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交接的文明火炬!
    那一尊超古代神灵的友人,九阶的古老永生存在,走向了陨落,故事似乎也到此终结了

    然后呢??

    陨落之后,到现今的这一段空白期呢?

    对于寻常人来说,此时故事只讲到了一半,戛然而止,但对于三柱神来说,整个故事的全貌已经彻底显露了出来

    三柱神的思维如超级计算机演算,三道意识碰撞在一起,

    “两尊战力几乎夸张到极限的古老存在,永生之后,因为要护道,不能同时苏醒,仿佛生离死别一般的痛苦,阴阳两隔,这就是永生的诅咒”

    “令人可怜的悲哀”

    三柱神的声音依旧很冷,冰凉凉的,纵然在它们看来这个永生的故事,字里行间透着孤独与凄凉

    文明终究是要陨落的,就像是一个婴儿脱离出宇宙母亲的怀抱,长大成熟,最终腐朽、濒死、老死、被杀死...

    这是不可否认、不可抵抗的

    但是作为柱神文明,它们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可以抵制这种程度到极限,因为他们的社会形态,世界文明制度,会以一种绝对恐怖的方式发展,接近极限的方式避免灭亡

    这就是三柱神,决定命运的好处

    “这本来就是理所当然,同时永远只能存在一人苏醒,那么就可能被其他九阶以数量优势围杀”

    “超古代神灵的友人战死了,也就意味着超古代神灵在下一次沉睡永眠时,没有了护道人,就是他陨落的时刻”

    冷冷的声音在心灵碰撞,

    “所以,那些袭击者们消失离去了,他们隐藏起来,不愿意再花费惨重、接近同归于尽的代价正面绞杀,而是等待下一次超古代神灵的沉睡”

    “原因很简单,只要杀其一,就是灭两人”

    “沉睡之时,就是死亡之时,于是超古代神灵开始扶持下一个文明,全新培养出一名九阶”

    “这是唯一延续文明火种的希望”

    “伊修达尔人,就是被选中者,因为超古代神灵本身便在这片最古老的土地上孕育,这是他的故乡,在这片象征希望的最初起源地,他故而希望在自己的故乡上,再度诞生如同自己一样强大的伟大存在!”

    ...

    思维的高速碰撞,让它们一瞬间推演出了超古代神灵的最正确举动

    寻常这等恐怖的九阶古老存在,不可能那么闲来无事,大发慈悲的费尽心力耗尽资源的堆出一名九阶,难怪此时会如此

    而卡洛琳作为被选中者,自然会被倾注那么多的资源,甚至此时的卡洛琳似乎还拥有了更加庞大的世界资源,超越了伊修达尔人的土地

    哗啦

    奥术图书馆中,一片静谧

    三个朦胧黑色虚影,仿佛无数密集的黑蚊子汇聚,竟然有种隐约嗡嗡作响的诡异感觉

    “真是可悲的命运啊,一个伟大诸天文明的种族有兴有亡,终会走到它寿命的尽头,哪怕是获得永生的存在也不例外,你见证了那个时代的陨落?”三柱神忍不住问道

    许纸沉吟了一下,彬彬有礼的笑着回答:“我的确曾经是那个时代的一员,亲眼看到了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役,是那一段历史的观测者”

    “下一个问题,我应该不需要回答了吧?”

    许纸没有再聊下去,说道,“你们应该知道了对于你们的态度如何,而我也不是全知全能,正如你们所看到的,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弱小的天帝”

    三柱神的确不需要第二个问题了

    对于卡洛琳的态度,比它们想象中的更加重视

    它们之前认为,超古代神灵不把自己的突破九阶之法交给对方,是因为关系没有那般亲密无间,实际上,只怕是不想让她按照自己的路子前进,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那样才能形成更加强大的九阶

    寻常的九阶,依照前人的路,未必有那种实力与战力!

    同时,它们也明白虽然对于神圣樱花大帝的重视,但如果自己发动战争,超古代神灵也大概率不会管,因为它们也是预备的被选中者

    “各位,你们要的问题我也回答了,我的问题你们也给出了答案”许纸笑起来,抖了抖修身的奥术长袍,一副彬彬有礼的学者姿态,笑道:“那么...”

    “这是一次很美妙的等价交换”

    “不再打扰”

    “作为天帝,相信你并不会再影响些什么”

    “最后一句忠告,接下去,独善其身是最好的结果”

    “因为战争,要开始了”

    三柱神微笑,忽然浑身一炸,化为无数细碎的病毒,消失在空气中

    许纸也收起了那一本另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的奥术书籍,望着空荡荡的房间,最后笑道,“能研究出超古代神灵的突破之法,你们的确在延续古老的道路,或许能交接过文明的薪火”

    “九阶,麻烦你们了”他微笑起来

    ...

    ...

    虚无的命运长河中

    一片片蓝色虚空屏幕碎片,仿佛无数文明的信息,在一条奔流的大河里徜徉,形成一条超级数据知识河流

    无尽的透明涟漪,在急速激荡,仿佛最超越了现实的维度空间,时间在这里毫无意义

    “那么,一切要开始了”

    三个神圣王座上的朦胧虚影,低沉而宏大

    仿佛带着某种悠久空旷的声音,仿佛是一股庞大、复杂,无数生物混合起来的意识声

    三者每说一句话,都如一种朦胧混沌的意志,让人在其中听到了无数动物、人类、植物的呐喊,难以言喻的浩瀚

    它们的声音象征一个种族的意志

    它们的动作意味一个种族的举措

    它们本身就是种族命运的本身,无数的众生汇聚在一起就是命运

    绝对公正、理智、冰冷、是数亿众生汇聚的强烈混合意志,推进着自身种族的昌盛

    哗啦!

    河流中,无数无数的命运被整合

    三柱神在其中看到了无数命运的举动,此时一个个身影的动作,比如盛林之女,赛博顿,杜雪...

    他们的一举一动被关注着

    但是未来依旧模糊不清了,正如那些神祇说发现的那样,那些不可测的异界降临者,就像是一只只蝴蝶,在搅动整个世界线的风暴

    它们看不清了,不再拥有绝对的掌控权

    赛博顿的成长道路,它们虽然也在尽全力的扶持与控制,引导未来一个新神时代的诞生,但是却未必能成功了,因为诸神在与他们角逐

    这是一场巨大的内忧外患

    而作为冥冥中的柱神,却不能干涉太多了,它们的确被麾下的神祇耍了一波

    “真是何其可笑啊,想要反抗自己的命运,抵抗一个种族的整体利益,在其中获利”人形柱神微笑

    植型柱神也笑起来,面色极其平淡,声音仿佛无数树枝摇曳的声音,无数树木的心声混杂在一起,

    “文明中个体的生命总是如此”

    “他们总是想要有自己的权益”

    “他们总是想要自己认为自己应得的”

    “不受‘命运’垂青者,会不满意赋予自己的资源分配”

    “而受‘命运’垂青者,因此想要获得命运更多的资源”

    兽型柱神坐在永恒王座上,他的声音仿佛无数野兽的怒吼,混合而出的暴力之声,说道:

    “一切在他们看来,都是命运的不公,因为这些都是注定好的未来,都是我们已经分配给它们的未来,所以就是不公”

    “因为是注定,所以不公”

    “因为是宿命,所以不公”

    “然而,命运,是最为公正的天秤”

    “所谓的不公,是因为世界上本来没有绝对的公平”

    “作为种族的命运柱神,把适合的有限资源交到适合发挥的人手中,使其成为对应阶段的强者,实现最大化的利用,就是公平”

    “在时代中的个体看来,他们是对的,在几百年千万年后,在整个族群的命运看来,后来者的历史学家便会发现,他们是错的”

    “我们推进着时代文明,我们就是文明的意志本身”

    “时间已经证明我们是对的,我们的文明发展速度,几乎每一个时间都在创造奇迹,在奥术模型中,实行超数据运算,不断挖掘出宇宙的奥妙,早已经超越了伊修达尔人的文明形态”

    ...

    三柱神不断交流,已然联手在一起

    他们作为绝对理性的柱神,一开始的三族柱神战争,不过是为了争夺利益

    可当接受了外部入侵,看到更加广阔的天地时,它们便知道,不再需要从对方手中掠夺资源,而是联手,对外掠夺资源!

    这是最好的方式

    三柱神,也从来都选择最好的方式

    因为他们是没有情感的种族命运

    于是三大恐怖的算力联手,出现了病毒的超级迭代更新

    忽然三柱神微微一震

    “去寻找弥赛亚的自己,带着知识回来了”

    三柱神每一个都是超级计算机,太过繁忙了,每一瞬间都需要处理无尽的种族信息量,所以拥有无数的分身意识

    轰!

    它们默默接受知识,在被疯狂冲刷后,忽然平静起来

    “那么,我们补全了最后疑惑的一环,开始了,双线作战”

    “同时打击六界,打击神圣樱花大帝”

    “他们,以为这就是所有的一切了么?这不过是我们的冰山一角,我们三柱神从未动用过真实的实力,我们的第二真身奥术形态,元柱神...如果之前,我们相互以此战争,世界都会毁灭,但是...”

    “如果对外发动战争,就不会有事了”

    “毁灭他们,不过是一场玩笑罢了...”

    “因为我们是..九阶啊!!”

    三柱神一瞬间,就下了战争决策

    同时,也微微莫名起来,

    “古老的化石存在,是文明的见证者,仅仅只是天帝...却拥有永生天赋,是超古代神灵的那一位已经陨落的友人残骸么?”

    它们忽然,震撼莫名

    想起了那一句话

    “我的确曾经是那个时代的一员,亲眼看到了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役,是那一段历史的观测者”

    现在它们已然了解,因为它自身就是那个时代的古老存在,坐在最神圣的至高王座上,正是当年超古代神灵的友人,统治整个战争,自然是历史的见证者

    它们想起了那一些话:

    “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弱小的天帝”

    ...

    ,“能研究出超古代神灵的突破之法,你们的确在延续古老的道路,或许能交接过文明的薪火”

    ...

    “九阶,麻烦你们了”那人微笑起来

    它们撼然

    忽然,柱神的空间出现了片刻的死寂

    此时此刻,古老熔岩文明的伟大薪火,种族之命运,勇气之赞歌,仿佛由那一尊存在,亲手交到它们的手中

    仿佛文明的火炬,燃烧着将要熄灭的微弱明黄火焰,一位暮年蹒跚的老人走在夕阳下,笑着递给了它们

    仿佛一名永恒的宇宙世界巨人,推动着厚重的历史滚滚而来

    那个人...

    那个微笑的男人!!

    三柱神纵然没有情感,但多少也有些不语

    “如果用个体生命的话来说,我们应该,泪流满面了吧?”

    三柱神永恒冰冷的目光忽然出现了一丝波澜,再本能的投向那一处奥术图书馆

    哗啦!

    “这一间房子里,空气中漂浮的病毒是真的多”许纸推开窗,狂风吹拂,哗啦啦的作响,把屋里的一切不干净空气,统统排出窗外,

    “又是明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