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2章 内心梦魇
    虽说这黑手党内部的争斗,和萧易没有关系,谁做老大都无所谓

    眼下这个德雷克,意图自己去做老大,好像有些不寻常,这种人如果取代了摩罗的位置,会变得更加难对付

    “这是属于他黑手党内部的争斗,别掺和在这种争斗当中去,我想你应该明白的”

    “萧哥你就算不吩咐,我也知道这些,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我再来联系萧哥”

    许强如今离开了南非,进入到了战场上历练,雇佣兵的发展,正在朝着萧易预想的方向

    好在这一次德雷克,只是请许强他们去吃了一个饭,并没有做过分的事情

    要是他敢越界的话,萧易就算是放手青帮不管,第一时间也要收拾了他再说

    “是许强打来的吗?”

    韩冰端着一盘切好了的水果,放在萧易面前的石桌上

    萧易的那些事情,韩冰都知道,她明白萧易为何要培养许强那边的势力,这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是啊,许强是我在国外培养的一股重要势力,将来会有很大的用处,只是现在他们还尚未成熟”

    “萧易等到你有了足够的力量,你打算如何来对付萧家?”

    韩冰一直想要找个机会,和萧易坐下来好好谈谈,只不过萧易一直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

    复仇两个字,已经深入到了萧易的骨髓当中,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萧易内心的想法,韩冰知道就连她自己,都不能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

    她之前差点死在萧乾的手里,可是韩冰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对萧乾有恨意,相反他理解萧乾这么做的用意

    毕竟萧乾要对整个萧家来负责,绝对不能感情用事,他如果是帮了萧易的话,谁又能理解他的苦衷

    无奈之下只好威胁萧易,想要让萧易选择放弃,当初她不明白情况,义无反顾冲上去,替萧易挨了一剑

    性格善良的韩冰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番苦心,如今她最担心的就是萧易,今后如何来面对萧家的问题

    “你还是像之前一样说的话,打算要彻底毁了萧家,杀害你父母的人是你的三叔萧怀礼,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萧易低头不语,韩冰此刻的提问,他都不知道如何来回答,经历了太多之后,萧易陷入了迷茫中

    ??曾经内心坚定的复仇,渐渐的萧易对萧家的仇恨有所改变,只是萧怀礼不一样,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要除掉这个人

    “你现在问我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来回答你,知道你是在担心我,因为复仇两个字,蒙蔽了自己的双眼,陷变成一个失去了感情的人”

    萧易牵着韩冰的手,今后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到,但是有一点,萧易必须要亲自去完成

    “我向你保证,不会因为复仇而迷失了自己,可是杀害我父母的凶手,萧怀礼我不能放过他”

    这是萧易内心深处的梦魇,梦魇因此而生,也必须由此来结束

    只有亲手了结了萧怀礼,给自己的父母报仇,他才能得以解脱,在这之前任何人,都无法阻止萧易的脚步

    “我真的很担心你,萧怀礼是萧家的一家之主,掌控着整个萧家,你若是想要杀他的话,等于要和整个萧家为敌”

    “放心吧我会妥善处理好的,不然你以为,我在华夏发展这些势力是为了什么?”

    萧?易在韩家带了三天,韩霸天一走,整个韩家显得空空落落,他多待几天,给韩家增添了几分生气

    今?天的韩家和以往相同,早已经定下了规矩,闲杂人等来韩家可不会受欢迎的,不过今天是一个例外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韩家院子的大门钱,他身穿深色长袍,和平日里人们的装扮,显得格格不入

    都已经是这个年代了,穿成这样走在外,都不怕别人笑话,还是说这个人的脑子里有毛病

    并且这个人没有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他戴着一个脸谱的面具,只能看到他那一双锐利的眼睛,除此之外完全看不穿

    能够来到韩家门前,大多数都是一些有能耐的人,韩家的下人们,历来都被老何教管

    无论是什么人来拜访韩家,他们都不可出言不逊,第一反应是笑脸相迎,询问对方的意图

    若是来人是想要拜访韩先生的话,除非得到韩先生的应允,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进入韩家半步

    今天出现的这个神秘人,既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也不肯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

    这样的面目,如何能放他进入,只好是将此事,汇报给老何,让老何来处理

    老何已经七十多岁,不过身板倒是硬朗的很,他快步走出了大门,见到了这位神秘来客

    和下人们说的一样,脸上戴着一个面具,看不出来到底长什么模样,不过老何还是很热心的上前问道

    “请问这位客人,你可是有事吗?”

    “我来拜访一位故人”

    “不知你打算要拜访何人,我好去通报一声”

    老何问道,好像老爷认识的朋友当中,并没有脸上戴着面具的人,这个人好生的奇怪

    究竟是有什么原因,非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表明身份的话,老何无法放这种人进入

    “韩家韩霸天”

    神秘人说道

    “这……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我们家的老爷,先前已经过世了”

    “所以我说了,今天是来拜访一位故人”

    神秘人一只手伸入到了衣袖当中,从中掏出一块血色玉佩,递给了老何

    老何跟随在韩霸天身边多年,自然也学到了许多,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神秘人手里面拿着的玉佩不简单

    玉分为许多的品种和等级,而这种血色尤为罕见

    能拿出这样的玉佩,必然不是等闲之辈,老何小心翼翼,伸手接过对方递来的玉佩

    “你将这块玉佩,交给你家的夫人,他看过之后自然会明白的,我在这里等候你的消息”

    神秘人以玉佩作为信物,说的很明白,老何懂得规矩,便是不再多言,立马去按照吩咐做事

    “明白,你在这里等候片刻,我去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