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灵药大甩卖
    “子荣,这药膏真的能卖到两千块一瓶吗?”仇大海也不太相信这药膏能卖出这样的高价。

    “能的!”

    夏夜,凉爽的风,吹拂过来,掠过两人稚嫩的脸庞,顿时让他们觉得神清气爽,心情舒畅。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衣衫褴褛、浑身臭气冲天的老乞丐蹒跚着步伐,单手托钵,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

    夜风温柔,惠风和畅,可是这个老乞丐却是在风中瑟瑟发抖。

    老乞丐的出现很快就引起了叶子荣的注意,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叶子荣发现这乞丐的身后滴下了一路的血迹,他腿上有几道被撕开了的口子,漏出暗红色的血肉,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

    “小伙子,你这药能治我腿上的伤口吗?”那老乞丐走到叶子荣跟前,佝偻着腰,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的药瓶,说话的声音沙哑而又低沉,干枯的手伸到蓬乱的头发中捞了捞,然后指着那瓶药,一下子像是遇到了救星。

    “不能治,老先生,我们的药膏是专门卖给女人用的,你腿上的伤啊得去医院。”一闻到乞丐身上的臭味,仇大海脑袋里就是一阵晕眩,他连忙朝老乞丐摆了摆手,示意这个糟老头赶紧离开这里。再说了,两千块一瓶的药膏也不是这个要饭的能买得起的,假设他买得起,身上这么脏的,谁又愿意给他敷药?

    “医院不收留我,说我没钱,还说我脏,所以我就想着到路边摊来看看。”老乞丐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嘀嗒嘀嗒地从脸颊上滴到了地上,他抹了一把眼泪,说:“实在是痛得太难受了,我也没个法子,只想找点药止住痛就行了。”

    “老先生,我们这药膏呀不能止痛,要不你去别的地方看看?”

    仇大海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十块钱仍在了乞丐的托钵里,缩着身子说道:“老先生,这是给你凑的份子钱,你再到别的地方去要点,凑够了钱,还是去医院看吧,我这真治不了。”

    “哎呀呀呀......你这还是人吗?”已经走到路口的左丘月看到了这一幕,连忙跑了回来,冲着仇大海就是一声大骂。

    “嘿,姑娘,你是怎么说话的?”自己第一次出来摆地摊挣钱,就被人指着鼻子骂,心里当然不舒服了,仇大海瞅了左丘月一眼,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我说你不是人!”左丘月辣妹子的作风顿时暴露无疑,他的手抖抖擞擞地指着仇大海的脸,恨不得往他嘴巴上抽一巴掌。

    可是这是一个美女啊,要是个歪瓜裂枣,仇大海指不定一拳头就上去了,“姐姐,别生气嘛,咋有话好好说。”

    左丘月双手叉在腰上,气还是没消,“你这个学生,思想品德有问题啊,没看到这个老伯伯很痛吗?给他一瓶药膏会死啊你?”

    “那药膏很贵的,要两千块一瓶呢。”仇大海强调道。

    老乞丐听罢,连连摇头,不停地抹着眼泪,转身就要走,口中喃喃地道:“我讨的钱加起来还不到两百块,两千块对我来说太贵了,还是不治啦。”

    “我呸!”左丘月一口唾沫吐在仇大海脚上。

    “老伯伯,你先不要走,这钱我帮你出了。”

    “两千块是吧?来,给你!”左丘月从单肩皮包里拿出来一个红色的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打钞票,狠狠地扔在了地摊上,说:“赶紧给老伯伯一瓶药膏,还有,给他敷上药。”

    “这个?”仇大海一下子就愣住了,双眼死鱼一般地瞅着左丘月,心里挺不是个滋味的,他想不到的是这个美丽的女子居然还有侠义为怀的一面。

    叶子荣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把地摊上的钱给捡了起来,塞回到了左丘月的手里,并且不给她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这左丘月虽然嘴巴不饶人,但心却是豆腐做的,本质很善良,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老伯伯,你腿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呀?”叶子荣拉住老乞丐的手,语气很和善地问道。

    老乞丐哭着说道:“前几天啊,我也是太饿了,就去饭店门口要口吃的,主人家扔给我一个馒头,可是当我去捡馒头的时候,不知道从那里冲过来一条狼狗,咬着我的腿就不放,拖了很远,后来还是被路过的人给打走的。”

    叶子荣闻见此言,眉头一皱,狗伤?那可马虎不得。

    他赶紧捡起地摊上的那瓶药膏,拧开盖子,在老乞丐腿上的伤口上擦了起来。

    左丘月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一阵害怕,被狗咬了,要是不打狂犬疫苗就可能会得狂犬病,这可怎么办?

    “叶子荣,你这药能治狂犬病吗?”左丘月问道。

    “老伯伯不会得狂犬病的,你不要瞎乱说!”叶子荣横了一眼左丘月,示意她闭上乌鸦嘴。

    给老乞丐擦完了药膏,叶子荣又问:“老伯伯,你这两天怕水怕风吗?”

    “不怕不怕,被那只狼狗咬了好几天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我老头子风餐露宿惯了,饿了,就去讨点吃的,实在讨不到,就去垃圾桶里找点,渴了,就找个水龙头捧点水喝,晚上就睡在桥墩子下面......又怎么会怕风怕水呢?”老乞丐并不明白叶子荣问话的用意,他很孤独,能遇上一个人,多说上几句话就已经很满足了。

    老乞丐的生活看上去挺凄惨的,左丘月在一旁听着,心里一阵发酸,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就连刚才一直嫌弃老乞丐的仇大海也心软了。

    “我这把老骨头啊,活一天就少一天,我只想啊,在临死前不要活的太累就行啦......”老乞丐不停地说话,像是很久都没有人听他说话似的。

    是啊,这样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乞丐,就只会给人添麻烦,又有谁愿意理他呢?躲都躲不及呢。

    “老伯伯,你的腿现在还痛吗?”等老乞丐说完话,叶子荣突然关切地问了一句。

    “啊?居然不痛了!”老乞丐这才意识到他腿上的痛感已经消失了,“一点也不痛了,一点也不痛了,就是上面还有一点点发痒,不过这点痒,我老头子完全受的了。”

    “嗯......”叶子荣点了点头,封好手里的药瓶,递到老乞丐跟前,说道:“老伯伯,这瓶药膏都给你,每天在伤口上擦一次,要不了几天就会好的。”

    “哦,不不不!你这药膏太贵了,我买不起,我的腿不痛就行啦,我也没想着要治好。”老乞丐连连摇头。

    “老伯伯,这个不要你的钱,我这是作为样品赠送给你的。”叶子荣把药膏硬塞在了老乞丐手里。

    老乞丐很不好意思地收下了药膏,然后把托钵里的零钱都倒在了地摊上。

    “我怎么能占你这么大的便宜呢?收着吧,我知道不够药钱,但是多少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老乞丐是个老实人,他不想占别人的便宜,到处要饭也是为了能够多活一天,但是每一天他都不想活得那么的苟且,更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他的托钵里还有点钱,他都给了小医生,心里也会好过一点,他知道这还远远不够药钱。

    叶子荣,仇大海和左丘月都被老乞丐的这一举动给惊呆了,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一个卑微的乞丐居然会这么的恪守本分,这种对于人性的坚守,简直就是俗世间的一股清风,不免让人肃然起敬。

    更是让仇大海自卑到了尘埃里。

    仇大海原本以为这是一个诓骗财钱的假乞丐,是一个靠江湖骗术发家致富的伪君子。在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这样的人还少吗?

    可是,眼前的这个老乞丐却让他彻底改变了刚才的想法。

    还不等叶子荣动手,识趣的仇大海就把地摊上的零钱都给收了起来,还给了老乞丐,又自掏腰包,给了老乞丐五十块钱。

    叶子荣,左丘月也开始给老乞丐捐钱。

    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被老乞丐的举动所深深地感动,一一地捐钱捐物。

    这样的好人,这样的老实人就不该是这样的下场,只可惜现实往往是很残忍的,不过在最阴暗的沟壕里,终究是会迎来一丝曙光。

    在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记者,用手里的相机默默地拍下了这一幕,然后默默地离开了。

    过了没一会,几个身穿制服的人开来车,把这个老乞丐领走了。

    人群渐渐地散去,除了叶子荣、仇大海和左丘月外,还有几个老人和一个小年轻依然停留在医院附近叶子荣的地摊前。

    这个几个老人和那个年轻人为什么不走呢?

    他们显然不是要去旁边的医院看病,因为医院里的医生早就下班了。他们更不是去医院里看望病人,不然早就去了。

    他们一个个眼睁睁地盯着叶子荣,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因为他们身上有疾。

    “年轻人,你这药多少钱啊?”

    “小伙子,这药膏能便宜一点卖给我们吗?”

    “是啊,小伙子,我这皮肤上是老毛病了,到大医院里花了不少冤枉钱,就是治不好,不是痛就是痒,这几天天气变潮了,这皮肤就开始烂了,这可怎么办?两千块我也掏不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