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失落的混世魔王
    可是,还没等他奋起直追,苏逸尘又召唤到了比黑皇还强的白起

    紧接着众人又来到了帝都,在这里,元婴境界的强者虽然不是遍地走,但是,绝对不算少

    昨天,程咬金更是连朱生的护身法宝都没有击破,这让他受了很大的打击,紧接着又碰到了今天的事情,他在神秘人手中,连一招都没接住,就败下阵来,这更让他沮丧

    虽然妲己也比他好不了多少,但是程咬金很清楚,妲己是苏逸尘的女人,妲己就算是修为在弱,苏逸尘也不会抛弃她

    而他则不同,他只一个武将,武将最重要的就是个人实力,实力不行,就注定得不到重用

    尤其是刚才亲耳听到唐紫尘马上就要突破了,这都让他有些怀疑自己了

    “咬金,放心吧,你不用沮丧,以你的天赋,用不了多久,肯定能突破到的”苏逸尘只能安慰道

    程咬金听了后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几人回到客栈后,苏逸尘说道:“紫尘,回房间好好休息下,要突破的时候提前说下,去城外渡劫”

    唐紫尘点点头,其他几人也都先后告退,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只剩下黑皇跟白起

    “小二,来壶茶”

    苏逸尘没有回房间,坐在客栈一张桌子上,要了几杯茶喝起来

    “白起,你去城里打听下,看能不能找到头绪,今天的那个神秘人,我觉的很不简单,我有一种感觉,他们还会再来”苏逸尘喝了口茶,吩咐道

    “是,主公”白起答道

    “现在就去吧,尽早打听清楚,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上”想起唐紫尘垂危的那一幕,苏逸尘就感觉一阵后怕,这次系统给了至元丹,那么下次,系统还会给他吗?

    苏逸尘不确定,他不能冒这个险,就算系统肯在给他至元丹,他也不敢要,他总觉得系统是有很大目的的

    更何况,以苏逸尘的性格来说,他不喜欢被动,把一切危险灭杀于萌芽中,才是他的性格

    “主公,你的安危……”白起虽然也想尽快揪出幕后黑手,但是他也放心不下苏逸尘的安危,刚才的一幕,可还历历在目,如果不是唐紫尘挺身而出,苏逸尘现在肯定凶多吉少

    苏逸尘摆摆手,道:“无妨,有小黑在,一般的敌人无所畏惧,如果连小黑都挡不住的敌人,就算你在这里,恐怕也无用”

    “这条杂毛狗?”

    白起对于苏逸尘这么看高黑皇很是不屑,黑皇被神秘人胖揍的画面,可还清晰的在眼前

    “卧槽,你个满身死人味的傻人宠,你怎么说话呢!”

    黑皇听了后顿时不干了,拍着桌子对白起怒目而视

    “怎么?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差点被爆了菊!”白起看着愤怒的黑皇悠悠的来了句

    “哎呦卧擦,气死本皇的!”

    黑皇被白起这一句话气的直接暴走,浑身狗毛都立了起来,像一只炸了毛的刺猬

    “死狗你不服啊,要不是主公拦着,第一次见面,本将就宰了你吃狗肉火锅!”

    “行,你有种,来来来,跟本皇大战三百回合,特么的,从本皇出生起,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嚣张的人,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根本不知道本皇为什么这么牛!”黑皇不甘示弱

    一人一狗针锋相对,气势在不断的碰撞

    “行了,你们成何体统,当我是空气吗?”苏逸尘看着他们两个只觉得很头疼,黑皇就是这幅摸样,天生就无耻,惹急了来叶天帝都敢下嘴咬,怕过谁

    可是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他发现,白起跟他想象的并不一样

    原本以为,白起是一名将军,更有杀神的称号,坑杀四十万人,都不带皱眉头的

    按理说,这样一个杀神,应该是冷血,沉默寡言之人

    可是这几天接触下来,苏逸尘发现,白起在一副冰冷的性格中,竟然还隐藏着逗比跟话痨的属性

    “主公恕罪,末将不敢!”

    白起见苏逸尘发怒,只觉得心中胆寒,连忙请罪

    而黑皇则是冷哼一声

    苏逸尘瞪了眼黑皇后,对白起道:“白起,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小黑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你现在的境界虽然比他高,但是,不出意外的话,以你的天赋,这应该是你能达到的极限了,而小黑现在的境界,只是他的起点而已”

    “汪,听到没有,除了主公能看出本皇的天赋异禀,你们这些普通人类,怎么能发现本皇的逆天之处!”黑皇听了苏逸尘话,不出意外的开始嘚瑟起来

    苏逸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后,他才老实下来

    白起听了后很不服气,他跟黑皇也接触了大半个月了,除了无耻这一点让人望尘莫及外,他还真没发现黑皇有什么特别之处

    在他看来,苏逸尘肯定是被黑皇的花言巧语给蒙蔽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夸赞一条杂毛狗了

    苏逸尘看着白起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懒得在说什么,只能希望日后黑皇的境界上来之后,能对白起下手轻点了

    “行了,白起,你先去吧!”苏逸尘摆摆手

    白起这次没敢再废话,喝完杯中的茶,就离开了客栈

    白起离开后,苏逸尘喝了口茶,道:“小黑,你总是吹你多么多么牛逼,天赋异禀,可是,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你的修为有什么突破啊!”

    “额,这个怎么说呢!”

    黑皇一双狗眼滴溜溜的转着,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本皇现在正在压制修为,夯实基础,这样日后才能登临绝天”

    黑皇一条腿站在凳子上,一条腿踩在桌子上,两条前腿,一个掐着腰,一个指着天,姿势很是风骚

    苏逸尘看着他的样子,满脑子黑线,尤其是客栈中其他人望过来的奇异的目光,让苏逸尘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可偏偏,对于这些奇异的目光,黑皇还觉得很是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