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苏曼儿
    “谢过忠胆公”关鹰不称钦差而叫国公,便是说明这是私事了想来杨晨东会理解其中的意思,即然事情都做完了,他便抱拳退步离开

    就在关鹰刚刚离开,杨二就带着安全局的副局长杨三一并走了进来“少爷,那女子的身份调查出来了,还是让杨三来说吧”

    “嗯她应该是英宗皇帝派来的吧”杨晨东先是向着杨三轻轻一点头,随后锐利的目光就盯了过去

    被杨晨东这般一盯,杨三连忙抱拳回道:“少爷目光如矩,那女人的确是奉了皇命而来”

    “哦”听到自己果然猜中了,杨晨东不由先是哈哈大笑了一番,然后才说道:“看来少爷我娶了四位娇妻之后,怕是天下人都视我为喜好女色之徒了也是难得堂堂的英宗皇帝竟然也会投其所好了罢了,罢了,说说她的真实身份吧”

    少爷竟然什么都清楚,杨三心中佩服的同时便也回道:“女子姓苏,名曼儿,人称苏无骨,指的便是她一身柔媚的工夫少有人可敌,似是一身都没有长骨头一般此人为秦淮河畔中的第一花魁,年芳一十八岁,倒是一直洁身自好,卖艺不卖身因为其美貌非常,又兼琴棋书画无一不同,使得不少的权贵都趋之若鹜,甚至便是连当今的南明皇上都曾有过心动,只是碍于人言可谓,并没有采取什么实际行动罢了这一次是邝野尚书奉了皇命请她前来的,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还需要去详查”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这么详细的情报,足以说明安全局的强大能力杨晨东对此也很满意,“做得不错,即是如此,当派人再查,务必要做到情报详尽无误方可”

    受杨晨东表扬的杨三当下十分激动,“少爷请放心,安全局当马上派人去查,将其中的枝末细节都弄一个清楚”

    “嗯,可以动用牟木这层关系,想必即然事关女人,他在钱皇后身边当差,当会知道的更为详尽一些”杨晨东指点的说着直觉上告诉他,如果苏曼儿只是因为仰慕自己而来的话,虽然也能理解可做为秦淮河畔上的第一花魁,她倒大可不必以身犯险,这其中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就奈人寻味了不弄清原因的话,他倒也无法安心的让其在自己身边呆着

    杨三得了命令之后很快就下去了刚出去的杨二又很快进来,一脸为难之色说着:“少爷,苏姑娘求见”

    “嗯,知道了,本国公有重要事情在忙,让...三夫人陪她便是”杨晨东正低头看着什么,连头也不抬的说着

    杨家老宅的后院之中,三夫雪娘子得了杨二的通报后,去见了苏曼儿别说大家都曾是花魁,倒是很有些共同语言这位苏曼儿倒是有些本事,竟然没有用多久,就引来了雪娘子一阵阵的笑声这样的笑声惊动了大夫人胡嫣,从身边的贴身丫环小青口中知道了来者的身份,思前想后便去了书房,见到了杨晨东

    “六郎”胡嫣妙身出现,眼见杨晨东正座在木椅上闭目而座,便小声的轻唤着

    “嫣儿,过来”听到声音已然睁开眼睛的杨晨东,看到了门外站着的胡嫣,便笑着举起了双手,一幅要抱抱的样子

    脸上闪过一道娇羞之意,胡嫣还是迈着三寸金莲进入书房,很快就落入到了杨晨东的怀中,便是如此,她依然还是一脸娇羞的说着,“六郎,杨二和小青他们就在外面,妾身怕他们会笑话的”

    “笑话什么,你是我的夫人,我是你的夫君,我们夫妻恩爱当是天经地义之事,不用去管那么多”杨晨东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说着待抱起了胡嫣之后,眉头这才轻轻一皱,“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吃食并不满意唉,南方菜好是好,就是太清淡了一些吧”

    “不!挺好的,妾身喜欢这些清淡的食物”胡嫣连忙的摇了摇头要说她生于胡家,自出生时起,祖父胡濙便是高官得座,从小也是锦衣玉食之中长大,未曾受过什么亏待但相比于跟了杨晨东之后,这才发现以前的日子多少有些寒酸的

    杨晨东不差钱,且由他出手的都是好东西,一放入市场便会轻意的被消化掉说是供不应求一丁点也不过份,如此货物的价格自然也是极高,利润自是极大这样的情况下,杨家庄一向是吃最好的,穿最好的胡嫣做为大夫人,又是什么好东西仅着她先来,当真比在胡府做姑娘的时候吃的还要好上很多

    胡嫣很满意,便在杨晨东抱怨吃食不满意的时候,说尽那话但即然杨晨东这般说了,怎么可能会因旁人之言而轻意的改变呢“好了,六郎没有说南方菜不好,只是怕你久居北方吃不惯罢了,这样吧,下午着实是无事,不如我们自己烧烤好了,如此可以根据个人口位进行添料,岂不人人都可满意”

    说起来杨晨东已经好久没有与她们一起烧烤了,胡嫣还真是有些想其中美味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有机会可以和杨晨东一起做事,更能增进一些感情,当下便点头应允着,“如此甚好,那妾身这就着人去安排着对了,那位苏姑娘要不要也一起叫上?”

    “不必了”杨晨东神色如常的说着,“这只是我们自己家的活动,不必去惊动什么外人了”

    “哦,好”胡嫣回答的时候,表情甚是自然,可双眼中却是亮堂了许多,似乎是放下了什么心事一般

    胡嫣离开了,走的时候明显脚步都轻松了许多这一切看在了杨晨东的眼中,他就知道,没有女人愿意和其它女子一起分享自己喜欢的男子,哪怕她再大度,话说的再好听,但事情当真出现的时候,心底还是会有那么一丝的抵触和不愿的吧想到此处,虽然那位苏曼儿的确漂亮的有些不像话,但杨晨东还是失去了一些的兴趣女人多了,他这才发现,心意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女人,拥有多少叫多?拥有多少可以满足呢?

    胡嫣高兴的离开,随后就以家主夫人的身份开始张罗着下午烧烤的事情做为杨晨东用了多年的第一厨娘易秋儿自然是其中的主力,这一次也一并跟着由京师回到了建宁府,这一刻她便开始准备各种食材与佐料

    没一会,四哥杨阳也得到消息赶了过来在京师的时候,他曾有幸参加过一次,感觉很是好玩,如今又有了机会哪里会肯放过,当下就撸·着胳膊挽着袖子表示要做一些什么

    杨四爷都来了,三夫人雪娘子自也是要出面的从丫环小薇那里得到了消息之后,便寻了一个借口请走了苏曼儿一入后院远远见到了忙碌着指挥人群的胡嫣之后,便叫了一声姐姐就靠了过来

    “妹妹来了,对了,那位苏姑娘呢?”胡嫣一见到雪娘子,便眨巴了两下眼睛,似是话中有话的问着

    对于胡嫣的试探,雪娘子自然是心知肚名,便是一笑而答着,“妹妹和她说我乏了,她便识相的离开了对了,夫君是何意思?”说着话,她还用纤长的细指指了一下书房方向

    “他呀,没有什么意思,只不过在我问及是不是要请苏姑娘一起来烧烤的时候,六郎说这是自家人的事情,不必去请外人了”胡嫣说起最后一句的时候,已然是笑容如嫣

    “姐姐厉害”雪娘子听闻之后便悄然的夸赞了一句这句所谓的厉害自然指的就是胡嫣的试探了只是一句平常的询问,不会显露出来什么,但确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位苏姑娘至少短时间内是没有机会成为她们的姐妹了

    两女在这里说着悄悄话,那一边杨四已经被易秋儿等人轰出了厨房“重地”原因自然是因为他非旦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只会添乱了只是对此,他并不在意,反而是问明了六弟在何处之后赶了过来

    杨晨东正准备由书房向后方内院而去,眼看着杨阳赶来,这便笑着说道:“四哥何事这般的风尘仆仆呀?可是又在外面喜欢上了什么好人好事?”

    好人指的自然是美人,好事指的就是有兴趣的东西了

    杨阳这一次跟随着杨晨东一起回到了杨家老宅名义上说是回乡祭祖,但实际上就是游山玩水,离开了京师的束缚之后,原本就是纨绔少爷的他得了杨晨东的支持之后,倒是花了不少的银子,弄来了许多喜欢的东西,这其中就有一些美人和稀罕的物件

    对此,杨晨东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思,即然是自己的兄长,不过是花些银子就可以让他高兴,何乐而不为呢?况且这个四哥一直与自己是一条心,此心难得,他当珍惜和留存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