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小宫女的养成日常75
    没想到这个女史,看着悍妇一个,骨子里竟然如此怕死。魏凝儿生平最恨这种欺软怕硬,没有骨气的人,这样的人,猪队友一个。共富贵容易,同甘苦的时候,她一定是第一个出卖朋友的人。

    不过这会女史的话,倒是正中了魏凝儿的下怀,前面她跟着那枚铜币进了未央宫,本来要到那未央宫后面一院落里去的,没想到正好有几名宫女正在追一只猫。

    那只猫本来已经被逼到墙角,眼见就要被抓住了,魏凝儿出手将它救走了。她也因此失去了继续打探那后面那个院落到底住了什么人的机会。

    现在她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将事情摸摸清楚,说不定能对治疗皇后的病有帮助,只要找到那个邪祟,知道他如何做法害人的,一切就会迎刃而解了。

    “这样啊,可惜我今日已经帮皇后娘娘看了病,这会体力不支,要是有顿好酒好菜,说不定我还能多出几分力气来。再说了,等会我还要帮贵妃娘娘看病,只怕是这时间上真的安排不过来。”

    “女史姐姐真是抱歉了。”魏凝儿说的情深意切,女史听得快要哭了。

    她这会就等着魏凝儿救命呢,手上的疼痛一点点的蔓延着,胳膊动作的幅度稍微大一些,就觉得有些疼,眼见魏凝儿要去给贵妃看病。不给自己看,她怎么肯答应。

    这会魏凝儿不要说,要一桌酒席了,就是要一桌满汉全席她也会答应。

    这未央宫的女史,身份也不简单,乃是贵妃娘娘的远亲侄女。平时这未央宫除了最大的主子,还有后面一个院落住着一位不受宠的婕妤,就数她的位置最高了。所以她才会如此的扯高气扬。

    “这个宋特使就多虑了。贵妃娘娘那边我可以做主,暂时不用去看得。这会娘娘已经由太医看过了,都上过药了,人已经睡着了。你到我宫里去休息一会,喝口茶,说不定喝完茶,贵妃娘娘就醒了,你再去给她看不迟。”

    上管熙和成王也都是人精,现在这个女史准备贿赂魏凝儿呢,而魏凝儿之所以故意套路女史一定有她的道理。

    “成王我记得咱们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商量好,要不我找你聊聊。”

    成王神情一愣,说道:“何事?”

    说这话时,眼睛却是朝着魏凝儿看的。

    上管熙却是一把拉着成王的胳膊,直接将他拉走了。并且对魏凝儿说道:“既然宋特使有事情,贵妃娘娘又睡着了,看来我和王爷这趟是白来了。”

    女史巴不得二人赶紧离开,不要在这里碍事,忙说道:“王爷上官大人,等贵妃娘娘醒了,我一定会跟她禀报你们来看过她。”

    随即上管熙和成王离开了未央宫,魏凝儿随着女史到了她的宫里。果然如她所料,这女史住的地方和那个看着有些奇怪的院落相差不远。

    只要确定是蛇妖,她就要下手去捉拿了。不过在捉拿之前,她得搞清楚他是如何对皇后下的手,现在情况已经十分明朗化了。就是未央宫的人,捣得鬼。加上那追踪符和铜币的指引,魏凝儿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会有错误。

    “宋特使请!”女史将魏凝儿请到自己的住处,乃是未央宫的一处偏殿。里面的布置十分奢华,甚至不亚于一般的后宫妃子的寝宫,看样子贵妃娘娘对自己的远方侄女不薄。

    不过此女长相一般,偏生还张着一副刻薄相,不然以贵妃的恩宠,说不定会被老皇上纳入后宫也不一样。

    在后宫中那些妃子们争风吃醋,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经常会贡献出自己的一些年轻貌美的亲属小辈给皇上,达到固宠的目的。

    看来贵妃也觉得这女史不是那块料,所以才没有瞎操心。

    只见女史一个眼神,不到一会的功夫,两人的面前便是多了一桌子十分精致的菜肴。

    女史看着菜肴,脸上的笑容便是多了几分,忙对魏凝儿说道:“临时整了这么一桌子,还请宋特使笑纳,好在贵妃娘娘一向仁爱对待下人,对我们管的也没有那么严格,这也是我们做下人的福分。”

    魏凝儿心道,贵妃有你这样的下属,真不知道是悲剧还是该悲哀。竟然有不顾主子死活,先顾自己的。

    按理说,她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去给贵妃娘娘看病的,她一个女史凭什么阻拦。但现在的情况就这么发生了。

    “多谢!”魏凝儿说了声,看着这满桌子的菜,她的肚子还真的有几分饿了。昨晚没吃饱,早上就喝了些清粥,然后便是一路奔波,又惊又吓的,能支撑到现在没倒下,已经算是万幸了。

    正拿着筷子,找自己最喜欢吃的水晶肴肉炸鹌鹑,不想被女史拦了下来。

    “那个宋特使你看看现在酒席也给你准备好了,你随时可以吃,能否先帮我处理下伤口,痛的很。”

    魏凝儿却是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先夹起一块炸鹌鹑翅膀,只觉得炸的外黄里嫩,闻着味道就是十分香脆,直接塞嘴里。并对她说道:“慌什么,有我在出不了问题。”

    “可是,可是。”

    女史还想说什么,只见魏凝儿脸上已经露出不悦之色,不过看到满桌的美食心情还是很好的。

    旁边的宫女见状,忙拉了拉女史的胳膊,示意她稍安勿躁,等都等这么久了,不在乎多等一会。

    女史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魏凝儿在吃饭的时候,将猫放开了去,没想到那猫竟然三窜两窜的窜不见了。“看着我的猫啊,别跑不见了,它可是我的心肝宝贝。”

    看到那猫走过去的方向,魏凝儿嘴角处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女史和旁边的宫女,听了她的话,却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敢明说这猫是贵妃曾经养的,如今却是要打杀它。

    女史忙使了个眼色,让那宫女远远的跟着。

    一会后,魏凝儿终于吃饱了,顺便洗了把脸,擦了擦手。

    那女史为了让魏凝儿给她诊治手上的伤,也是费尽了心思。还给她端了一杯上好的碧螺春。

    喝完茶,魏凝儿才慢条斯理的从身上掏出一张东西来,“啪”的一声,放台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