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岩鹨峡游龙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服役期满的呼韩殇,毫发无伤的回到了呼家村天天想着法子害死呼韩殇的呼延霆,希望又一次落空了文宇先生望见从北境长城生还的呼韩殇,喜极而泣

    不过好景不长,在栖凤阁寻欢的呼延霆,一个不小心,撞碎了同样来此寻欢贾员外的流彩紫金杯贾员外扣押了官驿呼延霆,要求呼韩殇赔偿一只一摸一样的流彩紫金杯,七日为期,过期则处死呼延霆

    破镜难圆,这个道理,呼韩殇自然知晓不过九州大地,有一处地方,名曰捷达城,矮人族国度,武器打造,巧夺天工所以,贾员外给的七日之期,呼韩殇还是有机会到捷达城,重新打造一只一摸一样的流彩紫金杯

    更何况,养父呼延霆养育了自己一十五年,这份天大的恩情,他呼韩殇也是不得不报答的

    呼韩殇,下一站,捷达城

    那边刁蛮公主梦颖蔷,在煞气城熔岩巨人那里吃了亏,正愁无地发泄心中怒火巧闻新宫女百合说那捷达城,矮人众多,自是欢喜不已

    因此,刁蛮公主梦颖蔷,下一站,也是捷达城

    “又偷懒!又偷懒!”一粗壮男子抽打呼韩殇叫骂道

    醒过来的呼韩殇,发觉刚才的一切都是梦境,便不觉疼痛

    他看到北境长城上,贴着的告示,差点笑岔了气

    告示上说,远在千里之外的皇城,我们的刁蛮公主梦颖蔷,被一莫名男子戏耍,喝了个半饱的北海之水

    梦境终归是梦境,替养父服兵役,为期一年,呼韩殇也是无语得很

    自从上次十人外出查探,无人生还,北境长城守城将领并没有停下脚步

    很不幸,呼韩殇被安排进了查探队伍

    深夜,一行十人从长城门口出发,向无尽冰山进发,搜寻白骨线索

    “哈哈!我们有必要这样吗?”呼韩殇无语问道

    一些有经验的人,他们都穿的巨厚无比,再被大雪覆盖,看起来他们十人像极了十头白熊在抱团取暖

    “小伙子,你若想死,我们也不会拦着你”一位长者抽着烟,一脚把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呼韩殇踢出了队伍

    “我就说说嘛,老刘头,干嘛认真你!”呼韩殇识趣道

    “别动!”老刘头小声对着呼韩殇说道

    原来呼韩殇背后突然出现一头巨大无比的黑熊,老刘头安抚着身后的八人

    呼韩殇感到不妙,双腿发软,快站不住了

    此时老刘头指挥众人,分头包围黑熊,正欲一拥而上

    现在对于呼韩殇而言,无用的厚重衣物,却成了救他们熊口脱险的救命稻草

    众人照着老刘头一样,悄无声息的解开身上厚重衣物,只待老刘头一个手势,众人便会扑向那巨兽

    突然,呼韩殇举手示意,让大家等一等

    原来那头巨兽,正在朝呼韩殇身上撒尿

    见巨兽不尿了,呼韩殇提醒大家可以上了,众人扑倒了一脸懵逼的巨兽

    双拳难敌四手,那巨兽自然成了他们十人的下酒菜

    呼韩殇很识趣的扒下那巨兽的皮,披在老刘头的身上,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殇小子,为何让那畜生尿完再杀它?”老刘头不解的问道

    “畜生也是有生命的,被尿憋死,会很生气的,我是怕它死不瞑目”呼韩殇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被尿憋死?你是想笑死我老刘头吗?”老刘头难得一笑

    酒足肉饱后,呼韩殇一行人休息了一夜,睡得很香

    翌日,他们继续北行,走了不知多久,见前方火光冲天,便驻足了下来

    “魔岩窟?”老刘头四下看了看,发现一处断石上写道

    “进不进去?”呼韩殇问道

    “等等,我们周围埋伏,他们肯定会出来的”老刘头回道

    我们便找了四周隐蔽处躲藏了起来,伺机而动

    正当我们昏昏欲睡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洞窟门前,只见他背上扛着的是他体形几十倍的巨兽

    他放下巨兽,轻轻一脚便把它踢进洞窟深处他手碰魔岩窟的熔岩墙壁,便化身熔岩巨人

    “溜了溜了,惹不起惹不起”呼韩殇见状吓懵了,惊慌四下奔逃道

    “别动!你想害死大家吗?”老刘头按下被吓破了胆子的呼韩殇说道

    熔岩巨人发现窟外有动静,便折身回来四下看了一看

    还好有老刘头,他学了两声松鼠叫,骗了那熔岩巨人

    不然的话,他们一行十人早就化成烈火熔岩了

    发现了敌人洞穴,他们也算查探白骨线索有功了,便结伴回城

    北境长城的南方,来了一位贵客,刁蛮公主梦颖蔷

    众所周知,梦颖蔷是当朝皇帝独女,到了婚嫁年龄现在到访煞气城,城主和少城主自然乐开了花

    少城主梦存年,刚满十八岁,比梦颖蔷大三岁,无心朝堂,醉心江湖

    之所以他因此事欣喜不已,是因为他是个大孝子,他的父亲开心,他就不会反对

    梦存年的每天不像其他王侯公子那般寻花问柳,他最爱聆听江湖轶事,敬佩那些大侠的大仁大义

    因此,红尘客栈,便是他的不二去处

    “呦!这不是少城主吗?请上座!”浓妆艳抹的客栈老板娘凤栖花连忙上前招呼道

    “不知宁老先生?…………”梦存年问道

    “在的,在的,早已恭候少城主多时了”凤栖花没等梦存年说完便回道

    宁老先生?宁丰韬,说书先生,江湖大骗子一个他经常编些子虚乌有的江湖轶事,专门骗像梦存年这样的江湖痴客

    “故事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人在说”一旁的呼韩殇气不过阴阳怪气道

    “韩殇哥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我听不懂”上官海棠天真的问道

    “你当然不懂,也无须要懂,懂的人自然懂”呼韩殇对着梦存年敬了一杯酒说道

    “出去!本小店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凤栖花眼看有人想砸场子赶人道

    呼韩殇识趣的带着上官海棠,离开了红尘客栈

    疑惑不解的梦存年,跟着呼韩殇,想寻求答案

    呼韩殇带着梦存年转了半天,甩掉了他的侍从,与他一对一交谈

    “不日,煞气城将被烈火熔岩吞噬,只有你能阻止这场灾祸不知少城主,可愿娶在下的妹妹上官海棠?”呼韩殇一脸严肃道

    “哈哈!呼兄,别拿小弟开玩笑了,这可一点儿也不好笑”梦存年笑道

    “可是你笑了,不是吗?”呼韩殇问道

    “有吗?我有笑吗?”梦存年收起笑容问道

    “你可以不承认,我也可以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编这一切来骗自己可是,发生的终归会发生,一切皆是命数使然”呼韩殇胡言乱语道

    “韩殇兄?韩殇兄?”梦存年发现眼前的呼韩殇凭空消失了,便四下搜寻惊呼

    在暗处偷听到一切的上官海棠心碎不已,她一直深爱着的韩殇哥哥,竟不曾爱过她回到红尘客栈的上官海棠,悬梁自尽而亡

    不久后,手握珏魂颖珠的梦存年与刁蛮公主梦颖蔷大婚,举国欢庆

    “你失去了什么?”智者大师问道

    “一切”呼韩殇回道

    “那你又得到了什么?”智者大师追问道

    “珏魂颖珠”呼韩殇颓废不已道

    “值得吗?”智者大师继续追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呼韩殇把珏魂颖珠用尽全力的抛向远方,歇斯底里嘶吼道

    “不,你知道,看看你的右手”智者大师安慰道

    珏魂颖珠又回到了呼韩殇的手中,对于他而言,这就是宿命,他无法更改和选择的宿命

    智者大师隶属于玄机门,秘客是他的爪牙玄机门内,无生无死;智者大师,握人天命

    “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呼韩殇像个孩童般哭泣着,哀求智者大师

    “你该去搬砖!还你该怎么办?”北境长城监工工头宇文拓,一脚狠狠的踢在呼韩殇的屁股上说道

    “哎呦!疼死我了!”呼韩殇捂着屁股大叫道

    “还知道疼?你到这儿,是来修缮北境长城的,还是来陪北境长城做白日梦的?快滚去干活!”工头宇文拓又狠狠的补上几脚问道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梦境而已

    只见刁蛮公主梦颖蔷登临千里北境长城,望向无尽冰山

    城墙下的呼韩殇正搬着重砖,替养父服这一年兵役

    累得满头大汗的呼韩殇,擦了擦额头汗水,伸了伸腰,抬头却看见了梦颖蔷的背影

    他发现她像极了梦境中魔岩窟洞门前,那位被黑纱蒙眼的刁蛮少女

    “别看了!那是未来少城主夫人”一位不知名工友提醒呼韩殇道

    呼韩殇越看越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再次抬头望向城墙上那少女的倩影

    “还看是吧!还看是吧!还看是吧!”少城主梦存年手握木棍,狠狠的抽打着呼韩殇的头部说道

    “你拿到了珏魂颖珠?”呼韩殇口吐鲜血问道

    “对,我拿到了,拿到了又怎样?啊!”少城主梦存年,继续狠狠的抽打着呼韩殇的身体问道

    “她知道吗?”呼韩殇满脸是血,无力的指向城墙上的少女问道

    “她知道又怎样?她不知道又怎样?啊!”梦存年用打折了的木棍,抽打着呼韩殇问道

    “她不知道就好,不知道就好,不知道…………”呼韩殇说着说着,便没了气息

    “知道吗?你可以不用死的,可是她太爱你了,别怪我,我可是个好人”梦存年打累了,扔了木棍,擦了擦额头的汗说道

    城墙上的少女,望了眼下方的梦存年,又继续望向远方的无尽雪山

    她在等,等那位,被世人称作“剑帝皇者”的传奇少年——呼韩殇

    “智者大师,您要找的人,为您带来了”秘客说道

    “醒醒!醒醒!”智者大师把没饮完的美酒倒在满脸是血的呼韩殇脸上,并用脚踢了踢呼韩殇喊道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呼韩殇纳闷问道

    “这里是玄机门,无生无死,所以你没有死,不过也没有活”智者大师解释道

    “什么意思?”呼韩殇更加纳闷追问道

    “答案不是在你的手里吗!我的剑帝皇者”智者大师回道

    “珏魂颖珠?它不是在煞气城少城主梦存年手里吗?怎会在此?”呼韩殇惊讶不已的问道

    “怎么跟你说呢,你来北境长城替养父呼延霆服兵役一年,这一件小事,开启了三条平行时间线三条平行时间线自然运行,创造出了三个平行世界因珏魂颖珠是件仙物,法力无边,它便成了这三个平行世界的桥梁你拥有珏魂颖珠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在改变着一个平行世界”智者大师解释道

    “不懂,完全不懂,请您老说的通俗易懂一点,智者大师”呼韩殇替智者大师按摩肩部说道

    “好吧!第一个平行世界,宁老先生本来不会死的,可是邪恶的魂殇巨人人形化身突然出现,吓死了他第二个平行世界,坟冢猎户上官敬德的女儿上官海棠本就不应该嫁给煞气城的少城主梦存年,可是你的极力撮合,让她心碎,魂断红尘客栈第三个平行世界,煞气城的少城主梦存年不应该是个恶人,可是你的出现,抢走了他的未婚妻,让他被迫成了恶人懂了吗?”智者大师小饮了一口蜜雪茸浆问道

    “还是不懂,我没有改变第一个平行世界发生的一切,我改变了第二个和第三个,为什么?”呼韩殇问道

    “为什么?这话应该我问你吧!第一个平行世界,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要拼尽全力去修改它的时间线?”智者大师一个过肩摔,把身后的呼韩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哈哈!怒了,你怒了你真应该好好看看你刚才气急败坏的样子,快笑死我了”呼韩殇大笑不止道

    “怒了?我有吗?秘客,我怒了吗?”智者大师问道

    “确实怒了,相当愤怒!”秘客回道

    “哈哈!你口口声声说我有什么不满意,是你不满罢了!蜜雪茸浆,好喝吗?智者大师?”呼韩殇问道

    “什么蜜雪茸浆?没听说过,我有什么不满?我们玄机门,无生无死,我还有什么不满的”智者大师闪烁其辞道

    “那我就倒喽?”呼韩殇将一坛上好的蜜雪茸浆举了起来,打开封盖问道

    “你爱倒就倒,我智者大师什么美酒没喝过,区区一坛蜜雪茸浆,我才不会看在眼里呢”智者大师强装镇定道

    “这可是最后一坛喽!”呼韩殇加快了倒酒的速度说道

    一旁的智者大师一听这话,连忙夺过呼韩殇手中所剩无几的蜜雪茸浆

    “臭小子,你还真倒啊?心疼死我了”智者大师埋怨道

    “只有第一个平行世界的一切是自然发生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平行世界,是因为你偷窃了第一个平行世界里的五坛蜜雪茸浆,导致时间线错乱而创造出来的第二个平行世界里的煞气城少城主是你假扮的,‘呼兄’?我可没告诉他我姓什么,他怎会知晓?第三个平行世界里的煞气城少城主也是你假扮的,‘少城主夫人’?试问哪个人会称呼当今皇帝的独女为少城主夫人?”呼韩殇分析道

    “剑帝皇者,恐怖如斯!”智者大师自愧不如道

    回到正常时间线的呼韩殇,十分完美的完成了修缮长城的任务一年兵役很快结束了,他活着回到了有人会为他改做厚实保暖衣物的呼家村他那色鬼养父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看来呼韩殇还需要更大的磨难才会离死亡更近一步

    在皇城多时的梦颖蔷,早已烦的要死满心欢喜前往煞气城,却败兴而归心有不甘的她,决定下一站——捷达城遍地矮人的捷达城,这下没人能欺负她刁蛮公主梦颖蔷了吧!

    “儿子,你养父我闯大祸了,你知道吗?我一个不小心把贾员外的流彩紫金杯给打碎了他限我七日之内,赔他一个一摸一样的,不然我这条小命就不是我的了所以,你懂的!”呼延霆醉醺醺的叙说着白天的不幸祸事

    说完,呼延霆就躺在地上睡着了

    呼韩殇用尽全身气力,把他抬到床上,为他盖上了盖子,并吹熄了烛火

    毕竟是他把呼韩殇养大,天大的祸事,呼韩殇都不会让他一人独扛

    “捷达城,我呼韩殇来啦!”呼韩殇对着夜空大喊道

    “叫什么叫?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村长夫人牛翠花一折凳,不偏不倚砸在了呼韩殇的头上

    屋顶大喊大叫的呼韩殇应声被砸落地面,此时的他终于明白:江湖十大杀器之首——折凳

    潼王爷梦武年的属地捷达城,矮人众多,兵器制造,巧夺天工

    捷达城山脉众多,善于挖掘开采的矮人们,,在深山中不知疲倦的挖掘着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矮人族从深山中积累的黄金与宝石如河流一般,流淌不止

    渐渐的,捷达城城主,矮人族的国王梦武年,对黄金的喜爱,近乎痴狂他把自己的宫殿全部用黄金打造,对黄金的渴求,也永远没尽头他变得异常残暴,逼迫矮人们向大山的深处挖掘,为其掘取更多的黄金与宝石

    随着矮人们对地下的挖掘,越来越深,接近黑暗

    它便被发现了,“捷达之心”,一块硕大的宝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被矮人王梦武年认为是至高王权的象征他把宝石悬于王座之上,认为它是九州的王权标志,便邀请九州各地王爷前来观赏

    高傲的矮人们,趁此机会,向其他八州展示自己的富有在八位王爷面前,矮人们打开了一箱箱珍贵的宝石,让他们艳羡不已

    数年后,过于的招摇,为捷达城引来了灭城的大火——巨龙焚煞

    那是一条来自北方的火龙,凶恶异常,所过之处,皆化为灰烬

    究其出处,与呼韩殇倒有莫大的干系

    北境长城守军与魔岩窟熔岩巨人的大战过后,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死后的熔岩巨人,化为炙热的烈火熔岩流淌在地面上形成河流,五十万守军将士们的血也聚成了一条河流

    当这两条河流汇聚在一起,流进蛟龙潭时,焚煞应运而生

    它收尽战场上所有的兵器,为其武装不破的皮囊;饮尽两条河流,为其体内储藏无尽的烈火熔岩;噬尽所有亡者的恶念,为其积攒力量

    巨龙焚煞跃出蛟龙潭,口吐烈焰,燃尽了它的同类它看着自己双翅上的耀眼黄金,痴狂不已,便四处搜寻黄金,占为己有听闻捷达城有无尽的黄金,它振翅飞翔,向捷达城而去

    矮人们积累近百年的金银宝器,很不情愿的,易主了巨龙焚煞

    高傲的矮人们被巨龙焚煞,从捷达城赶了出来,矮人王梦武年的“捷达之心”,也不小心跌落在了巨龙焚煞的怀中

    无数金银被巨龙焚煞守护在捷达城内,不死不离

    无家可归的矮人们,被迫替人族劳作,赚取食物过活

    捷达城属地附近的昔日盟友精灵王曦瑟昭,不愿自己的族人,替一无所有的矮人们对抗强大无比的巨龙焚煞,因此没有伸出援手,带着精灵大军离开了

    矮人与精灵的盟约,就此破碎,走到了对立面为后来的九州动乱,埋下了祸根

    丢失至宝后,昔日傲慢的矮人王梦武年疯癫不已,整日念叨着捷达之心,四处找寻至宝,已无力带领矮人大军了因此,孱弱的少城主梦萧年便带领剩余的矮人们,在人族周围,建立住所,暂时居住了下来不过不甘心的梦萧年,一直在遍寻利器,试图杀死巨龙焚煞,重新夺回捷达城

    梦萧年从矮人长老们手中接过了矮人国王权杖和古书典籍,从中他找到了一个可以重新夺回捷达城的办法——自由之矛

    “自由之矛”,唯一一件可以刺破巨龙焚煞身体的武器,取九州最坚硬的钷铁打造而成,吸收了地下的无尽煞气,无坚不摧

    只不过古书上写道:他需要一人族少年协助,登剑峰,取剑心,得法阵图谱,方可取出

    捷达城周围潜伏许久的梦萧年,一直在等待那位人族少年的到来

    捷达城内,巨龙焚煞一直在沉睡,仿佛在积攒力量,要焚尽这九州大地上的一切生灵,确保它的无尽财宝不被夺走

    呼韩殇从呼家村,跋山涉水,走了很远的路,才到这空无一人的捷达城,气恼不已

    这七日之期,眼看就要到了,可愁坏了呼韩殇

    烦恼不已的呼韩殇,在这空旷的城里搜寻了一天,果然一个矮人也没有累了一天的呼韩殇,疲累不已,便生无可恋的瘫坐在广场之上昏睡了过去

    突然,地下深处,巨龙焚煞嗅到了人族的气味,感到自己的金银受到了威胁

    破土而出的巨龙焚煞,出现在了广场之上,看见一十六岁少年正在熟睡着,它便嘶吼了一下

    睡梦中呼韩殇被身后的巨大响声惊醒了,他回头一看,心想这下凉透了

    “愚蠢的人类,你是来抢夺我财物的吗?”巨龙焚煞问道

    “不是,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吃瓜群众而已,不信你看”呼韩殇从怀里掏出一块没吃完的瓜果,啃咬道

    “还说不是?”巨龙焚煞怒吼道

    原来巨龙焚煞从广场地下的宝库内破土而出时,带出了不少金银呼韩殇在呼家村过惯了贫苦日子,突然见如此多金银,怎会不心动

    呼韩殇右手吃瓜,左手却不听使唤的向地上一块巨大的宝石伸去

    “啊!”呼韩殇痛苦的叫喊道

    “愚蠢的人类,滚出来,我要用炙热的熔岩烧死你!”巨龙焚煞竟突然对眼前昏死过去呼韩殇视若无睹怒吼道

    究其原因,在巨龙焚煞吐出火焰的那一刻,呼韩殇捡起了地面上的那块宝石,并紧紧攥在胸口

    好巧不巧,那块宝石就是捷达之心虽然呼韩殇的后背被巨龙焚煞焚毁,仅剩骨架,但是捷达之心紧附在他的胸口处,与他的心脏连接在了一起,自动复原了他的后背

    换言之,呼韩殇只是被打昏了过去,并无大碍

    巨龙焚煞则怒不可遏,跃于空中,重归地下深处

    这剧烈的撞击,把广场边的呼韩殇震飞的好远好远

    说回捷达之心,这是一块仙物宝石,由于长期被悬于矮人王王座上方,它的奇妙之用自不为人所知它不可让矮人族隐身,却可让人族的呼韩殇处于隐身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发现此物的矮人手持此仙物,矮人王仍能看见他,巨龙焚煞却对眼前的呼韩殇视若无睹的原因还有,此仙物可以修复所有身体创伤,故呼韩殇后背无碍

    苏醒过来的呼韩殇,已经处于众矮人们的包围之中了

    “走开!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呼韩殇举拳威慑众矮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