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西游
    话说散场时。

    那师无芳离了诛仙台后,不多时便已元力渐复。

    他再不用别人搀扶行走,只觉自己身飘体轻,好像金蝉脱壳了般。

    那不哭不闹后的玄真,反而推三阻四的拉扯着他,势必要亲自将他送回了居住院,‘关进’居住舍。

    回到旧日无比熟悉的寓所,极其疲弱的师无芳也管不得感慨嗟叹,立即打坐运功,入定神思……冥想。

    即使外面裴二兄弟等同窗众友不断涌来,将门前围得水泄不通,却有玄真扎稳拳腿挥舞神器天珪,给师无芳他充作贴身护卫守住地盘,旁人休想得进,只能观望。

    “神尊诰旨,命无芳公子觐见!”

    “大芳他此时多有不便,你让那个家伙先等等再说!”

    “不当如此!小公子倒也说笑,着实让人等不得!等不得!”

    “哼!大家都等得,偏是他等不得么!”

    “阿芳……还不……出来!”

    “你别吵!不然……不然……”

    “不然怎么?”

    “对你不客气!”

    “哈哈……”

    “你笑什么?”

    听到最后,那玄无式感觉既好笑又好气,玄真却始终怒目相视,完全不管派系上下尊卑,还谈什么尊师重道。

    且奈何之。

    没法的神剑宗玄无式还想大声向內里致意,毕竟事情十分‘紧急’,他绝不敢懈怠。

    但里边正在冲关的师无芳,本已听闻昔日的引路人到来急访,遂在调顺肌理脉络丹田气后,速速趋步出门。他极其恭敬的下拜道,“劳烦剑宗先生亲临爱顾,阿芳乞请恕罪!”

    那玄无式忙道,“不怪不怪,快随我来!”

    来人来到,神尊玄弑却一声不吭,反而由足下二弟子玄无极大概说明原委,委以重任。

    最后,玄弑拿出随身圣物递给师无芳,仔细吩咐道,“此事既因你而起,亦须由你而终!这是玄黄令,见令如见我,你拿它到西行山上寻到我的同门师弟天宗,届时他自会教你如何取获天兽稀罕血!”

    那师无芳一句一字,听得十分清楚明白,其余倒是可以略过,惟最不懂那四字‘因你而起’何意,心想莫非是指自己的突然出现,阻止他对付道宗,抑或另有缘由。

    “快去快回!”

    “阿芳遵令!”

    “你还有什么话?”

    “敢问神上星尊大阁下,此令牌到时如何奉还?”

    “是了!完事后,你把它交给‘小金子’吧,我自有安排!”

    “小金子?”

    “他还没跟你说么?”

    “请神尊赐教!”

    “就是玄真那孩子!”

    “多谢指正,阿芳谨记!”

    玄弑交待清楚后,遂果断辞别道,“那就这样吧!我还要回去忙碌迎接老祖归元等诸多事务,所以不宜久留,总之你等同心共力,群防群策,早日襄助无诀脱离大魔大难,将来涤旧生新时,必是后福所至日!再见!”

    “弟子遵令,恭送师尊!”

    玄无极和玄无式控背躬身,异口同声,师无芳也俯首低就,作揖到地。

    直至玄弑登上黄翼玄龙车辇,由那’秦齐楚燕赵韩魏’,即七国无双士分左右侧卫,一飞冲天,渺渺而茫。

    果真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阿芳拜见二位神宗,多有照顾之处,当真感激涕零!”

    等来人走后,师无芳恭恭敬敬,诚诚恳恳的对自己照顾有加的俩位大人物参拜。

    那玄无式见神尊远去,顿时变得轻松起来。他首先赞叹道,“阿芳兄弟倒也客气得紧,这许多时不见你了,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

    玄无极听了这话,加上察言观色,猜对眼前二人定也熟悉。所以他也放言侃侃道,“师弟你与阿芳原来熟识得紧嘛!”

    玄无式笑道,“虽只一面之缘,却已胜过地老天荒!”

    听后,那师无芳由衷感谢,极其钦佩道,“若不是剑宗师叔祖教授我剑诀剑式,阿芳何以存活至于今日,如今技艺方得少成,终不敢时刻懈怠,还望俩位师叔祖日后多加指点迷津,阿芳感恩戴德,无以为报,只有肝脑涂地……”

    对此,玄无极笑道,“所谓三宗合一,日后大有可为!阿芳你与我天道正派如此有缘,他日万不可因小失大,毁了一世英名!”

    师无芳诚惶诚恐道,“弟子岂敢!若得俩位师叔祖悉心栽培,定不会误入歧途!”

    这时的玄无式也笑道,“师兄多虑了!阿芳兄弟为人稳扎稳打,处事干练之极,想必不会重蹈……覆……不信咱俩等着瞧吧!”

    玄无极听了,回应道,“师弟说得甚是!甚是!”

    台下三人多有言语,却不料台上‘定魔阵’中的玄无诀,正邪心智激烈碰撞,迸发无穷力量,快要打破了‘咫尺阵’方寸间的封印,好在还有一道‘轩辕阵’完全压制住,他一时倒也不能逞凶作恶。

    见状,玄无极即刻收起笑颜,一脸严肃道,“事不宜迟!阿芳你准备动身吧!”

    那玄无式同样提醒道,“你一定要在轩辕法天阵被大师兄打破之前回来,否则所有白费心机,功亏一篑!”

    三人分头行事,玄无式正好留值日班,不久神保营的十三星佬也相继赶来各就各位,不在话下。

    再说那玄无极带着师无芳匆匆出了训教场,先来到议事院内召集各大院首,作一番安排。谁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玄无极说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在防备邪门魔道暗中偷袭的事儿上,讲得明明白白,极其用心。

    往下,玄无极带着师无芳来到道山的边崖——停飞坪,指着那远处的方向道,“从此飞行,一直西往而去,直见黑云压自己是去玩啊!”

    那师无芳只能低声下气的告求道,“此行哪有时间游山玩水,更不是赏花作乐,不说路途漫长偏远,加上凶险叵测,恐怕耽搁不少时日。最主要是你飞行技艺甚不精熟,万一中空坠落,我又不能分身,岂不摔你个半死不遂,甚者小命不保,算了吧!”

    “啊哟!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去我就是要去!”玄真吃软不吃硬的嚷嚷道。

    “你别再闹了!再是如此这般,往后我可不带你玩了!”师无芳这话无异于杀手锏,不想最后一语成谶,竟然中的。

    随后他想想不妥,遂软硬兼施,以理服人道,“你的飞行术如今学会多少了?能不能头朝地、脚朝天的倒立飞行?还有,你的符鉴术练到第八阶段了没?最重要的事,若是你也走了,谁来帮玄彰院长炼丹药……这些你都好好想想,到底是也不是?”

    玄真苦苦思索着,再不出声。

    就连后至的释不机也好言劝慰起来,最后玄无极以大长辈的身份苦口婆心的奉劝,总算‘制住’了玄真。只见他无奈的抱怨道,“臭大芳!那小老头是不是什么都跟你说了!真没义气的家伙!你走吧走吧!”

    见气氛平静缓和,不吵不闹,师无芳又说道,“好吧!你安生在此修炼,待我回山时,捎带些手信之物给你!若是你到处惹是生非,那可什么都没有,还要吃我不少记打!”

    那玄真突然变了副脸色,换回那个谦谦小君子的姿态道,“别说啦!我等你就是,记得替我向白梦姐姐问个好!”

    “嗯!”师无芳应了一声。

    “等等!”玄真忽然喊道。

    “怎么?”师无芳以为对方反悔,脸色郁郁。

    不料玄真笑嘻嘻道,“咱们击掌为誓!来!”

    师无芳爽快的迎合道,“好个击掌为誓!来!”

    啪!

    啪!

    啪!

    三声过后。

    师无芳渐行渐远渐无身无影,且行且历且后见后文。

    (正版授权仅限3g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