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我的兄弟啊,王易
    “啊呀!”

    秦盼感觉脑袋受到重击,刚想起身的他,被一股重力给反弹回枕头上。

    “你在这干嘛呀?”

    秦盼握着头,没好气的看着王易,刚才就是跟他的脑袋对撞在一起,王易也握着脑袋。

    “你还好意思问我,睡个觉鬼叫鬼叫的,我正想把你叫醒,刚靠近,你就醒了,哎呦,我的头啊。”

    俩人握着脑袋对笑了起来,跟俩傻子啥的。

    不过秦盼刚才做的那个梦,哦不,应该是好几重梦,属实太吓人,现在想起来还意犹未尽。

    “所以你到底梦见了啥,从睡下到醒来,鬼叫 就没停过。”

    “额!”

    这怎么跟王易去说,说梦见你要杀我?怕不是个傻子哦。

    “算了,出去吃点东西吧。”

    秦盼不肯说,王易自然也不好多问,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嗯,秦盼起床,简单洗漱了一下,打开手机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

    睡觉的时间真是飞逝,要秦盼来感觉的话,也就过了不到十分钟,现实中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了。

    滴滴~俩人正准备出门,李璟的电话打了过来。

    “李叔,有事吗?”

    “出事了,你赶紧来旺农大酒店一趟。”

    “又出事了?”

    哎,挂了电话,秦盼叹了一口,怎么感觉周树跟李璟就是个联络员呢,不管什么时候,他们总能一个电话把秦盼的心态搞崩。

    刚才心情还挺好的,听到李璟说的内容之后,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易哥,我有事出去一趟,麻烦你帮研儿带一份早餐去吧。”

    不等王易答应,秦盼撒腿跑出去了,留下王易一脸懵逼,不过这只是表面上。

    见秦盼身影缓缓消失在自己视线,王易露出了一邪魅的笑容。

    “出来吧。”

    “主人,这小子不能留啊,做了他吧?”

    胤那沙哑的声音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缓缓出现在王易面前。

    “不着急,姓周的那边你给出了消息?”

    “嗯。”

    胤点了点头,王易抽出一根烟点燃,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吧。

    那般的不可一世模样,仿佛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而秦盼,就是他们的玩物,什么时候玩腻,就可以杀掉了。

    “那,他身边那群人?”

    胤一脸畏惧的看向王易,仿佛对秦盼周围的那群人很忌讳。

    王易就显得淡定许多,“放心吧,他们动不了手,剩下就是一群渣,你没把握嘛?”

    “不,不是,有主人在,我们必胜。”

    “嗯,好样的。”

    王易满意的点了点头,掐灭手中的香烟,走出了宿舍,而胤也消失在了宿舍里面。

    “今儿天气很晴朗,处处好风光……”

    王易漫步在校园内,高兴的哼着小曲,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

    在海省的一切也是他安排的,只是他没想到中途会杀出一个张毅军,破坏了他的全盘计划。

    想到张毅军,王易就恨的牙痒痒,一个顽固子弟还敢对他出言不逊,等收拾掉秦盼,看我怎么整你,哼!

    这边发生这么多,而秦盼那边才刚到旺农大酒店,现在的他已经旺农大酒店的高级vip了,进出自如,员工谁不认识他。

    就连新入职培训表里面的人物名单都有他,可不得培训清楚嘛,旺农大酒店是江口市的标志性,出入的都是上流人士,服务可不得到位点,万一那个不长眼的得罪某位高官,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想在旺农大酒店上班,就得熟背和认识这些人,虽然他们不经常来,难的就是他们不经常来,要是经常来,总会混个熟脸不是。

    就怕那些大人物隔三差五来一次,这你要是没认出来,那可就难办咯,轻则被开除,重则,额,你懂得。

    “站住!”

    秦盼正准备进门,被保安呵斥的一哆嗦。

    “干什么的,这里是能随便进的嘛?”

    “我来找你们老板……”

    “哈哈哈,就你这样,还找我们老板,请问你配嘛?”

    保安的话简直难听到极致,秦盼眉头紧皱,今天别说他是来找周树的,就算他只是个普通的客人,也不应该招到这种待遇吧。

    保安见秦盼不说话,以为他是怂了,所以他就更嚣张了起来。

    “小子,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保安作势就要动手。

    “你干什么!”

    秦盼连忙抓住保安的手,这什么素质啊,上来就动手,自己好像也没招惹他吧?

    只是这段时间搜事众多,哪有时间跟这种社会败类(在秦盼眼里,一服务行业的人狗眼看人低,就约等于社会败类。)耗下去。

    掏出手机拨打了周树的电话。

    “好小子,你还叫人是吧,老子也会叫。”

    说完,保安掏出对讲机,“总部,总部,这里是五分队,发现可疑人员,请过来支援。”

    秦盼把情况跟周树简单说了一下,挂断电话,听保安在哪逼逼叨叨说了一大堆。

    总结起来就是让保安队把人全部叫过来,就是这样。

    等了五分钟,秦盼烟都抽掉两根,对方的人才赶了过来。

    几十个穿着保安服的男子,浩浩荡荡,气势磅礴的朝这边走来。

    眼前这保安见支援来了,士气就更嚣张了。

    “怎么回事?”

    “姐夫,就是他,非常可疑。”

    姐夫?原来是亲戚啊,就说这种人渣是怎么混进来,原来是靠关系啊。

    不过他的姐夫看起来倒是个非常正直的人(感觉),给秦盼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是个好男人形象。

    “这位先生,您能说一下原因嘛?”

    被保安叫姐夫的男子走上来客客气气的问道,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小舅子是什么货色,自然是没有去理会他,而是直接询问秦盼。

    “是这样的……”

    “怎么回事?”

    秦盼刚想解释,周树跟李璟出现在他身后,一句话,声势浩大,威严的不行,吓得这一群保安后退了好几步。

    “老,老板,您怎么在这里?”

    被叫做姐夫的保安队长说话开始颤抖,几个月都见不到老板一脸的人,突然见到最高boss,能不害怕吗。

    “我怎么在这里,你们培训都培哪里去了,人都不认识?”

    “我,我……”

    “别说了,谁惹出来的事情,收拾东西滚蛋。”

    “什么,你凭什么开除我,姐夫你评评理啊。”

    周树话刚落音,先前那个阻拦秦盼的保安跳出来了,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秦盼都替这保安队长不值,怎么会有这么**的小舅子,希望他老婆不要是这种人。

    熟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过这话也不是很准确,至少大部分人家都没有这么**的小舅子

    “这样啊,那你就跟他一起收拾东西滚蛋。”

    周树也没想到自己的酒店还有这种憨憨,简直就是降低他的档次。

    “不要老板,我求你,我一家老小等着吃饭呢,我不能没有工作,我求你了老板,我给你跪下,我给你磕头。”

    说完就跪在地上连磕了几个响头,这一幕看的秦盼眼泪都快下来了,一个成家男人,上有老,下有小,现在要是失业,简直如同雪上加霜。

    而他那个小舅子此时也楞在哪里,不敢说话,就算是傻子也应该明白眼前的处境。

    “周叔,卖我个面子,就不要辞退他了。”

    “嗯哼?”

    “谢谢谢谢。”

    周树没想到秦盼会给一个保安求情,一脸好奇的看向他,而保安队长听到有人替他求情,一个劲的道谢。

    “谢什么,这本来就不管你的事,不过这个人必须开除。”

    秦盼把保安队长扶起来,转头看向先前的保安。

    吓得他双脚一软,直接跪在地上,跟之前的保安队长一样,在哪里鬼哭狼嚎。

    保安队长下跪,秦盼有的是感触,毕竟生活不易,而这家伙下跪,秦盼有的只是想笑,自己没法在社会上生存就坑自己姐夫,活该。

    “你就不配做个人。”

    说完,秦盼跟周树他们进了酒店,至于地上的保安,哦,他从现在开始已经不是保安了,也不管他怎么诉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如果今天他碰到的不是秦盼,而是一普通人,会被他怎样羞辱呢,试问一下,这个世上有多少是因为被人说闲话而跑去自杀的呀。

    走进周树办公室,“李叔,你们是不是得到什么新指令了?”

    也不搞那些花里胡哨(泡茶之类的),秦盼直接开门见山,刚才被那个势利眼保安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不能再耗下去了。

    “给,你看看这个。”

    周树从桌子里甩出一张字,打开,“想知道他们的下落嘛,今晚来xx楼顶,记住,只允许你一个人来,多来一个,呵呵,你的兄弟王易可就没命了。”

    “王易!”

    秦盼大惊失色,刚出门时王易不是还在宿舍嘛。

    “这信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额,我们也不知道,应该是昨天晚上吧,我早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了。”

    嗯哼,秦盼有点迷糊,按照周树说的,这封信是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之间送来的,而王易,自己出门前还跟他说过话。

    莫非, 想到这,秦盼连忙拿去手机拨打了王易的电话。

    “喂,易哥,我跟你说……”

    “哈哈哈,秦盼,你好啊,记住我们的约定,过时不候哦,拜拜!”

    秦盼还想说两句,对方根本没给这个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过秦盼可以肯定的是,王易真的在他们手里,这点毋庸置疑了。

    而秦盼脑海里还浮现着纸上的字,“不来,王易就没命了,呵呵,王易,兄弟。”

    “啊!”

    “小盼,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