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又来个大闺女
    通过和刘健这次喝酒,姚远达到了真正了解刘健的目的。

    但他也发现了一个被自己忽视的问题,尽管有他不断暗中指导,美美的工作能力,还是没有他想象当中的,提高的那么快。

    美美还是太年青,缺乏许多的处事经验。

    经验这个东西,不是靠教就可以教会的,得需要经历和历练,不断在吃亏和失败里总结,摔倒了再爬起来,才能真正走向成熟,把别人的知识融会贯通到自己的工作中去。

    美美只有二十五岁,能成为一个二百多人的机加车间合格的生产管理者,已经相当不错了。

    但是,随着姚远心里那个可以拯救矿机,不让这个万人大厂再走向老路的办法逐渐成熟,美美这个成绩,还是远远不够的。

    要矿机不走老路,就得首先利用这个还没有完全真正走向市场经济的时代,让矿机通过干计划外产品,积累足够的资金,在将来条件允许的时候,就像他推抗抗牌服装一样,推出自己的产品,才能在后来的竞争大潮当中,具备最基本的竞争资格。

    矿机现在可以说是没有自己产品的,上边需要什么,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而机械行业,想得到自己一款成熟的产品,可不像抗抗做服装那么简单。

    产品从研发设计到实验,再到定型,仅仅这个前期过程,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你没有钱,想的再天花乱坠,也是白扯。

    计划经济时代,矿机没有钱。

    等到市场经济时代开始的时候,矿机知道自己落伍了,没活干了,想到要有自己的产品干,要有竞争力,没有钱就等于是空想,于是手忙脚乱。

    这是矿机必须避免的问题。

    要有钱,就必须要趁这时候,多干计划外产品,多积累资金。

    指望美美这一个小件车间积累研发产品所需要的资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就得矿机所有的生产车间,都得像小件车间这么干才行。这就势必要给各车间主任更多的自主权,让他们有条件来自作主张,接外面的活干。

    这就是后来的二级法人分厂制。

    这个制度,导致了矿机的四分五裂和管理混乱。各分厂有了自己的小金库,也导致了分厂管理层的**。

    最终,钱挣了不少,可总厂没见到多少。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就是各分厂各自为政,再也无法统一协调,就算这时候矿机研发出了自己的产品,也无法让各分厂统一放下自己手里的活,来集中干总厂的产品了。

    所以,分厂制才是最终导致矿机四分五裂,走向末路的罪魁祸首。

    可不实行分厂制,又无法挣钱积累资金……

    这就叫矛盾了。

    姚远日思夜想,就是在思考怎么解决这个矛盾,怎么让矿机积累到资金。

    而将来他的这些设想,未来的这些计划,都要美美去执行。美美不迅速成长起来,是不行的。

    他就想到,要抽出更大更多的精力,来培养美美了。

    可是,他自己的公司这边,也不能丢了呀。

    每个季节,抗抗时装都会推出自己的几款新样式的服装。

    可别看就这么几款新样式,那是要花费不少心思的。

    首先,得听新闻,看报纸,抓住每年的新观念,并把这些新观念融合进时装里面去,体现出来。

    时装紧跟时代,这是必须的。过于超前和落后,都不会吸引顾客的眼球。

    其次,就是面料的选择和颜色搭配,这就要不断到外面去观察……

    这里面的道道和麻烦事,一点也不少。

    出了新款式,还要放在展厅里,听取老顾客的意见,总结起来,不断改进。

    要不是姚远知道未来流行什么样的服装,就他们夫妻两个人,每季度还要推出几款新样式,那是根本做不到的。

    姚远听新闻看报纸,主要就是为了帮他回忆这时候什么衣服出现了,然后画个样子和抗抗说。抗抗听明白了,就会弄出裁剪图来,新样式就出来了。

    这基本不算自己设计,算是投机取巧。

    姚远要拿出更多的时间来思考矿机的事情,帮美美,就必须要找个人,替代他一部分工作,为自己节省一些时间出来。

    可是,他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像小慧那样的,合适的。

    他知道,这个事情只要和小慧一说,小慧就会从农村里找到人,她对自己村和周边村子的人知根知底呀。

    他一直不肯对小慧说,是因为他知道,只要一说,小慧就会把自己手底下最得力的人抽出来,先给他用。

    小慧这时候正是需要得力人手来帮她的时候,他不想让她这么干。

    但这一次,他不得不麻烦小慧了。

    小慧骑着摩托车来城里的时候,他就在谈话中流露了要找个服务员在楼下展厅里干,接待顾客,记录顾客提出来的意见。

    同时他也表示,这人不需要多么能干,只要识字,老实诚实,不得罪顾客就行了。

    服务员就得长相过关,还得能说会道。他尽量不提条件,条件也还是不少。

    小慧就说:“我那儿你看上谁了,我叫她过来就行。村里人都知道跟着姚老板会乌鸡变凤凰,像我,翠霞和翠凤一样。她们可愿意进城来跟着你干了。”

    姚远就怕小慧抽自己的人,就赶紧阻止她说:“我不要你的人,你在你们村里闲着的女孩子里,看有没有合适的,给我介绍一个来就行了。”

    想想不稳妥,又叮嘱说:“记住啊,不许用你用着的人!你的人我都认识,你就是把她送来,我也得把她在送回去。”

    小慧就抿着嘴乐。她的姚大哥心细,唯恐用了她的人,耽误她的事。

    可精明能干的人毕竟少,这事儿还真不好办。

    小慧还是答应了姚远。

    回去以后,她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开会,把几个搞管理的都叫过来。

    她要找一个模样俊的,会说话的,人老实的大闺女,让大家帮着她想,哪里有这么个人?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他们这位大姐又想干什么?

    符合这个条件的村里大闺女,都在咱们厂里了,你想找谁,直说不就完了吗?

    小慧说,我再不知道村里的都在这里,我是说,咱们村没有,你们不会想想你们认识的,其他村里的大闺女吗?

    这个倒是行。可是,你得说找这么个人干啥啊?

    小慧就说,不是我用,是姚老板那里缺人,让我给找一个。

    大家眼中就是一亮。跟着姚老板,将来能有大出息呀,最次都能跟翠霞姊妹一样,当城里人,谁都想去。

    小慧就看着他们狡黠地一笑说:“姚老板说了,谁都可以,就是不用你们。”

    大家就有些着急,为啥呀?

    小慧说:“这还不明白吗,你们各管一摊,姚老板把你们培养出来,容易吗?你们谁走了,都会影响工厂生产。”

    大家就明白了,人家姚老板怎么能给他们大姐拆台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还真想起不少人来。

    小慧就把这些人的名字都记下来,让他们通知这些人,有空就过来找她,她得亲自面试。过了她这一关,才能送到城里,让姚远去相看。

    一个星期之后,小慧就用摩托车给姚远带了一个叫张冉的闺女来,刚刚二十岁,是离她们村四十里地,更深的山里头,张家疃的。

    这姑娘和小慧过去一样,脑后梳着两根大长辫子,一直过了腰际。人挺腼腆,很勤快。模样嘛,就没小慧漂亮了。

    小慧有了摩托车,服装厂也稳定了,就经常来城里了。

    只要小慧过来,抗抗就放下手里的工作,领着小慧到处疯玩。

    抗抗不仅把她那身土气的衣裳给换了,还带着她烫了头。小慧现在,也是打扮时髦,一点乡下的土气都没有了。

    俩人一块儿去看电影,下馆子,逛商店,好的跟亲姐妹一样。抗抗对美美也没有这么亲。

    至于姚远,除了谈工作,基本没有和小慧单独相处的机会。人家姐俩出去玩,根本不带他,他得在家里看门。

    姚远是无限相信小慧的,只要她选中了,觉得能行,他就什么都不会说。

    抗抗心里却不怎么高兴,心说我才把你搞定,你又给我弄一个漂亮大闺女来,你是诚心不让我省心是不是?

    不过张冉来了以后,主要是在楼下接待客户,开始还由抗抗带着,过一段时间,这小丫头还真挺机灵,自己就能独自工作了。

    不仅如此,她还能把抗抗才弄出来的衣裳穿在身上,让抗抗看效果,也肯穿了不同的衣裳,让过来的客户看效果,还会跑缝纫机做衣裳。

    这样,抗抗只管着出图纸做样子,具体做衣裳,张冉倒基本包下来了。

    总之,这个张冉,比姚远这大老爷们强多了。

    小慧为姚远挑人,是用了心的。张冉虽然模样不算很漂亮,可是身材好。腰细,臀宽,胸脯也高,腿长,这身材老远一看,就让男人眼馋。

    抗抗不止是有了个帮忙的,还有了个活的,而且是长的十分标准的服装模特。

    至于姚远,有了张冉之后,就大部分时间不在店里了,抗抗也不用担心他偷鸡摸狗了。

    不是抗抗喜欢吃醋,是姚远表现的有些过于优秀。就没有他不会的东西,而且,人长的高大结实,说话又不紧不慢,透着文雅。

    抗抗就喜欢姚远的这个样子。她喜欢,就觉得别的女人也喜欢。刚结婚那阵儿,她连美美的醋都吃。

    后来就是小慧,她老觉得小慧看姚远的眼神不一样。没抓着证据,她不好发作,可心里总是不放心的。

    这事儿关键还得赖姚远,和女人说话也那么文雅,老喜欢和人家漂亮女人走那么近,抗抗能放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