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大局已定?
    来凤楼的万掌柜心里有点想骂娘正忙碌的早饭点,却给人叫去陪着说话,影响他生意!

    但那青年衣衫华贵,身边带着两个美妾外加三个俏丫鬟,还有家丁相随如果不是权贵子弟,他把这双招子给挖出来

    “客官,你找小老儿?”

    张昭和气的笑一笑,道:“正好有点事情想问问掌柜的秋月,给掌柜一块银元”

    “哦”秋月身段高挑,肌肤白皙,笑着应声,从荷包里拿出一块银元递给桌旁的万掌柜

    万掌柜笑的脸都皱起来,他的月薪也就四五块钱而已,不愧是权贵子弟,出手真大方,道:“这位老爷,小老儿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张昭含笑点头,“我从京师而来到扬州城中发现报纸上、茶馆、画舫里都在谈论盐务公司的事情大部分人都在骂张伯爷,这是为何?他改革盐法不是好事吗?”

    万掌柜搓搓手,见张昭的眼睛盯着他手里的银元,便道:“改革盐法好不好我们这些小百姓不知道但是他把陆老爷、宫老爷等盐商都抓起来,这不对

    这些年,盐商老爷给扬州城办了多少实事铺桥修路,救济孤寡现在抓进去一半,跑一批我们小百姓怎么高兴的起来?

    扬州城内私盐的问题,谁不知道大官小官们肯定参与结果,还不是盐商老爷们倒霉这世道哇…官官相护”

    王小娘子算是听明白了,盐商在扬州城的口碑其实还算不错的,而只处罚盐商、盐运司,下面百姓觉得不公平

    张昭微笑道:“百姓喜欢看什么,报纸就写什么这是正常的我见掌柜还有未尽之意”

    万掌柜索性敞开了说,道:“这位老爷有所不知,官府虽然在报纸上发告示说,保持盐价不变但是扬州府市面上的盐价已经在涨了我们店里今天去买盐都多花十几块银元”

    王小娘子欲言又止

    张昭笑着点点头,“多谢秋月,再给这位掌柜一块银元”

    待万掌柜离去,张昭看向王絮雪,含笑道:“如何?”

    王小娘子郁闷的道:“夫君你改革盐法完全是为百姓着想,他们还不领情呢”

    她跟着张昭这么久,分析问题从利益的角度去看,已经学会

    张昭笑着握住美妾的手,“这就是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区别再说,我的盐法改革带给扬州百姓的好处还不如盐商们在城里做的慈善”

    王小娘子有些泄气,“哦”她不似张昭这么好的心态

    张昭笑一笑,说道:“事情还是要人去做的作为执政者,能让更多的人吃到蛋糕、分享利益就是有功的范文正公不就说过:一家哭何如一路哭?

    把握住哪些阶层是大明的基本盘就行

    吃完了吗?我们步行消消食”

    “好”

    …

    …

    扬州城内的封府

    徐雨伯,这私盐大枭摆脱锦衣卫的追踪,进到徽州人、大盐商封炎的府邸中

    身边跟着两个随从

    “三爷,这帮朝廷鹰犬鼻子真是灵”

    “嗯,今天差点着了道张昭将盐商清理掉,目前的重心在清理私盐上咱们是不是去城外更好?”

    徐雨伯的脸庞在夜色中若隐若现,镇定自若的道:“自古就有灯下黑的说法我们住在城里反倒是最安全的走吧!”

    带着两个属下从封府的后院小门里进入黑色的水靠带着水,滴落在青石板上

    早有一名中年管家等在门后

    作为扬州城内的大盐商其府邸自然占地辽阔,共三百亩楼台水榭如云

    徐雨伯三人被领到一间小院中休息,用餐

    稍晚的时分,封炎在管家的陪同下,冒着早秋的小雨前来姜茶送来灯影照着封炎和徐雨伯两人

    封炎道:“徐三爷,盐价上涨已经被遏制住了张使相令人在每个县中设立直营店,按照原市面上私盐的价格售盐扬州城内的百姓对他的不满正在消失”

    徐雨伯抿着嘴,神情显得坚毅小口喝着热茶,低声说着他这边的情况,道:“私盐这边也抓的紧锦衣卫正在追查我们他们直接调整训后的卫所兵”

    张昭来扬州办事,带了一团新军营士卒,但是淮扬道数府之地,这一团士兵洒下去算个什么?

    而他也不会呆板的不知道变通他以枢密院副使的身份,下令改革淮扬境内的卫所,将卫所兵全部变为民籍,并且分配土地自然得到五千新军

    这些新军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陈康的训练中上战阵还差点意思,但用来剿灭私盐盐丁绰绰有余

    打仗是一个技术活,不是光靠悍勇、不要命就可以的而这恰恰是新军营的强项!

    封炎轻叹一口气,“唉…”

    今天是七月十二日距离抓捕已经过去十天而被抓的七家大盐商全部是证据确凿淮扬道这里的行政体系已经动起来,该查封的查封该抓的抓

    而有些事情不是秘密

    张昭能如此快的获得这些大盐商们贩卖私盐的证据,除开他们行事不谨慎以外,那就是张昭麾下有锦衣卫来的能人

    徐雨伯沉声道:“盐价既稳,盐商大都被震慑罢市,乃至发动百姓冲击钦差衙门都不行为今之计,只有发动士子闹事”

    张昭占着朝廷大义名分,手里又握着刀把子,还有淮扬数府的官府配合,暗中还有锦衣卫效力,且经过其雷霆一击,目前的局势可以说大局已定

    但是,他肩负着义父交给他的重担每年八十万私盐的利润如果都没了,他怎么有脸回金陵?

    他不得不继续寻找“破局”的办法

    封炎道:“也难张使相要招考盐务公司的官吏,单单两淮盐务公司就有近百个职位,虽然只是杂职官、小吏,但也是一条正经的出路按照发布的考试大纲,只要是读书人,大概率都能考中

    而且,本朝不禁官吏再入科场这其中的吸引力非常惊人我听于相公说,扬州士林基本无人想要闹事”

    徐雨伯道:“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为今之计还需要封员外出些银钱”

    他来找封炎,一则是沟通各自的消息,躲避今晚的锦衣卫追查这位是真正的支持者

    二则是有商讨对策他内心中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此刻渐渐成型

    虽然魏国公府家大业大,且义父允许他任意调动资源,但他其实手中并没有多少银子可用

    有些事情,他很清楚

    为人义子,能给魏国公府带来什么,如何保持地位,他心里有数这次银钱,他最好不要花销超过一万两

    封炎慨然的道:“只要能阻止张使相变更盐法,在下这里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