷切的关怀下,杜少清被送出了门,回头看了一眼小院,好似能隔着院墙看到里面的姑娘一样,杜少清郁闷道,都说古代女子保守含蓄,看来也不一定,奔放起来还真不好招架。

    说是这样说,可对于杨氏的话,杜少清也上心了,回忆起来武照两次为自己千里奔袭不顾性命,杜少清会心一笑,不禁对这丫头上心起来。

    刚从这家门口没走出多远,杜少清感觉到身后有异样,回头一看,一个小小的身影一下上来抱住了自己的腿。

    “嘿嘿,爹爹,你怎么发现我的?”原来是女儿小萱萱在悄悄跟着自己。

    杜少清纳闷道:“你不是跟你娘亲先回去了吗?怎么?是不是自己偷偷跑出来跟着爹爹的?”

    萱萱认真的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哦,娘亲让我跟着爹爹来的,她自己怕黑不敢过来,就躲在那边的墙后面……”

    说话间小姑娘指着不远处的院墙,好嘛,转眼间就把自己娘亲暴露出来了,杜少清苦笑无语,这个大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怕自己在这里过夜不成?

    公主看到女儿不会说谎,只好尴尬的从旁边走了出来,其实她只是想盯着女儿别出事,“我……,萱萱说想要找爹爹了,我是在陪萱萱做游戏呢。”

    杜少清一手抱着女儿,一手上前拉起了夫人的小手,轻声安慰道:“其实你不用这样,试想一下,将来她也是要嫁到咱们家的,你们同处一个屋檐下,天天见面,在一个桌上吃饭,总归是要成一家人的。

    而且你们两个都是我的人,就算我去看她,心里也不会忘了你的,你不是常说自己大度,还鼓励我大胆些的吗?现在你又在担心什么?是在吃醋吗?”

    被丈夫戳破心事,公主又羞又怒,强自镇定道:“谁?谁吃醋了?我只是怕你这个坏人欺负武照妹妹,我们姐妹的关系可比你想象的要好。”

    长乐公主说的倒是实话,她本身是个脾气温和的人,并不是一个善妒的女子,有时候会因为不习惯而吃醋一时,但私下里,她跟小姑娘武照相处还是很好的,姐姐妹妹可亲切了。

    随后对杜少清强调道:“应该说你是我们两个人的,而不是我们是你的。”

    说完还大气的主动拉着杜少清的手走在前面,一副女主人的模样,杜少清笑而不语,这个夫人虽然已经是当娘的人了,可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不对不对,爹爹是萱萱一个人的,娘亲你放开爹爹的手,他是我的……”小萱萱听到娘亲宣示主权,连忙紧紧的搂住了父亲的脖子,开口让母亲走开。

    公主愕然,完了,又一个女人要跟自己抢丈夫了。跟杜少清相识一笑,都拿这个护食的小公主没办法,只能一起温馨的带着孩子上了马车回家。

    回到家里,伙计大虎已经在家做好了饭菜,可是这时大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被罚回来的李愔怎么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