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收拢娃子
    黄毛凶猿大叫嘶吼,不断地发出咆哮的声音,巧儿坐在凶猿的背上不断的朝着四周乱看着,嘴里哼着众人听不懂的歌谣

    不时还从路过的枝头摘下一截稚嫩的树枝,抓在手中,或是摘下一朵小花别在自己的头上

    “旸阿叔,咱们这是到哪里了呀”

    巧儿看着周围起伏的山峦,清脆的声音响起

    “到了风来山了”

    旸举目朝着四下观望了下,到了前方不远处一座大山裂开,裂缝中风声呼啸不绝

    “前方山崖下有一个散部,大概有两百多号人,咱们去看看”

    倏而,旸出声吩咐道

    “是”

    在身后和周围的族人纷纷应是,随之将兜鏊上的面罩给拉了下来,只留下两个黑窟窿一般的眼睛

    族长说了,要保持神秘

    他们一行人身上的盔甲全都用黑色的兽油染了一遍,还铭刻上了古老的巫纹

    一行人走在蜿蜒起伏的山路,朝着前方裂崖走去

    ……

    崖部

    紧靠着来风扇而居,因为就在高山悬崖下面,故此在这里生活的族民,将自己部落称之为崖部

    悬崖下,一个个山洞因为常年大风的吹拂,外面光滑无比,山洞外有人影来回的走动

    很快有人大喊起来,部落在外狩猎的队伍回来了,今天收获不错

    一群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族人在山洞外,看着拖着一头头野兽回来的族人

    牙走在最前方,他是部落里最强大的战士,看着周围围上来的老弱眼中兴奋的眸光,他也不由得大笑起来,说真的,部落好久没有打到这么多猎物了

    族小民弱,每一位战士都轻易折损不得,故此在外狩猎的时候万分小心,有时候宁愿少打一头猎物,也要保证族人的安全

    “牙阿叔,这头凶兽好厉害啊,这是裂石境凶兽吗?”

    挤在人群中的娃娃纷纷跑出来,有些大着胆子直接跳到拖着的凶兽身上,丝毫不在意自己破旧的兽袍上沾染上了血迹

    “哈哈,不错,这就是强大的裂石境凶兽,以后小娃儿你也可以像阿叔一样成为裂石境图腾战士”

    “哦~~我也能像阿叔一样成为图腾战士”

    看着娃儿开心的样子,牙没有出声再多说什么,只有立在两旁的老人眼中有着桑感,部落里没有图腾,怎么成为图腾战士?

    他们不忍打消娃娃们的念想

    一个个成年的男子,皆是将头转到了一边,这些喊叫着的娃娃,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吼!

    一声咆哮震荡了山林,盖过了悬崖裂缝中呼啸而来的天风,顷刻间因为狩猎队打回来很多猎物的崖部落失去了兴奋

    一个个如受雷殛,彻底的慌乱起来

    “凶兽!”

    “杂血凶兽”

    老人大喊,族人们惊慌的抓住乱跑的孩子

    “挡住凶兽”

    牙大吼一声,扔下了手中拖着的凶兽尸体,抓着骨兵朝着出现的杂血凶兽走去,在他身后跟着几个壮汉,有人还打着寒颤,却没有后退

    是凶猿

    高达三米的凶猿居高临下,一双眸子如同灯笼投落下眸光,让人感到心惊胆颤

    “阿叔,你们不要怕”

    清脆的声音响起,暴虐的凶猿一下子收敛了气息,立在远方不动了

    有人!

    这一刻,慌乱中的牙才看到凶猿肩膀上竟然站着一个小女娃

    嘶~

    这一刻,作为原始人的他们都惊呆了

    “阿黄不会打人的”

    巧儿比划着,还拍了拍凶猿的大脑袋,顿时让这个凶悍的家伙低下了头颅,用脑袋蹭了蹭,表现出一副很乖的样子

    这小女娃哪里来的

    “我们来自……呜~~”

    话说到一半,巧儿闭上了嘴巴,族长阿叔来的时候告诉她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的来历,不然自己也不用遮住脸了

    “我们来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

    巧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她到过最远的地方好像就是脚下这里呀,怎么办?

    记得以前族长阿叔说过,不能说谎呀

    完了

    一时间,巧儿犯难了

    不能说来历,又不能说谎,怎么办呢?

    难怪阿叔说做大人好难,自己还没长大,就遇到这么难的事情了

    “你们?”

    牙盯着巧儿看着,他手中的骨枪紧握,手心里都冒出汗来了,他听到了巧儿的话语,竟然不是一个人

    锵!锵!锵!

    这时,旸带着族人匆忙赶到,前来崖部的这段距离山道崎岖,凶猿攀爬如飞,将他们给甩在了后面

    十几个身穿黑色、布满了诡异符文甲胄的战士,每一个人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手中的兵器闪烁着幽寒,一双双眼眸盯住了自己,牙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发干

    “额…”

    不但是牙,跟在牙身后而来的族人,面对十几位全副武装的图腾战士,也露出了惊恐,连大声喘息都不敢了

    崖部一共三位图腾战士,此刻另外两人都跟在牙的身后,强忍着逃跑的冲动

    “诸位…诸位大人,不知道有何吩咐”

    牙收起了手中的骨枪,硬着头皮说道

    “我们来自人殿,是为了招收流落山野的人族有天赋者,进入人殿修行战士之法”

    旸出声,他的声音经过面罩隔断,听起来有些粗犷

    “修行?”

    一时间,围上来的崖部族人,一个个都露出了难以置信

    牙看了看身后的族人,小心翼翼的再次问道:“敢问人殿是什么地方,我我……”

    “不该问的别问”

    一位图腾战士手中的长枪横空,枪杆上的巫纹显化,空气爆鸣

    “那去了人殿真的可以成为图腾战士?”

    旸晃了晃脑袋,一双眸子盯着牙,这个汉子在他眼中很不错的

    “裂石境图腾战士,甚至开山境图腾战士都有可能!”

    开山境图腾战士!

    一句话,直接将牙和身后的两位图腾战士给镇住了

    “凡是部落中十岁以上十五岁以下的娃娃少年都站出来,若是通过考核,皆可进入人殿修行成为图腾战士的法诀”

    牙看了一眼面前的十多位图腾战士,和身后的两位族人相互对视一眼,无奈的点了点头,无论是真是假,他们都容不得拒绝

    很快有六个孩子站了出来,有男有女,一个个眼中透露着胆怯

    巧儿抓着凶猿的皮毛从其身上滑了下来,来到了这些孩子身边,她从自己怀里拿出了一块黑漆漆的石头,还有一块兽皮布,挨个给这些孩子尝试

    族长阿叔交代了,要看看有没有和她一样的人存在

    旸看着巧儿的动作,他自然知道巧儿在做什么,不久之前部落中的族人同样做过这样的测试,而成功的都加入了巫殿

    一旦这十多个娃娃中有通过的,他必须带回部落里,至于其他的娃子另有安排

    逐个走过每一个人,巧儿最终摇了摇头,将小石头和兽皮收好,遗憾的爬回了凶猿肩头坐下

    “好了,数日后我们会回来将这几个小家伙我们带走,五年后若是他们就会回来,放心就算是被遣散回来,也是最强大的准图腾战士”

    凶猿转身带着巧儿率先离开,旸带人紧随其后,眼下他们还要去其他的部落,这些娃娃等归来的时候在带走

    ……

    夏部落

    夏拓刚刚打发走了大风部落前来交易的人,自己的好大哥釖

    釖还是大风部落的七长老,竟然没有被撸下来,他很是好奇

    没有丝毫例外,大风部也想联合他,进攻黑水部落

    好家伙,万古山脉南边就他们这么三个部落,将要弄成混战了

    他才懒得搭理两个部落打群架,发展部落才是硬道理

    因为部落长老不完全赞同朝外传播修炼功法,他在部落不远处掏空的大山也没在用,而是选在了部落最开始的族地山谷中,作为了培养图腾战士的场地

    之所以这么隐秘,还是要防着大风和黑水两部

    至于先前被掏空的大山,则被武部要走了,暂时统领武部的恐、狼、桷、楔几人,觉得那座山比部落所在的山高了十多倍,远超部落附近的其他山脉

    他们武部在改造一下,用来作为瞭望塔,观察部落四方,而且开辟出来的石室完全可以让族兵居住

    得到他的准许后,几个家伙彻底放开了思维,带着族兵们又开始了挖掘大业

    他们要在部落山谷和山的地下挖出一个通道来,这样直接从部落山谷就可以进入孤峰之内的石室

    夏拓也懒得管他们,任凭他们带着族兵去鼓捣,将孤峰改造

    打发走了釖之后,他这个族长一下子清闲了下来

    部落的各种事物都有各部长老负责,看娃修炼的看娃修炼,打造兵器的打造兵器,种地的种地,都在忙碌着,一切都按照着既定发展着

    带着呜呜来到巫殿外,他没有进去

    如今巫殿中的巫徒已经有了近四十人,这些日子以来,旸带人在外收拢散部的娃娃培养,也送回部落了五个娃子,都是拥有修炼巫术天赋的

    这样的娃子,和那些朝着图腾战士培养的不同,被送来的当日就被呜呜给洗了脑,额不…是祭祀了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