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圣旨
    就在茧节马上要开幕的前三天

    凤山县的县衙,县太爷敲锣打鼓的给陆见安送去了圣旨

    是啊!

    圣旨

    整个凤山县轰动了

    要指点这可是圣旨

    他们谁家有这种殊荣

    陆见安待着家里人跪拜接旨

    总体意思就是,圣上英明,感念陆见安为了解救村民的桑灾,献出了豆腐渣的方子,才让一方的百姓生活安稳,没有出现流离失所的流民,圣上特意赏赐陆见安黄金五百两,丝绸锦缎两匹,还有各种玉器十件,并且特意免除陆见安陆家赋税三年

    这种圣旨几乎是天恩浩荡了

    陆见安磕头谢恩,把圣旨供奉到了后面的祠堂里

    这个祠堂可是陆家的祠堂

    现在就供奉着陆寒和陆雪见的两个牌位

    陆见安暗暗给前来宣旨的公公塞了一个荷包,里面可是五十两银票,这应该是规矩,小李公公捏了捏怀里的荷包,虽然轻飘飘,可是却心领神会,薄薄的一张纸抵得上银两的分量

    “陆见安,陆先生,没想到的确是丰神俊逸,是个英俊的小哥儿,这一次可是皇上的天恩,你一定要好好报答圣上的知遇之恩,咱家肯定在皇上面前为陆先生多说几句好话”

    小李公公说白了都不是皇上身边的太监,宣旨的可不一定是得宠的,要不然也不能千里迢迢派到这里来宣旨,当然陆见安自己心里怎么想也不能露出来

    人家也是卖自己一个人情啊

    笑着招呼县老爷和小李公公进了厅堂里喝茶

    方家村里也是围观的人群久久不散

    盛情款待了县太爷和小李公公,送走了两位之后,陆家才算是安静下来

    徐氏在后面早就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家里居然接到了圣旨!就算他们在京都陆家的时候,这种接圣旨的是什么也不是什么人家都有,东府陆家自然不发愁,人家当年怎么也是两位尚书,算的上是一门俊杰

    可是他们西府陆家早就子弟凋零,哪有如此殊荣,这也是陆父想要考取功名给西府一个荣耀的心思

    结果自己家老爷去了,现在反而是女儿给老爷挣来这一份荣耀

    徐氏现在正跪在祠堂的陆父的牌位前面泪眼婆娑呢

    “老爷,你看到了吧!雪儿现在不仅仅养活了我和小五,还给我们陆家挣来了这一份殊荣,这可是圣旨,还赦免了我们陆家三年的赋税,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荣宠,以后我就算到九泉之下见到老爷,也算是心满意足”

    他们老爷一直盼望的就是陆家的兴旺

    现在终于算是要看到了

    与此同时,凤山县,金家大院里

    金满银一听这个消息,也是吃惊

    这么一件事居然可以直达天听

    肯定是顾遇背后搞得鬼,要不然皇上每天那么忙,谁记得底下一个小小的百姓

    看来陆见安是站稳脚跟了

    他们还真的不能轻举妄动

    人家拿着圣旨,算的上是护身符

    现在对付陆家肯定不明智

    金满银叹口气

    真是时不待我

    陆见安运气还是真的逆天,难不成真的是蚕神娘娘的弟子?

    那边的县太爷也得到了圣上的嘉奖,政绩突出,在大计考核中优异,并且直接任命他从六品的上县知县

    当然看起来都是知县

    可是知县也分三六九等

    一般县分上(粮十万石以下者)、中(六万以下者)、下(三万以下者)三等上县知县为从六品,中县知县为正七品,下县知县为从七品

    这位孙知县也算是连升三级

    一下子就从一个九品芝麻官,到了从六品的官员

    这可谓是一步青云啊

    当然也坚定了县老爷对于陆见安以后的大力扶持

    这位孙知县在任期间,可算是对于陆见安不遗余力的支持,才成就了后来凤山县的丝绸行业的鼎盛发展

    到了新帝登基的时候,凤山县已经发展成为取代江南的丝绸行业的龙头老大

    并且引领着十国的丝绸行业发展

    这都是后话

    茧市开市了

    凤山县的行会也要烧头一炷香

    今年的茧市开市,程家,王家,张家都到了

    毕竟春里的茧市是一年里生丝最好的时节,经过一冬天的消耗,各家丝绸庄得生丝基本上算是消耗殆尽,这个时候正是各家填补货源的最好时机,所以家家户户的丝商老板都会出动

    每年的生丝行会都会请重要的几位大丝商老板烧头一炷香,也是以示尊重

    这可是很难得的殊荣

    代表了面子

    当然这里面可没有陆家什么事

    因为陆家明摆着今年要被程家挤下来了,人们惯会捧高踩低,这个时候谁还会记得陆凌陆家

    金满银当然也是为了报复陆凌,谁让陆凌这几次来都是直接去了方家村,连凤山县都没有进

    他还特意请了陆见安,就是没给陆凌下帖子,说白了,这就是要陆凌记恨陆见安,是陆见安抢了陆凌的风头

    陆见安就在行会里,位置还很显眼,毕竟身上有圣旨的陆家,行会也不敢做出什么有损陆见安体面的事情,难不成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程家,王家,张家看到了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就站在金满银的身边,虽然是金满银的身边,开始很明显这个位置是金满银让出来的位置,本来应该是金满银的位子

    一个会长的位子让给了一个年轻后生

    三家的老板可都觉得不舒服了

    这样的年轻后生一般在他们这样的人家也不过是学徒,怎么就能到行会里来?

    这不是丢人现眼

    不由得冷哼,“金会长,这是何意?难不成不把我们这些丝商看在眼里,让一个后生晚辈出来恶心我们?”

    目光犀利的盯着金满银,人家根本就不去搭理陆见安,说白了陆见安还没有那个资格和他们说话

    金满银急忙拱手,“哪里敢如此,程老板误会了,这位小公子,可是我们凤山县的能人,就是陆老板拿出了豆腐渣养蚕的手段,解救了周边数万的百姓的桑灾,才让我们凤山县今年的茧节得以顺利的举办,陆老板可谓是后生可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