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究竟是谁在利用人心!
    “按你这么一说,似乎也不完全算是好事啊”另一个人小声嘀咕着

    老丈给边上桌子倒上水,苦笑道,“那谁说的清呢?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现在人们都看见那人和英雄一样的事迹,谁还顾着其他老百姓的死活呢?”

    老者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在他背后,另一个桌子上,只有两个人,确切说是一个青年人和一个中年

    两人对视一眼,中年人清清嗓子,“如果说,最后事情没成,那些田地卖了一半的人怎么办?”

    问题问的好,人们都在惊讶于民揍官的这份热血,齐齐为那些人喝彩

    却不曾有人考虑过,事情改如何善后?

    事实上,在历史上无数次农民起义中,大部分时候起义政权失败,也是因为此类情况

    没有能很好解决争端

    不解决实际问题,只是看上去热闹,终究成不了事

    一个问题,闹得人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哪怕是方才吹牛山响的几个人,也沉默了

    那些人该怎么办?

    “要我说啊,最难受的是他们才对,本来就做好的计划和用途,甚至已经开始安排如果最后因为那一户没有完成,这上不上下不下的情况,才最是令人无法接受”

    中年人话音刚落,边上有人接话到,“如此说来还真是,我听闻啊,那里不少人都在运河边上做买卖,他们平日里也没有时间打理农田将那些卖出去之后,在运河边上置办好铺子,也是能传下去的活计”

    “此事不假,老张家那二儿子,早些年就整日东跑西颠,一点不像个能办正事的后来就是在运河边上寻了个营生,要是在庄稼地里忙活,早就饿死他,现在日子不是挺红火他们这样的,也不是少数”

    微山湖本身不算是粮食产区,但是他周围全是,加上又是运河关键节点,所以有很多转运仓储的事情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运河存在千年,养活一大家子人,根本不是问题

    “那些去工坊的人呢?人家根本就没有时间打理农田而且,你们不知道啊,兰山的田,不都是好田,西边还好点,东边啊,可是不少泛碱要不然,也不至于卖的便宜”

    泛白碱?人们反应过来

    那可是个重头戏!

    随着说话之人越来越多,人们对征集农田的事情越来越清晰

    原来,那些人要急着卖地,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涉及到土地本身!

    靠近微山湖,按理说都是上好的河滩地,但是并非所有河滩地都是好土地

    不少因为土壤中盐类含量高,因此在水分少的时候,表面会有大量风干的盐类

    这也就是常说的盐碱地,根据盐碱含量的多少,也分为轻重

    此处还不是十分严重的类型,还不到不能生长粮食的程度

    但是么,有影响是一定的,同样风调雨顺的情况下,比别处要少两三成是很正常的情况

    一旦有洪涝灾害的话,会断断续续有两三年处于少收或者绝收的状态

    “怎么此前,从未听人说过泛白碱的事情?”

    “是啊,若是这样,那急着卖田,还真没什么好说的”

    “唉,我前几日还说他们短视,祖宗的田怎么能说丢就丢,原来中间有这样的事?真是该死啊,我这臭嘴!”

    “你们也不想想,他们谁愿意说出去?现在,买的价格也就比一般农田低一点点如果大肆宣扬出去,价格肯定会在原来的基础上下跌!谁会愿意?”

    这样,人们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现在看起来,之前民怨沸腾的对象,似乎是错了?

    合着,那里卖田的农户,是真的想把田卖掉!根本就不是传说中的那样,什么是被知县逼迫!

    也就是说,最后知县无端端的背上一个大黑锅或许,他还是想解释来着,只可惜别人根本就不给机会

    两个一起的中青两人看看场内,悄悄交换眼神,中年人便继续说,“听闻那个刺头此前还说,别人家为了卖田,都悄悄使手段要么就是害怕知县的淫威,不敢说话,看意思,那是胡说八道?”

    另一人明显是知道的内情更加多一些,站起来说着,“嗐!总算是有明白人不瞒诸位,咱和那个刺头打招呼可不少他们家是什么人,就是耗子路过,都要掉几根毛的人历来和别人斗气,从来就没吃过亏

    要说那个村子,和他关系好的根本就没几个!也就是离得远的人,不知道他的为人,才会被其蒙骗!他啊,最擅长利用别人的善良,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就这么说吧,听闻他家的农田要价,比别人高一倍如果就这样,知县也就捏着鼻子认了但是,听闻在要签字的那一晚,他又提出来,需要给他家三儿子解决县学和府学的学籍!那家伙,知县当时就火了!县学或许能办,府学怎么那么简单!”

    “岂有此理,让着贼人占了便宜!”

    “是啊,原来是将大家当傻子!”

    “娘的,真是不要脸,兰山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随着人们零零散散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情,整个气氛顿时变了

    原来对官府的抨击,全部换成对那户人家的鄙视

    百姓虽然容易被舆论操控,但是当他们清醒之后,反噬也同样厉害

    至于说官府洗白?

    那不存在的,知县已经为此丢掉乌纱帽,如果想要息事宁人,将锅扔给前任知县就是

    看现在,新官还没到,事情就爆出来,想必是那些知道实情的人,应无法忍耐下去

    若是骗骗人也就算了,还利用民愤,那可就招人恨了!

    两个人看见事情进展的比他们预料的还厉害,便悄悄将茶钱压在桌子上,慢慢的退开

    等到走的远了,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中年人才小声说道,“观少爷,咱们这么干,真的能行?难道他们就意识不到?”

    “平叔,现在啊,不过是让人们先知道情况是怎样,紧靠着这一件事情,就想让形势逆转,还是差点意思等咱们到了地方,见过此地的分包商,和他们再计划下一阶段!”

    说话之人正是赴任的薛国观以及他的从人,薛平

    其实两人已经到兰山几日了,没去赴任的原因便是在暗中观察,看看究竟是怎样的局面

    此前,他们也以为,此地不过是一个贪官耍官威失败的事情

    可是等到实际接触以后,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那个叫做王俊生的人家,实际上是个当地有名的刺头

    平日里,他的邻居跟他都没有往来!

    也就是那些离得远之人,受过他一些小恩惠,还以为王俊生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当作乡绅典范

    只有和其有过深入接触之人才会明白,那就是个笑面虎,吃人还不吐骨头的那种

    这样的人,确实难对付,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薛国观想不明白,上一任知县少说也有几种方法能收拾他,为何就放弃,让自己背上污名呢?

    没有太多时间让薛国观去琢磨前辈,他需要在自己正式露面之前,先将整体形势打好,那样他便能一招制敌,根本不给对方有什么反扑的机会!

    ……

    不过两天时间,王俊生是怎么撒泼耍滑的事情,便在整个兰山县散开,有些此前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待王家人的目光,已经变了

    似乎王家人是欺骗了他们的感情一样!

    实际上,还真是欺骗百姓们的感情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多王家的影响也不会有多大

    事情的转变发生在第三天,据可靠消息说,工部下来的官员,决定更改路线!

    这样的消息,让兰山县惊爆了!

    规划铁路线路的事情,此前经过实地观察,如果不是有特别情况,几乎就是选最为经济以及方便的线路!

    不过,事情总有意外

    如果遇见像是王俊生家里这样的情况,靠着蛮力不能解决的时候,便只有各种曲折的办法

    当中最为无奈的,就是改变规划线路!

    兰山县,焦点从王俊生一家,迅速来到田地上

    因为人们都清楚,如果放弃原来的路线,那么土地的价格便会大大下降!

    甚至于也有可能,官家会放弃对农田的收购!

    那样一来,所有人做的事情,都要傻眼了

    眼看钱就要到手的情况下,竟然飞了,那是什么感觉?

    更加要命的是,此前已经和别人约好的事情,难道因为上边钱下不来,就要选择失约么?

    换回来再说,真要是执行,他们又没钱,能怎么办?

    整个兰山县的风气,稍微纷乱之后,再改……

    街头,几个短打脚夫见面之后,也都在议论着

    “唉,老九,你说啊,那王俊生干的这事情,就没有人过问?”

    被换作老九之人,刚刚摘下自己扁担上的绳子,将其整理好,靠在墙边

    “谁他娘的说不是呢?当初我给那个王八蛋家里干活,狗娘养的,你们猜怎么着?就为了十个大子,老子差点那扁担砸他,要不是后边兄弟们拉的紧,我早就一棒子呼上去了!”

    “老九,怎么的,你跟那人也有过节?”另一人问道

    “你可别说了,当时我还差点以为自己算错现在总算是明白,那会儿可是不怪咱们,是那人太狡猾!”

    “九哥,别的俺也不关心,你说那些等钱办事的人,可咋整?”

    老九叹口气,骂骂咧咧的说着,“能咋的?那王俊生就不能用咱们的脸皮来看不信你们瞧着,别人都指着他们家大门骂了三天,人家可有一丝丝悔改?”

    “你别说,还真是,我见过,那家伙人们都是指名道姓的在门前骂要是换做寻常人,肯定不会就那么等着也就是王家人,愣是当作听不见!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啊”

    一直没有说话的人开口了,“第一次见识,你还年轻,以后的,见识的人渣多了去”

    “九哥,你不觉得那些人家有些冤枉么?我是替他们觉得不值啊,好好的事情,最后成为今天的样子他们啊,也真能忍,要是我,早将他们家门子砸个稀烂!”

    老九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笑道,“怎么的,你们也觉得,他们家需要专门照顾吧”

    众人都是多年的朋友,一句话就明白彼此的心意他们说的照顾,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以往都是用在合作伙伴或者是不清楚自己什么处境的场合

    “来,都靠近点!”老九招呼几人,他们便都小心翼翼的聚过来……

    或许是太多人觉得王俊生做的有些可耻,或许是,人们为卖地的其他人家抱不平

    总之,当天夜里,王家突然下起一阵雨!

    噼里啪啦一阵响,此前还亮灯的王家,瞬间黑暗一片

    而那响声也不过是一阵,片刻之后,便没了动静

    翌日清晨,路过之人看见那阵势,无不是拍手叫好!

    因为,整个王家像是掉进臭鸡蛋坑一样!

    不管是院墙还是窗户、门子上,到处都是白黄相间的东西

    并且啊,伴随着清风,还能闻到里边腥气呼呼,同时也有着臭气的味道

    也不知道,那些人们是从何处得来如此之多的臭鸡蛋,能干成这样,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王家人早在天亮的时候,便离开家中

    半夜的情况在早晨看见之后,已经吓得不轻

    看样子,这仅仅是个警告啊,第一天是臭鸡蛋,第二天是石头,也不是没有可能!

    总是,先离开就是……

    围观的人群里,老九细细的看了看,臭鸡蛋覆盖的很是理想,几乎找不到什么缺陷

    他在辽东学过的掷弹兵技术,还是有些作用啊!

    看着自己缺少一根手指的左手,他无奈的摇摇头,想当年,自己也是个纵横南北的精兵

    如今啊,只能在夜晚,像个盗匪一样,干着不能见光的事情!

    不过转念一想,王俊生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他耽误的可是铁路!

    铁路是谁提出来的,想想都知道,是方书安方少爷

    想到此,他禁不住回想起自己在辽东被方李两位少爷指点投弹的事情,欣慰的笑了

    口袋里的银子,似乎拿得的也踏实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