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九章 打脸金手指重生女7
    安宁唱歌的视频在网上飞速的传播开

    安宁在商业街唱歌的时候,旁边录像的有一个就是粉丝很多的一个视频网站的主播,当时他正在直播,听到安宁的笛声以及歌声就给吸引了

    不只是他被吸引,他的粉丝们也被吸引了,强烈要求他凑近了去看看

    当时离的很远,可是看直播的那些粉丝们也都能看出安宁长的特别漂亮,而且气质很清新

    等离的近了,发现这姑娘是真的清丽之极,不但歌声好听,还长了一张初恋脸,让人一看就想要好好呵护的那种

    于是,粉丝们更是要求主播离的再近一点

    不只这位主播,还有好几个录了视频的人回去剪辑好了上传到自己的微博上

    于是,安宁几乎一夜之间火遍网络

    京城

    萧家家主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人在睡不好觉的时候,脾气自然也不会好

    萧家的这位新任家主这几天脾气就特别不好,不只在公司里发脾气,弄的公司上层人员战战兢兢,就是回到家里也克制不住的想要骂人,让那些佣人也都提心吊胆的

    这天萧家主又黑着一张脸进了门,除了从小照顾她的刘阿姨敢和他说话之外,别的人都躲的远远的,省的不知道为什么被骂

    萧家主上楼,刘阿姨跟了过去:“阿元,你这么着不是回事,不行就找个心理医生给你做一下心理疏导吧”

    刘阿姨大着胆子提议

    萧元揉了揉眉心:“不用了”

    刘阿姨特别关心萧元:“可你好几天睡不着觉了,再这么下去身体非垮不可,我们……”

    萧元摆手,刘阿姨叹了口气,才想要再说句话,她身上的手机就响了

    刘阿姨接通电话,就听到她女儿的声音:“妈妈,我发给你一个视频你看一下,我总感觉视频上的女孩唱的那首歌特别好听,好像是外婆曾经唱过的一样”

    刘阿姨一听就上了心:“那你发过来吧”

    萧元抬头看了一眼刘阿姨:“是阿芜吗?”

    说起女儿,刘阿姨就笑了:“可不就是她么,疯丫头一个,成天乍乍乎乎的没个正形”

    萧元满是寒冰的一双眼睛里多了一丝暖意:“阿芜的性子很好”

    “你是把她当妹妹,待她亲近才这么说的,别人可不这么想”

    刘阿姨说话间,她女儿就把视频发了过来

    刘阿姨打开视频,一阵笛声传来,她一时间就怔住了

    不只她愣住了,萧元也愣住了

    笛声吹奏完了,便是一首充满古风的歌曲

    歌者的嗓音真的特别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的感觉,可再听,又是那种清润如春风一般,这声音真的是绝了,便如深海中人鱼的声音那般绝妙

    不只声音好听,歌者的技巧也很好,可以说,如今那些歌手几乎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的

    萧元听完了歌,急急忙忙对刘阿姨道:“把视频发给我”

    刘阿姨立刻就把视频转发给萧元

    萧元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视频,看到视频里唱歌的女孩时,不知道为什么,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了几下

    他定睛去看,很快看到女孩身后的标志性建筑

    萧元立刻拿着手机下楼,一边下楼还一边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立刻给我订去月城的机票,你也去机场和我汇合”

    同一时间,余家的一些生意伙伴,以及和余父关系好的或者不好的人都给余家夫妻打电话

    “我说老余啊,你要是有困难就说出来吗,大家一起帮你想办法,肯定让你度过难关的”

    余父根本不明白这些人在说什么

    “我有什么困难啊,我不明白”

    “别装了,大家谁还不知道谁啊,你前段时间做的那个项目到底亏了多少啊?”

    余父都要骂人了:“亏了多少?那个项目我赚了不少行不行啊”

    “切,要真赚了,还能让你宝贝闺女在街头卖唱啊”

    余父一听这话心头狂跳:“你说什么?什么卖唱?”

    紧接着,就有人给他把视频发了过来

    余父看到视频中安宁气的眼睛都红了:“这个……果然还是对她太仁慈了”

    他拿着手机去找余母,而余母也同样拿着手机去找他

    夫妻俩看着视频中的安宁,全都快给气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安宁放学回家了

    余父看到安宁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好好的学不上,倒是学会卖唱了,好,可真好啊”

    安宁站在那里没动,目光中带着几丝惧意:“爸爸,我不是故意的,我昨天放学要打车才发现没钱,我实在没办法了才去唱了两首歌,我就要了两百块钱,我没多要,我以后再也不去街上唱歌了,爸爸,你别生气好不好?”

    “啪!”

    余父拍桌子站起来:“没钱不知道打电话啊,没钱不知道跟同学借啊,你倒好,给老子满天下的丢人”

    余母也冷着一张脸:“宁宁,这件事情确实是你不对,你不该……”

    “我知道了”

    安宁垂头,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如果爸妈嫌我丢人的话,我反正也满十六周岁了,身份证也下来了,我可以搬出去住”

    “搬出去?”

    余父冷笑:“好,你现在就给我搬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安宁没有再说什么,她默默的上楼,过了大约有十来分钟,她提着一个行李箱下来

    “我就拿了几件衣服还有我的书本什么的,别的都没动”

    安宁解释了一句,拉着行李箱几步一回头的走出家门

    余母想要叫住她,可看看身旁的余父,到底没说话

    安宁从余家出来,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坐车找了一家离学校很近的酒店先住下

    等吃过晚饭,安宁就在网上查租房信息

    查了好半天,安宁找到了一个离学校特别近的小区里一室一厅的房子

    她给中介打了电话,确定那间房还没租出去,就跟中介约好了时间看房

    之后,安宁给白老师打了一通电话

    白老师正在做饭,接到安宁的电话还愣了片刻呢:“是安宁啊,找老师有事吗?”

    安宁咬着唇,斟酌了一会儿才开口:“老师,我能请你帮个忙吗?”

    “什么事?”白老师关了火,拿着手机从厨房出来

    “我从家里搬出来了,我想租间房,只是我年纪小,我需要有人帮忙和房东面谈,还有……我的钱不够,我能先借点钱吗?”

    白老师一听就急了:“你,你怎么搬出来了?你爸妈呢,需要老师帮你和他们谈谈吗?”

    安宁摇头:“不用了,我爸妈嫌弃我丢人,把我赶出来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安宁带着哭腔:“白老师,我想先租房冷静一下,也许等过段时间我爸妈会接我回家”

    白老师想了想,现在只能帮安宁找个牢靠一点的房子了

    她问明了安宁租房的那个中介的电话,又打电话确认了一番,还查了这家中介公司,然后才答应安宁帮她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