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废人一个
    顾南笙眼下算是已经明白了谢宇辰与苏怀君之间的恩怨情仇了,也明白苏怀君为什么非杀墨玉容不可,她想了想,提议道:“你让我跟我的人商量一下,好不好?”

    “有什么好商量的?”

    苏怀君倒是不明白了

    顾南笙一本正经的解释:“你也说了,你就是想让墨玉容难受么,但我带来的人,跟你没仇吧,另外墨玉容其实也不在乎他们啊,那要不你先让我见一下他们,我跟他们交代一下后事,总行的吧?”

    苏怀君闻言后沉吟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开口道:“见他们可以,但你必须先喝下这瓶毒药”

    说着,从袖口掏出一个白瓷瓶

    顾南笙看着那白瓷瓶,迟疑了一下,“好,但你如何保证我喝下去,你就带我去见他们呢?

    !”

    毕竟,这家伙朝令夕改的,万一等下又说话不算数了呢!“你若是喝下毒药,便再无回天之力,你以为我为什么又要反悔?”

    苏怀君淡淡说了一句

    顾南笙点头

    他说的也没错,自己都中毒,那他让谢宇辰难受的目的,便是真的达到了

    想着,她干脆也不犹豫,径自走上前,拿着那白色的瓷瓶,看着苏怀君道:“苏怀君,你最好也说话算话,不然的话,就算是死,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而后将里头的液体一饮而尽

    火辣辣的味道,顺着喉咙蔓延而下,一路烧到胃里,顾南笙喝完不明液体之后,便把白色的瓷瓶丢回给苏怀君,“可以让我见他们了吧?”

    “可以”

    苏怀君冷笑不已

    而后凌空拍了拍手,之前被顾南笙救过的男人走了进来,恭敬的道:“北冥皇后,请随我来”

    顾南笙深深的看了苏怀君一眼,而后转身跟着男人走了

    直到顾南笙走了之后,整个密室只剩下面色阴沉的苏怀君,他盯着存放苏夫人的棺椁看了半晌,忽然,扭头看着那挂着苏夫人画面的墙壁,开口道:“墨玉容,看着心爱的女人在你跟前服毒,是不是很心痛?”

    那光滑得近乎反光的墙壁,在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异响

    而后,那堵光滑的墙壁开始下沉,露出了墙壁后面的刑室

    墨玉容,不

    准确的说是谢宇辰假扮的墨玉容,浑身是血,被粗大厚重的铁链,五花大绑在一个十字架上

    身上的红衣被血染透,带着暗黑色,手臂上、身上,因为被鞭子抽过,变得血肉模糊,脸上也被鞭尾波及有一条横穿左脸的血痕,鲜血从伤痕里留下来,使得他的左脸看起来有些吓人

    面对苏怀君的质问,谢宇辰的眸色很冷

    他缓声开口道:“苏怀君,你应该相信,朕能废了你第一次,就能废了你第二次,你若是这次杀不了朕,待朕脱身之时,便是你的死期”

    “哈哈哈,你居然还会妄想有脱身之时?

    那肯定就是我这个做大哥,不够狠了”

    苏怀君冷笑不已,而后他抬手朝着谢宇辰一甩,几片形似柳叶的飞刀,便朝着谢宇辰飞去,“兹——”的一声,谢宇辰的手腕、脚腕处均冒出一股鲜血

    谢宇辰闷哼一声,疼痛使他面色惨白,但他却依旧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苏怀君面露得意,滑动着轮椅上前,阴狠的笑着:“你当初废我脚筋,你知道我这些日子过得有多艰难么,明明已经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骄傲,你到底在骄傲什么,你应该已经知道,只要我拿到千幻迦蓝便能重新站起来了,可是,你……哈哈哈,现在被我废了手脚筋,我看你还怎么逃脱,还怎么翻身!不是要杀我么,那我就留着你的命,让你亲眼看着你心爱的女人死在你的面前,也让你亲眼看到我,是怎么站起来的”

    谢宇辰的手筋和脚筋,均被苏怀君给割断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他能留住命,那也是废人一个

    “呵呵……”谢宇辰冷笑,回了一句:“那也要你有能力得到千幻迦蓝才行”

    “我当然可以得到!”

    苏怀君冷笑不已

    谢宇辰却又再次冷笑起来,“呵呵,你得不到的,苏怀君,千幻迦蓝,生长在海底的熔岩边上,需要跨过一道炙热的熔岩浆,就凭你的断腿?

    你怎么去拿,千幻迦蓝只有在成熟的那三天,全身的毒素才会褪去,一般的人,又如何有本事去摘取?”

    苏怀君一怔,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谢宇辰:“你怎么会知道?”

    真正的千幻迦蓝长在海底熔岩边上的事,只有蓬莱洲的人才知道;他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过,他怎么会知道!“哈哈,我知道的事情,远超出你的想象,我不仅知道真正的千幻迦蓝长在地底,我还知道,要去那个熔岩洞,必须要墨家的嫡亲才能打开”

    谢宇辰冷笑

    “是啊,只有墨家的嫡亲才能打开那个地方,所以,墨玉容你是来向我证明,你才是墨家的嫡亲血脉么?”

    苏怀君急了,忍不住吼道

    “我不是,难道你是么?”

    谢宇辰冷笑

    苏怀君的眼神变得很恐怖,他死死的瞪着谢宇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墨玉容,今日我就让你看一看,到底谁才是墨家的嫡亲”

    那个地方的石门,他苏怀君也能打的开的

    他要证明给墨玉容看,他苏怀君也是墨家的人!……顾南笙跟着那个人,一路沿着地底的密道走了许久

    忽然,她听到了阿雅骂人的声线:“你这个木头,怎么连一个暗锁都打不开,让我来,控蛊术!”

    “控蛊术!”

    “哎,我的蛊术咋过失灵了呐!”

    阿雅满脸的莫名其妙,墨十一等人急忙劝解:“阿雅,你先别急”

    顾南笙听着他们的对话,好像隐约明白了阿雅的蛊术似乎失灵了,她也有点好奇,拧眉枯想

    走在前头的男人倒是开口了:“我们蓬莱洲自古便是药田,有许多外头找不到的好药,我们公子研制了许多防虫的药物,那个小姑娘的蛊虫,根本就不能上岛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