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疑似金蝉脱壳
    经过紧锣密鼓的抢救,秦菲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只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东方玉卿就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话说东方玉卿和秦菲离开医院住院部后不久,女护士长的电话便锲而不舍地震动起来

    嘟声大概只响了两下,东方婉儿甜腻的声音就从手机的那端传了过来,“刘姨,现在什么情况?”

    女护士长转过转椅,一手插进白色大褂的口袋里,一手举着手机,眸光透过氤氲的水雾看向医院前面院落,那两道重叠在一起的身影

    东方玉卿身高腿长,怀里抱着娇小单薄的秦菲,漫天的细雨滑落在两人的衣衫上和肩膀上,好似梦中才会发生的浪漫旖旎的场景

    “一切都如你所料,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女护士长收回定格在东方玉卿身上的视线,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奸计得逞的笑意,显然跟往昔那个兢兢业业的劳动楷模判若两人

    两个女人的通话内容很隐晦,但却有着高度一致的默契

    看到护士站有人进来,女护士长瞬间转移了话题,东方婉儿没有再追问下去,便仓促地挂断了电话

    哼,秦菲,迟早也让你体会一下潜逃在外的落魄生活

    东方婉儿压低帽檐,很快便消失在络绎不绝的游客中

    时间稍纵即逝,眨眼间就已是秦菲出院后的半个月

    当沈阔的电话打到东方财团的总裁秘书处时,韩林为难地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紧闭的房门

    一般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在没有接到东方玉卿的内线电话之前,是不允许外界干扰的

    可是,这是总裁家里沈队长打来的电话,怕是有要紧的事情要汇报

    斟酌片刻后,韩林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敲响了房门

    “按照您的指示,有关第二期工程招标的底价,秦氏那边已经得到了一点消息,不知道接下来……”毫无疑问,曹经理的话是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

    韩林走过去时踉跄了一下,险些没站稳

    他家总裁冷戾的样子显然在提醒他,他说的事情的重要性最好值得打断他们的谈话

    刻意抑制住眸底的那抹慌乱,韩林走过去在东方玉卿耳边压低了声音,如实汇报:“总裁,沈队长打电话来说夫人和小少爷离家出走了”

    闻声后,东方玉卿面色一沉,即刻勃然大怒:“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办公室内的几个高管面面相觑,却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生怕会受牵连

    稍微定了定神,东方玉卿拿起西装外套就冲出办公室,留下众人在那目瞪口呆

    此刻的韩林如临大敌,紧紧尾随在东方玉卿身后

    “我不是让人看着她们吗?监控看了吗?”东方玉卿的语气仿佛掺了十足的火—药

    即便东方玉卿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电梯,可韩林的脊背依旧直冒冷汗,战战兢兢地解释:“沈队长说是去了机场方向,他们已经暗中跟着了……”

    听完后,东方玉卿直接按住电梯按钮,吩咐韩林,“我自己去,你留在公司善后,抓紧时间寻找东方婉儿的下落”

    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秦菲发生车祸后不久,看守所那边打来电话说东方婉儿越狱了这也是为什么东方玉卿突然增加了别墅内的安保人员,想必是被秦菲误会了

    眼下是非常时期,东方玉卿宁可秦菲误解他有意软禁她,也不想让她们母子俩以身犯险

    毕竟东方婉儿在监狱服刑期间,总是以各种形式来辱骂秦菲,这也是东方玉卿为何迟迟不肯找律师保释她的主要原因

    就算东方婉儿是自己的妹妹又怎样?她胆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他的妻子,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是!”韩林斩钉截铁地回答

    曹经理等人还都一脸懵逼地坐在总裁办公室呢,他确实需要回去安排一下

    东方玉卿连闯了n多个红灯,才算以最快的速递抵达了沈阔给他发的定位

    呵,这个小妮子竟然带着他儿子跑到游乐园玩,搞得他还以为母子两人要逃回m国呢

    秦菲刚陪秦怀钰从摩天轮上下来,就看到了人群中一抹熟悉的身影,残留在脸颊上的笑意瞬间僵硬在半空中

    既然被发现,东方玉卿索性黑着一张俊脸靠近

    秦怀钰顺着秦菲的视线望去,也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东方玉卿,即刻跑过去抱住某人的大腿,一脸兴奋地嚷嚷:“爹地,你怎么来了?”

    东方玉卿敛住眸底的不悦,顺手将小人儿提溜起来,抱在怀里:“你不想让爹地陪,是想让哪个野男人过来?嗯?”

    这话分明是对着秦怀钰说的,但东方玉卿的眼神却是看着秦菲,自然捕捉到她一闪而过的恼羞成怒

    秦怀钰心虚地搂住东方玉卿的脖子,好心提醒:“嘘嘘!你小声一点,被我妈咪听见,你就等着回去跪键盘吧!”

    “嗯,要跪也是你陪着,我无所谓!”

    秦怀钰欲哭无泪,他突然发现对待他爹地太仁慈,就是对他自己的残忍

    见父子俩聊得热火朝天的,秦菲也懒得搭理他们,径直往游乐园外面走去

    暗自生闷气的秦怀钰,突然手舞足蹈,“爹地,大战在即,我们的内部矛盾先放一放,赶紧追我妈咪呀!”

    东方玉卿自然也察觉到了秦菲的意图,但他依旧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是你怂恿你妈咪带你出来玩的,还是你妈咪的想法?”

    经由提醒,秦怀钰陷入短暂的回忆,像是斟酌好措辞后才娓娓道来:“那个,之前是我想要出来玩,但是今天……妈咪好像是接了一通电话,才临时决定带我出来玩的”

    正如东方玉卿所料,秦菲突然带着秦怀钰出来玩,显然是想瞒天过海

    看来之前韩林追踪过的那通可疑电话,应该就是打给秦菲的,只是暂时还不清楚对方的真实意图

    幸好沈阔一直带人潜伏在周围,否则真要是让秦菲跟对方接上头了,兴许又要玩一出金蝉脱壳的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