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蜘蛛的残忍、不合的观念
    鹅毛般的大雪下了一整夜,整个大地都披上了一层银装。

    一片被白雪所覆盖的矮小村子附近。

    在初生太阳的照耀下,晶莹的皑皑白雪闪闪发光,为凋零的树干增添了一份别样的姿色。

    只是在那被白雪掩埋的深处,一抹殷红却怎样也无法抵消曾经发生过的凄惨。

    一间十分简陋的屋子内,炊烟缓缓顺着烟囱袅袅飘出。

    “咳...”

    伴随着一声咳嗽,水无月凛缓缓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修葺完好的屋完之后,水无月凛看着他,脸色有些犹豫。

    不知道该开口怎么问。

    他十分好奇为什么库洛洛会出现在他目前所在的这个世界,明明他是动漫里的人物。

    还有就是不清楚为什么库洛洛好像对自己挺不错的样子...

    难不成是因为他从手办变过来的所以认识自己?

    可自己现在的身体也是水无月凛的身体啊,只是个六岁的孩子...

    一股股怪异的思绪使得此时的水无月凛不知道如何开口询问自己的疑惑。

    不过就在这时候,库洛洛却是看着他,声音平静的开口道。

    “凛,你再在这里休息会儿吧,我去给你找些东西补补身体。”

    听到这话,水无月凛面对库洛洛本就有些压力,情不自禁点了点头。

    不过随后反应过来,连忙摇手道。

    “啊,不..不用这么麻烦了,我吃了东西之后现在感觉挺好的!”

    库洛洛眼神平静的看着他,水无月凛倒是有些不敢与他这种目光对视。

    毕竟是前世动漫中的领袖人物,与他这么近距离接触,让他这个普通人隐隐有些压力。

    只见库洛洛摇了摇头,轻声道。

    “抱歉,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你的身体目前实在太虚弱了...”

    “总之..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在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库洛洛拉开门从屋子里离开了。

    在脚步声远去之后,水无月凛这才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

    究竟发生了什么啊,他现在是一头雾水。

    先是莫名其妙重生,接着又莫名其妙的召唤来了库洛洛,关键他自己都还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人家别人穿越不是又有主神,又有系统的吗...

    他怎么连点提示都没有,难道完全靠自己摸索吗?

    想到这么复杂的事情,他不由感到有些头疼。

    忽然间,他表情一愣。

    诶,我好像没有告诉过库洛洛我的名字吧...他怎么知道我叫凛?

    看样子又多了一个困惑,水无月凛有些无奈,只能等库洛洛回来再问了。

    而此时,在外面的村庄里。

    贫瘠的村子中,即便是寒冷的冬天,也有不少的人家早早的就准备出门,前往被雪覆盖的深山里面抓捕一些过冬的猎物。

    一身单薄麻布衣物的库洛洛走在雪地中有些显眼。

    在遇到一个外出准备捕猎的村人之时,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声音十分亲切道。

    “请问一下你知道附近的药店在什么地方吗?”

    原本包裹十分厚实的村人在看到有些另类的库洛洛时还有些警惕。

    不过听到他亲切的问话和友好的态度,再加上明显不俗的气质,便没有再担心,反而耐着性子回答道。

    “药店?哦..你说的药铺是吧,往西边走一个时辰的路,在那边的城镇里就有。”

    听到这话,库洛洛亲切的笑了笑,温和道。

    “麻烦你了。”

    说完,便迈步,准备向西走去。

    “不麻烦,那边的医师要价可是挺黑的。”

    “像我们这种小村子的平时有个什么感冒发烧的病灾,自己搞点山上的芨芨草,也就挨过去了,你还别说,这座山上的芨芨草可是特别的管用。”

    听到他的话,库洛洛眼睛微微一亮,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他。

    “芨芨草?”

    村人听到问话,止住步子,从身后的背篓中抓出一把在这冬天还略微发绿的草,有些得意道。

    “虽然是小村子,但是学会倚靠山神的话,过的也不比镇子上的人差,喏,这就是芨芨草。”

    看到村人手中的芨芨草,库洛洛想了想咳嗽的水无月凛,然后看着他,轻声问道。

    “可以把这个给我吗?”

    听到这,村人本来得意的表情微微一顿,有些尴尬道。

    “虽然这东西不值什么钱,但冬天山上并不多,我这要上山捕猎好几天,就是带着这点以防万一的。”

    对此,库洛洛的表情有些遗憾,轻声道。

    “那真是可惜了...”

    村人也是跟着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雪地中一片殷红。

    库洛洛将冬天里鲜少的绿色草药小心揣进怀里,然后扭过头,眺望西边的方向。

    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轻声喃喃道。

    “可惜已经无法使用念了...”

    说到这,他轻声道。

    “应该是身处不同的世界了吧...既然如此,恐怕是没法找到办法解决那家伙的念能力了。”

    “而且...原本对我做出的预言应该也会出现偏离...”

    “不...或者说那段预言已经无效了才对...”

    无奈了的摇了摇头,低声道。

    “在想什么啊,凛的身体是目前最重要的,之前那份虚弱看起来可不像是正常生病所引起的,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两个时辰的往返路程啊...速度要尽快了...”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迅速向西疾奔出去。

    而此时,位于村子里的屋子内。

    感觉身体好一些的水无月凛正裹着库洛洛留下的大鼇,好奇的观察着此时他所在的屋子。

    本以为是借宿的,可没想到屋子的几个房间中都没有其他人存在。

    直到,他看到一抹残留的殷红。

    脸上的表情凝固成了一抹震惊,内心的情绪也掀起了波澜,有些惊慌又有些愤怒的说了句。

    “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