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皮尔斯的保护
    “嘶,有点疼!”

    坐在返程的飞机上,在灯火通明的机舱里,皮尔斯靠在沙发上,汉德特工正在帮长官处理伤口

    酒精清洗伤口的感觉很糟,那种刺痛,让皮尔斯的脸都抽搐了起来

    那群叛乱分子并没有优待他,他名贵的衬衫上布满了血迹,那群家伙应该是殴打了他,在他的脸上,胸口和背后,都是一片片触目惊心的瘀伤

    “到底是怎么回事?皮尔斯他们怎么会那么容易抓住你?”

    弗瑞坐在皮尔斯对面,他将一杯加了冰的酒递给自己的长官

    被营救出来,终于放下心的皮尔斯伸手拿过酒杯,他喝了口酒,让自己的精神平静下来在鬼门关走过一糟,让皮尔斯稍显疲惫

    而面对弗瑞的询问,这50多岁的老头舒了口气,他对眼前的特工们说: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就连这场叛乱,提前都没有一丝的征兆”

    这个老头拿着酒杯,在手中摇晃着,他说:

    “我也不知道那些武装分子是怎么知道我的位置的我在大使馆里休息,突然就听到爆炸声,我的副官掩护我离开,但车刚开出大使馆,就被一群人堵在了路口”

    “我拼命打倒了一个混蛋,但他们人太多我毕竟是老了,力不从心了”

    皮尔斯带着淤青的眼睛眨了眨,他幽默的笑了笑,然后说:

    “也有可能确实是我运气不好,就连秘密撤退的路线,都被武装分子们‘猜’到了”

    特工们彼此对视了一眼,这显然只是皮尔斯的玩笑话

    像他这样的重要人物,每一次出行的时间和流程都是完全保密的像这一次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内应的话,肯定不会如此巧合

    “他们已经开始着手定点清除我们了”

    驾驶飞机的加特勒特工将飞机调成自动驾驶模式,他转过身,对其他人说:

    “皮尔斯长官只是第一个,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弗瑞就是第二个看来他们这一次要肢解战略科学军团派系的决心很坚定,甚至不惜使用这种后患无穷的方式”

    “这是好事,加勒特”

    靠在椅子上的皮尔斯喝了口酒,他闭着眼睛,就像是在休息一样他轻声说:

    “对手越是手段激烈,就越说明他们内心还有恐惧,对我们卷土重来的忌惮,让他们做出了让人遗憾的决定”

    “这是好事,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利用他们的这一次失败”

    皮尔斯端起酒杯,他对其他人说:

    “这些政治的博弈,就交给我吧你们已经打赢了第一仗,接下来的战斗由我接手”

    “长官,你会狠狠抽他们的脸吗?”

    梅林问到,皮尔斯扭头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

    “不”

    皮尔斯还有淤青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他轻声说:

    “我会让他们跪在地上,带着谄媚的笑仰望我们,就像是以前那样不过这需要时间,任何有效的反击都需要时间来酝酿,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要隐藏好自己”

    “是的,皮尔斯说的没错”

    弗瑞回头对其他人说:

    “科勒和他背后的那些人不会这么容易放弃的,在皮尔斯获救后,他们的打击面只会更广,更疯狂我们要挺过这一段时间”

    “我们都远离北美,他们鞭长莫及”

    汉德特工抱着双臂,对弗瑞说:

    “只有你和梅林留在本土,所以他们肯定会针对你们两个”

    “卡特女士还在呢”

    弗瑞说:

    “我个人不需要太过担忧,科勒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迫害我主要是梅林,他没有根基,只是一个刚入职的新人,科勒要找他的麻烦就很容易他只需要随便扣个罪名,再找些‘证据’,梅林的未来就完蛋了,那污点可能会伴随他一辈子”

    “让他到欧洲分部躲一段时间”

    加特勒点燃了一根雪茄烟,他对弗瑞和梅林说:

    “因为卡特女士的关系,军情六处和我们的关系一直不错只要梅林待在伦敦或者巴黎,我就有把握能保护好他”

    “你的意见呢?梅林”

    弗瑞沉吟了片刻,他回头看着梅林,他问到:

    “你愿意去加特勒那里吗?在那躲一段时间,就当是任务调借,走流程只需要半天的时间,科勒根本来不及阻止”

    “短则数月,长则一年”

    一直没说话的皮尔斯也开口说:

    “等你回来的时候,孩子在纽约,就没人能欺负你了”

    “我个人倒是没什么问题”

    梅林耸了耸肩,他对弗瑞说:

    “但我还有任务在身呢,现在只是刚刚开始,就这么半途而废不好吧?”

    “保证安全是第一位的,梅林”

    加特勒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圈,他并不知道梅林的具体任务,所以他劝到:

    “你可以等到事态稳定后,再回来继续你的任务或者干脆找其他人代替你,弗瑞麾下也不是没有信得过的人,比你资历更深的人还多的是呢”

    “梅林的任务,有些特殊”

    弗瑞也没有明说,他沉吟着,似乎在思考

    不过加特勒的话,倒是让梅林心中灵光一闪,他对弗瑞打了个眼色,两个人走到机舱的另一边,梅林压低声音,对弗瑞说:

    “我前几天遇到了一个人,他自称是个从英国来的年轻巫师但据我观察,他生活的很落魄,应该不是正统的传承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确实需要一个人继续我的任务,你可以考虑一下他”

    “那人叫什么名字?值得信任吗?”

    弗瑞眼前一亮,他问道

    梅林面色如常的回答说:

    “他叫约翰.康斯坦丁,金色短发,放荡不羁,喜欢抽丝卡香烟,还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黄色风衣,打扮的像个小痞子一样,他就在地狱厨房附近活动,我的助手希特维尔那里有他的照片至于他值不值得信任...这个就要你来判断了”

    梅林轻咳了一声,对弗瑞说:

    “反正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会给这家伙腿上拴上链子,不会给他任何胡作非为的机会他手里有点东西,但却是个十足的滑头,喜欢做一些欺骗的事情,对外宣称是个侦探,但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哦,最后,他很爱钱”

    “嗯,听上去你和他有点过节啊”

    弗瑞瞥了梅林一眼,他点了点头,对梅林说:

    “行,我会抽空去看看如果他合适的话,我会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但等你回来之后,还是由你接手”

    “还有一件事,弗瑞”

    梅林的语气严肃了一些,他对弗瑞说:

    “之前在电话里,我给你说过的那个扎根在地狱厨房的邪教团,叫地狱狂犬他们真的很危险,不但从事贩x的买卖,而且那个邪教主莫里斯,还在用魔法的手段转化普通人,我遇到过一个很棘手,很暴力,普通的特工根本不是那残次品半魔的对手”

    “我不知道他们在策划些什么,但我想,那个莫里斯花了这么大力气,肯定不只是为了蝇头小利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你应该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提前击溃他们,或者干脆把那个邪教团干掉!”

    梅林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他说:

    “千万别掉以轻心”

    “哦,这么说,是个硬茬子,对吧?”

    弗瑞摸了摸下巴,他轻声说:

    “那不如,让我们英明神武的科勒部长去对付吧,他是如此的好大喜功,最近正愁没办法刷存在感呢”

    梅林愣了一下,他看着弗瑞,他真的搞不懂,这家伙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这种阴谋诡计,简直是伸手就来

    果然,能当上特工长官的,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好了,你在这边的任务就暂停下来,然后好好的去欧洲待着”

    弗瑞拍了拍梅林的肩膀,对他叮嘱到:

    “和加特勒好好相处,他那个人看上去很难接近,但实际上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他是非常优秀的行动专家他肯定能教会你很多东西”

    “我的表姐和姐夫,还有埃里克小子,就托付你照看了”

    梅林对弗瑞说了一句,后者摇了摇头,他说:

    “在科勒盯上你的时候,你离他们越远,他们就越安全”

    “而且只要你不到处乱说,科勒不会知道你表姐的存在,我们这些人的档案都是保密的,最少科勒是看不到的”

    “行,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

    梅林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了

    希特维尔在自己的房间里呼呼大睡,梅林没有打扰他他们两也只是刚刚认识,更何况,关于任务调动的事情,弗瑞会自己向希特维尔解释的

    梅林走入自己的房间里,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衣服,又将车里的那些武器取出来,放在了自己藏东西的天花板上,将老阿福给他的手机带在身上,在清晨8点钟的时候,梅林准时开着车,离开了这个街区

    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没有什么阳光,在梅林开车出去的时候,甚至都开始下起了雨

    他先去了圣艾格尼丝孤儿院,将埃里克接了出来,然后载着他,在越来越大的暴雨中,一路驶向皇后区

    “我最近要去一趟欧洲,这一次出差的时间比较长”

    梅林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身边的埃里克,他说:

    “你可能要自己照顾自己一段时间了有问题吗?”

    “没有”

    埃里克低着头,拿着梅林给他买的新游戏机啪啪啪的按动按钮,头也不抬的说:

    “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你反正总是很忙但这也没关系,孤儿院挺不错的,我喜欢那个地方不过新来的玛吉修女有些冷漠,不如佩尔修女那么好打交道”

    “玛吉?”

    梅林听到这个名字,稍有些惊讶

    玛吉不就是那天晚上,他和保罗神父去接回来的那个有些产后忧郁症的女孩吗?

    保罗神父居然允许犯下大错的她重回修道院?

    “对,玛吉修女”

    埃里克盯着游戏机的画面,他对梅林抱怨着说:

    “她很严厉,而且还是学校里的老师,自从她来之后,大家都不开心不过,玛吉修女做的饭倒是很好吃,但是玛吉修女似乎很害怕婴儿,她从不去看小艾达”

    “她当然害怕,毕竟,她刚刚抛弃了自己的孩子”

    梅林感慨的说了一句,在拐入皇后区的大街的时候,梅林有想起了一件事,他压低声音,对埃里克说:

    “最近这几天,克劳的人出现过吗?”

    “这个倒是没有”

    听到克劳的名字,埃里克终于将注意力从游戏机上移开了,他看着梅林,低声回答说:

    “自从我重新回到孤儿院之后,他们就再没有出现过了所以我才说,孤儿院其实很安全,我感觉...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在保护那个地方,保护圣马修教堂和我们”

    “我给你个电话号码,记下来”

    梅林想了想,将弗瑞的电话号码给了埃里克,他对埃里克说:

    “如果再遇到克劳的人,就打这个电话,必要的时候,把振金的事情告诉他他会保护你的”

    “嗯,我知道了”

    埃里克看着车窗外,那在暴雨的肆虐下显得很陌生的街道,他扭头看着梅林,他说:

    “我们这是去哪?”

    “去我姐姐那里”

    梅林笑了笑,对埃里克说:

    “你也要把她叫姐姐今天我们一起吃个饭,如果你能好好表现的话,在我离开前,我就给你再买一台游戏机但玩游戏这件事不能影响你的学习,如果我从欧洲回来,保罗神父告诉我你成绩下降了,我就把你的游戏机都砸掉!”

    “成交吗?”

    “当然成交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