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9章 饶你们不死!
    华夏西部边境线之外

    华夏龙族和风青阳,以及大量的华夏武者,正在注视着前方那些浑身是血的,萎靡不振的西方强者

    而那些西方强者的目光,却并没有放在龙族和风青阳风他人的身上

    此刻的他们,正带着及其恐惧的眼神,注视着风青阳他们的上方,在那里,有两个时有时无的身影,看上去很是神秘

    因为就在刚刚,那两个不太真实的身影一出现,仅仅一招手,便将他们这些人重伤

    这使得他们心里产生了极大的震撼

    当今地球的天地环境是金丹级别,而这些华夏强者也都在金丹境界之内

    即便四大龙主和风青阳等人的境界在元婴,但是由于天地环境的压制,也不能真正的施展

    因此,在和华夏这些武者对抗的时候,他们偶有胜负,但是双方却谁也不能真正的奈何住谁

    只是,这两个看不清楚的虚影,却能够轻松的将他们碾压,这是怎么情况?

    “两位前辈应该是方外之人,为何要参与地球事务?”一名西方人开口面相两个虚影说道

    两个虚影中的一个貌似拿着烟袋的老者开口说道:“滚回去,架着尾巴做人,不要让我们出第二次手,因为那样的话,你们就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一众西方强者眉头一皱,但却不敢在说什么

    人家这两位强者是可以绝对碾压他们的存在,如果他继续质问,恐怕真的会得到无法挽回的后果

    那些西方人相互对视了一番之后,转身无声的离去,连帕米尔高原也不敢待了

    为何?

    很明显,那两位绝世强者,肯定是不想他么你来觊觎华夏龙脉,而他们来此的目的,虽然不全是华夏龙脉,但是却是和龙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要是他们继续留在这里,后果和入侵华夏是一样的

    这时候,同样沉浸在震惊之中的黄金龙主携其他三位龙主还有风青阳等人朝着两个虚影深施一礼说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不知可否现身一见?”

    而那两个虚影却并没有现身,不仅没有现身,还无声的消失了

    当大家抬起头看向高空的时候,那里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这……”

    被人帮助了,他们却不知道对方是谁?

    甚至连人家的真容都没有看到

    “这两位前辈会不会是地球之外的强者?”赤龙主率先说道

    黄金龙主想了想说道:“地球之外的那些人在地球并不是没有人,在我们前往七郎山之前,那些天外强者便莫名的消失了”

    “我想,他们的宗门势力应该意识到了什么,提前将他们召回了”

    说道这里,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其他三名龙主相视一眼,随后又看向风青阳,然后点了点头

    银龙主向一众龙族强者说道:“守护好这里,有任何异动,立即来报!”

    “是!”

    黑龙主看向风青阳说道:“战神阁下,要不要前往龙族做客?”

    无论龙主境界有多强大,或者之前双方是否有矛盾,经历了此次西方势力渗透这一战,双方已经成为了战友

    再加上风青阳战神转世的身份,龙主对于风青阳和七郎山应该没有之前那般敌对了

    说到底,双方也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仇恨,之所以产生矛盾,也是龙族自己作的

    黄金龙角是赵岩从武皇帝手中得到,他们没有理由觊觎

    再加上,他们所觊觎的,也并不是黄金龙角,而是赵岩身上的秘密

    现在双方既然已经合作,之前的事情也就可以先放一放了

    至于以后龙族还会不会再去找七郎山的麻烦,那就要看黄金龙主的脑子是否被驴踢了

    “算了,这里的事情也算有了结果,我们也该回七郎山了”

    “后会有期!”风青阳说完,朝着夏震庭是了个眼色,带着人便离开了

    看着风青阳的背影,银龙眯着眼睛说道:“战神就是战神,行事还是这么的霸道和利落!”

    赤龙主皱着眉头说道:“你们说,这风青阳身为战神的转世,却心甘情愿的跟随赵北辰,这里面有什么道道没有?”

    银龙和黑龙看了一眼赤龙说道:“就凭赵北辰这段时间做的事情,要是他愿意,本座也想跟着他!”

    “太神秘了!”

    说完,三人再次看向虚空,那个位置是刚刚两个虚影出现过的地方

    到底是谁呢?

    这是三人心里共同的疑问

    三位龙主离开之后,远处的山峰之上,南老鬼和抽烟老者站在那里,注视边境的方向

    “本来以为这家伙会一直待在地球好好提升实力,却不想他竟然离开了?”南老鬼说话的语气好像有些不满

    “那小子,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安分的主,离开也好,不用我们整天提心吊打的了”抽烟老者抽了一口烟说道

    “你说他能去哪里?”南老鬼不解的问道

    抽烟老者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我们只要守护好那个地方就好,别的地方,自有别人负责!”

    ……

    西部沙漠之下,黄金龙族的祖地,黄金龙主跪在一个类似于坟冢的物体面前,好似正在嘀咕着什么

    “先祖为何会现身?”黄金龙主不解的看着坟冢之上的一个虚影说道

    仔细看去,在那坟冢之上,正悬浮着一个巴掌大小的虚影,是龙形的虚影

    虚影看上去非常的虚幻,好似一不小心就要散去

    这种情况有两种解释,其一便是,这龙祖很可能已经死掉了,这虚影是他留下来的灵魂意识,而这个灵魂意识已经非常的虚弱

    其二便是,这龙祖距离地球非常的遥远,他能够凝聚的虚影也就只能达到这种程度

    在听到黄金龙主的问题之后,那虚影回答道:“地球的天地环境复苏已经被很多势力得知,很多人正在赶往地球”

    “这对于地球来讲是一个机会,也可能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我龙族子孙若是选择参与,要么重新崛起,要么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要有个准备!”

    果然,这龙祖不在地球,他在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

    黄金龙主听闻龙祖的回答,浑身一震,随后继续问道:“届时先祖是否能够亲临地球?”

    “哎……”龙祖叹了一口气说道:“宇宙很乱,我龙族虽然曾经是傲视万族的存在,但是,如今万族发展要远远超越我龙族!”

    “再加上我龙族繁衍十分的困难,地球龙族甚至还要借助于人类繁衍,是在是悲哀!”

    “我这里龙族的境遇并不好,想要前往地球,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且还不一定会成功”

    “因此,地球上的事情,你要懂得审时度势,能够结交强大的同盟,一定不要错过”

    “在努力发展自己的同时,有几个强大而可靠的同盟,是十分有必要的!”

    “同盟吗?”黄金龙主似乎想到了什么,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随后反应过来说道:“先祖放心,晚辈一定会护我龙族周全的!”

    “恩!”龙祖应了一声,然后化作一道流光进入黄金龙主的眉心

    黄金龙主浑身一颤,随后整个人跪拜了下去,大声高呼:“不肖子孙拜谢先祖赐法!”

    ……

    流云宗试炼小世界

    一个单薄敏捷的身影,在山间闪烁,跳跃着,她表情冰冷,目光凌厉,在飞跃的同时,目光警觉的注视着下方的地面,时不时的会降落下去,斩杀几个妖兽,然后继续赶路

    当她发现了一个人类尸骨的时候,却在那里驻足了很长时间,最后收起地上的几枚戒指,然后闪烁这离开了

    她刚刚离开,在另一个方向,便出现了几个人类的身影

    当他们看到那几个人的尸骨的时候,忍不住睚眦欲裂,其中一个女子还放声大哭

    “大哥……”

    一名男子同样也面色爱上的看着女子抱着的尸体,目光也湿润了

    这一男一女便是之前赵岩遇见过的钟海和钟婷,而他们现在看着的那个尸体,便是他们的大哥钟江

    这里当然不止他们的大哥一人的尸骨,还有几人

    这些尸骨已经被妖兽撕咬的不成样子,皮肉几乎没有了,只剩下支离破碎的骨骼了

    他们之所以能够认出这是他们的大哥,原因就在于钟婷手中的那个香囊

    钟婷非常清楚,那个香囊是她亲手缝制的,钟海的玉带上也挂着一个

    “钟江大哥境界在金丹大圆满,实力可以说是此次试炼中的顶尖代表,他怎么可能会被妖兽给杀了?”说话的是方博

    可以感觉到,这方博的语气中有着伤感,愤怒和怀疑

    他们这些人可不是临时组队,他们来自同一个小世界,钟家,方家和郝家,还有那名叫月瑶的女子所在的家族,都是世交,因此他们才能够组队在一起

    至于钟海和钟婷的大哥钟江,他在进入试炼之地之后,说是想要和一些强大的人组队,挑战更高境界的妖兽,因此才会选择和他们分开

    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和大哥这一分开,便是永别

    “难道是那个发怒的妖王?”郝建眼睛一转说道

    “有可能,据资料显示,这小世界当中,之前有两个准妖王,一个是赤焰狂狮,一个是云雕”

    “之前发怒的那头妖王一定就是赤焰狂狮,这里面能够如此轻易的杀掉几个金丹大圆满强者的,也只能是他了!”

    方博在要见的启发下分析道

    月瑶也是很伤感的看着正在痛苦的钟婷,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只能这么安静的看着

    “不对!”这时候,月瑶开口说道:“他们的戒指呢?”

    他的这句话,好像提醒了众人,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这几个人的戒指都不在了

    要是妖兽杀掉的,他们收走戒指的可能性极小,即便是妖王的存在,因为他们不会用,收走也白搭

    “难道……是他?”郝建再次脑洞大开

    方博听了郝建的提醒之后,好似也是眼睛一亮说道:“是那个人!”

    方博这一开口,钟婷兄妹好像也想到了

    他们想到的自然是赵岩

    现在他们所面临的事情就是,这几个人到底是先死掉再被妖兽撕咬的,还是妖兽杀掉他们之后又被抢走的戒指

    如果是后者,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尽可能的斩杀妖兽,来为大哥报仇

    但是,要是前者,那么到底是谁杀掉的他们的大哥呢?

    他们第一个想到的是赵岩,因为赵岩是他们进入试炼结界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高手,同时碾压他们五个人的强者

    在他们的意识里,能够碾压他们的人并不多见,并且还在金丹大圆满境界

    而既然能够不动用灵力的情况下便能够将他们碾压,自然也有同时杀掉几名金丹大圆满的能力

    “我们现在还不能妄下结论!”钟婷停止了哭泣,十分冷静的说道:“那个人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一个人同时斩杀四人,恐怕也没那么简单”

    “况且,我看那个人也不是个喜欢惹事的人,之前要不是我们招惹他,他也不会向我们出手!”

    “哎呀!”这时候,钟海不满的看着钟婷说道:“小妹,你怎么老是替那小子说话”

    “那可是一个陌生人?”

    听了钟海的话,钟婷俏脸一红,她自然明白钟海话中的意思是什么,但是她立即恢复过来,正色道:“二哥,我们之所以首先想到那个人,原因不过是因为那个人实力强大,还和我们有过节”

    “但是你们想过没有,此次试炼之中,是否还有其他一些实力强大的人?”

    “那个人自然不能洗脱嫌疑,但是我们也不能将目标只放在一个人的身上”

    听闻钟婷的分析之后,月瑶和方博也点了点头

    “好了,先不纠结这件事了,先把大哥的尸骨收好再说”

    “不管是谁,杀我大哥,我和你不共戴天!”钟海不耐烦的说道

    钟婷注视着钟江和其他几人的尸体,一脸的茫然

    因为他们的尸体已经被是要的不像话了,根本看不出凶兽是妖兽杀的,还是人类杀掉的

    ……

    小世界的另外一个位置,赵岩带着钟义和梁言等四人正在前往赤焰狂狮洞穴的路上

    在赵岩的带领之下,几人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主要战斗力是赵岩了

    之前几人就知道赵岩的强大,然而,这一跟着赵岩他们却发现,之前的他们已经远远的低估了赵岩的强大

    赵岩表现出的群杀和绝杀技能,简直令他们叹为观止

    此时此刻,几人正待在一个小河边修整,赵岩准备亲自动手为几人弄烧烤

    钟义和另外一名男子,则出去收集更多的妖兽

    因为他们已经吃了一次赵岩的烤肉,那味道不要太好了

    因此,他们这次要收集更多更好的妖兽,一次吃个够

    “赵兄,同样都是金丹大圆满,为何你如此强大?”梁言添了几根柴禾,满眼崇拜的看着赵岩问道

    赵岩笑而不语,他如何解释?

    在这个团队之中,钟义已经足够强大了,而他比钟义还要强大,难道赵岩要告诉他们,他之所以强大,是因为自己的体质因素

    还是告诉他们,他赵岩修炼着这世间最强的功法和武技?

    看着赵岩不想回答,梁言也没有强求,而是转换另一个话题问道:“之前那个女子好生冷漠,竟然见死不救,还是赵兄比较仁义!”

    这句话是实话,同时也不乏奉承的意思

    赵岩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微笑着首说道:“梁言兄弟,其实你们不应该怨恨那名女子”

    “为何?”梁言不解的问道

    在他的眼里,见死不救的人,一定都不是什么好人

    赵岩放下刚刚串好的一些肉串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人的准则和底线,有些人认为自己能够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足够了”

    “有些人却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有些人心存善意,乐于助人”

    “有些人则唯利是图,见利忘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别人没有理由要求她做这做那”

    “那个女子和你们没有任何交集,救你们是仁义,不救你们他也不算不仁义”

    “更何况,当时你们被几十头金丹级别的妖兽围攻,即便是她出手了,也不一定救得了你们,说不定还会将自己搭进去,你说他为什么要舍己为人呢?”

    听到赵岩的一番解释,两眼愣了一会,然后再次不解的问道:“那赵兄为何肯出手呢?”

    赵岩白了梁言一眼,感情刚刚一番话白说了

    “我说因为你们的名字好听,你信吗?”

    “呃……”梁言再次愣住了

    名字好听吗?

    “讲的不错,就是不知道接下来有没有人来救你?”这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场中

    梁言和另一名强者抬头看去,一个锦衣男子,带着几名黑衣男子出现在他们的十几米处

    一看就是来着不善

    其实赵岩早就发现了他们,只不过,有人来送人头,赵岩肯定不会阻止

    他要得到这试炼轰动的第一名,自然不会放过这送上门来的妖兽内丹

    但是此刻的赵岩却是连头也没有抬,继续收拾自己手中的肉串

    那锦衣男子一看赵岩竟然敢无视他,脸色立即狰狞起来,朝着赵岩走了几步,厉声说道:“听说这阵子你们收集了不少妖兽内丹,交出来,本少可以饶你们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