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谁笑到最后(21)
    乡试完了,京城也跟着步入了金秋

    林晚秋在东宫没啥事儿就跟段月华两个人窝小厨房里琢磨吃食,如今段月华的厨艺也被林晚秋给锻炼出来了

    江鸿远还是在乾清宫住,为此段月华对永安帝嗤之以鼻,天天都要咒他两句

    儿媳妇怀着身子呢,他把儿子拘在乾清宫算个啥事儿啊?

    秋狩的日子也快到了,太后身体不好,就在皇宫里将养,皇帝挑选了几个嫔妃跟着去

    林晚秋这个时候肚子已经有点大了,就不能跟着去,林晚秋不去,段月华也就留下来陪着她

    大部队走了,宫里一下子就空了起来

    不过这都无所谓

    婆媳两个倒是乐得清静

    鸿博被江鸿远留下了,鸿宁跟着江鸿远去秋狩见世面,褚老神医也被带去了猎场

    “世子,该进宫了”

    秋狩的队伍前脚出了皇城,后脚鸿博身边的一名太监打扮的人便对他拱手道

    鸿博敛去了笑意:“走吧”

    “世子,此事对王爷来说关系重大,王爷知道您舍不得动林晚秋,请世子放心,王爷既然答应了要留她一条性命,就一定会遵守诺言的”

    “世子,皇位本来是王爷的,太子之位原也是你的

    周炆那个狗贼设计陷害王爷,先皇一时被他迷惑,但后来先皇明白过来,又留了两道遗旨给王爷

    但当时周炆对王爷斩尽杀绝,王爷几乎是九死一生……    周炆杀光了王爷身边的所有人,也在一直追杀王爷……后来有了世子和二爷,王爷想留你们一命,便想尽办法将你们送到周宏的身边……”    “不必再说了,这些事儿我都知道了”

    鸿博抬手制止了太监的絮叨

    “本伯不傻,若是父王顺顺当当地当上皇帝,太子之位跟本伯跟本就没什么关系

    说不准,本伯和鸿宁也没机会降生来这个世上

    你们的意思本伯清楚

    本伯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往后再呱噪……休怪本伯对你们不客气”

    “是,世子”

    太监神色一凌,拱手躬身,露出战战兢兢之态

    鸿博带着两个人进宫,这两个人都是毕云龙安排在他身边的

    毕云龙就是秦王

    鸿博和鸿宁是他在逃亡的路上跟一个舞姬生的,至于说他是怎么将两个孩子弄到江鸿远身边的……他不说,鸿博也就不知道

    毕云龙来京城其实并不是为了成王,而是……反正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认回儿子

    而这个目的费了一番功夫还是达成了

    毕云龙相信,鸿博抵挡不了当太子的诱惑,事情也如他所料

    他安排鸿博去将林晚秋绑架出来,其实如果是他出手的话,很容易就能将林晚秋给劫虏出来,但是这样一来就打草惊蛇了

    如江鸿远分析的那样,他能闯入皇宫又安全退出去,其实就占了一个速战速决,若是时间拖得久了,让皇帝的军队和各种恐怖的军械集结起来,他想安然出皇宫就有点难了

    林晚秋对鸿博十分信赖,派鸿博去办这件事再完美不过了

    他当然不会怕鸿博不按照他的意思办,在他看来,什么都信不得,唯独野心

    鸿博其实就是个狼崽子

    他信任鸿博的野心

    皇家猎场

    跟着来的除了皇家子弟还有重臣和勋贵们的子弟

    大家要在猎场里呆五天,头天是用来安营扎寨的,重头戏围猎赛事搁在中间三天,第五天是用来返程的

    其实营帐早早地就有人扎好,皇帝和嫔妃的营帐在最里面,皇族的在第二层,重臣们的营帐在第三层,外围是侍卫们和下人们的营帐

    江鸿远的营帐就在皇帝的旁边,皇帝呢,好不容易出来放风,晚上招幸了嫔妃,咿咿呀呀地吵得烦人

    真没这样当爹的

    看不上

    头天晚上风平浪静,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第二天围猎亦是风平浪静,作为太子的江鸿远大显神威,竟然猎杀了一头老虎献给皇帝

    永安帝十分高兴,晚上举行隆重的宴会

    夜色中,火光熊熊,烈焰映红了天际

    大家觥筹交错,一个个的脸上都弥散着笑容,江鸿远身边不时有人来敬酒,江鸿远来者不拒

    到宴会尾声,不止他喝醉了,永安帝也喝醉了,被两个妃子搀扶着回到营帐中

    江鸿远也被两名太监搀扶进了营帐

    黑夜,就像是一头张开大嘴随时准备吞噬生命的巨兽

    成王的营帐中混进来了几个人

    其中一个人肩上扛着一个麻袋

    “得手了?”

    成王看着麻袋十分兴奋地问

    来人道:“得手了”

    说话间他打开麻袋,把装在里面的人弄了出来

    一个大肚子的孕妇,扒拉开她脸上的碎发……这张脸……是林晚秋的脸

    她昏迷不醒,是中了迷药的症状

    成王大喜过望,他转身对着一个穿着黑袍,用帽兜遮着脸的男人拱手道:“徒儿多谢师父!待徒儿登上九五之位,定封师父为摄政王,封师妹为皇后!”

    “你好好对如意便行了,为师是江湖中人,帮你完成心愿之后自当返回龙腾阁

    世俗纷扰……不适合为师”

    成王十分真诚地道:“师父放心,徒儿一定会好好照顾师妹的”

    他当初的选择真的是选对了,当初毕云龙找到他的时候,他只是略微迟疑了一番,便答应当他的徒弟

    他那个时候虽然年幼,但皇家的孩子早熟,他十分清楚地知道,想要肖想那个位置,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武力是实力的一种,龙腾阁的势力也是其中的一种

    “检查检查她的肚子,以防有诈”

    毕云龙道,虽然江鸿博是他的亲儿子,但该谨慎小心的还是得谨慎小心

    成王点头,他让人解开林晚秋的衣衫,看了看她露出来的肚子,见不是假的,便命人帮她整理好衣服

    “既然人质到手了,就开始行动吧”

    毕云龙道

    成王闻言就命人出去传信儿,半刻钟之后,整个营寨火光大胜,草料营被烧,山下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成王脸上露出笑容,这头一道厮杀他安排的是吕孟那头的人,这些人不过是炮灰而已

    他们会将围场的大部分兵力吸引过去,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