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做自己
    时间倒回三十分钟前,那时,天空中的大雨尚未落下

    今西和弥按照约定,召唤了自己的小老弟们,一起蹲在校门口周围,叼着烟一脸享受的左右看着放学后回家的千代高女学生

    “今西,你也太幸福了吧,千代高的女生这么多,也太爽了吧?”一个留着黄色短发,扎着耳钉的不良少年感叹着

    今西和弥先是笑笑,随即有些无奈的吐了口痰:“爽,爽个屁”

    他表情不爽的啧了一声:“千代高都是那些女生管事,换你你能爽的来么?”

    “诶,四宫琉璃又和那些普通的女生不一样”同伴安慰着,抬抬头看了看天空:“话说她到底说没说那个神宫什么时候出来啊?”

    “没说......但应该也不会太迟吧?”今西和弥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金发耳钉少年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但一会要下雨了啊!你们带伞了吗?”

    “带了”今西和弥几人异口同声

    ???

    耳钉少年一脸懵逼,看了看同伴手里的雨伞,再看看就自己一个穿着半袖站在这,顿时感受到了一阵背叛感

    滴答滴

    “下雨了啊!”今西和弥几人笑着打开了雨伞,耳钉少年正要开骂,就看今西和弥几人勾住了他的肩膀:“一起用不就行了,就知道你这家伙肯定没带伞”

    耳钉少年这才喜笑颜开,几人含情脉脉的对视着笑了一会,但很快,表情又变得不爽了起来

    因为雨越下越大,眨眼间,就连雨伞都好像没什么大用了

    哪怕打着伞,身上仍然满是凉意,让人不由得打个冷颤

    “嘶......好大的雨啊”耳钉少年抬头,天上的雨势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他有些瑟瑟发抖的往边上缩了缩身子:“我们还要一直等着么?”

    今西和弥一脸纠结:“如果现在走了的话,那个小心眼的女人万一.......就麻烦了”

    几个不良少年对视了一眼,却从彼此的眼神看到了同一个意思——与其被四宫琉璃秋后算账,还不如痛痛快快淋一场雨算了

    几人便淋着雨苦苦等候着目标的出现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好像风忽然变大了”过了一会,耳钉少年忽然开口

    今西和弥因为淋雨,浑身发冷,变得敏感了一些,脾气暴躁的随口道:“好了啊,大家都在淋雨呢,别说这些事了”

    “不,我不是.......”耳钉少年想要辩解一下自己不是因为淋雨才这么说的,他是真的感觉周围的风变大了不少

    而且,还在继续变大

    但是,看了看周围表情都不是很好的同伴,耳钉少年还是把自己的发现隐瞒了下去

    算了,反正你们也不在乎

    于是乎,四个少年继续在雨中站着,周边的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又一阵的旋风从学校内向外延伸

    就像是从学校内形成了一个龙卷风似的

    “风怎么忽然这么大!”今西和弥眼睛都睁不开了,雨水就像冰雹一样被狂风席卷着往脸上砸,他一时间脑袋都有点发蒙——怎么忽然间就风这么大了?

    今天天气预报只是说有暴雨,没说刮台风啊!

    而且台风怎么会突然吹到东京来!

    “回,回去吧!”一个不良说话都有些困难,勉强的张开嘴喊着,却吃了一嘴的暴风和雨水

    今西和弥举着伞,只觉得这伞就像要带他上天似的,说话含糊不清:“这怎么回去啊!”

    更恐怖的是,这风竟然还在增大!

    一眨眼就从狂风变为了暴风,并且还有继续变大的趋势

    “草,抓住我!”一个不良抱住身旁的电线杆子,咬着牙,死死的抓着身边的人的手:“该死的气象预报,难道就不能准上一次吗!早知道有台风,鬼才在乎什么四宫琉璃!”

    “这哪是台风,这特么是龙卷风啊!”四个不良手拉着手抱紧了电线杆,手里的雨伞早就被狂风吹折,狼狈的倒翻了过去,被他们随手丢在了一边

    “我们不会就这样死了吧!”耳钉少年面露绝望之色:“万一一会电线被吹落的话,我们肯定会想新闻里那样被电死的吧!”

    “闭嘴!”今西和弥一脸无语:“别说这种丧气话!只是刮大风而已!一会就会过去的!”

    话虽如此,但他的身体还是诚实的继续抓紧了电线杆子

    “早知道,早知道就......”耳钉少年却依旧一脸绝望,眼前不远处的立在街边的广告牌被狂风吹飞,发出几声噼里啪啦的响声便碎成了几截,然后擦着他们的身体惊险的吹向了远方

    虽然不好说这玩意砸到身上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但肯定痛得要死就没错了

    “该死,该死的四宫琉璃!”

    几人含糊不清的骂着,耳钉少年悲伤地说道:“如果我不幸遇难的话,请你们告诉我妈妈,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当了不良少年......其实,其实我只是想被人尊重而已,不是故意让他们伤心的”

    “够了啊!我们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死!”今西和弥表情同样有些不安,但还是硬气着:“是我叫你们来的,你们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恶......如果这次能够平安无事的话,我这辈子都不想和四宫琉璃这该死的家伙沾上关系了!”

    “我也是!该死,如果像那些书呆子一样老老实实回家,现在肯定.......”

    几人说着说着,气氛就悲伤了起来,仿佛周围的狂风都化作了死神的低语,这愈来愈大的风好像眨眼间就会把他们都卷走一样——虽然实际上这狂风并没有和他们幻想的那样持续增大,大到了一定程度便不再上涨了,可是几人却打死也不敢松开抱着电线杆的手

    体感和实际的差距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对于神宫千雪来说外界的狂风根本不算严重,但几个被吓得有些慌了神的不良,却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大的风雨,眼睛都睁不开的他们也很难判断出自己身边的情况

    所以.....

    也不知道是谁先哭出声

    到了最后,连强忍着的今西和弥都红了眼眶

    “妈妈!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

    “我再也不当不良了!”

    “我想回家!”

    哭喊声此起披伏

    直到一辆黑色豪华轿车停在他们身前不远处的时候,他们也没能意识到现在的风其实在渐渐变弱

    竹村圭一目瞪口呆的坐在驾驶座上,视线中,四个不良少年手拉着手,在大雨中抱着电线杆子痛哭流涕

    口中还高喊着什么我再也不做不良啦,我要学习我要回家之类的话

    “这,这千代高的学习压力,有,有这么大么?”

    竹村圭一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仔细瞅了瞅

    电线杆子上,被狂风席卷着,被雨水粘在了几个不良头顶电线杆上的一则白色传单引起了他的注意

    “男性专科医院?”

    竹村圭一看着电线杆下四个抱头痛哭的少年的眼神,逐渐变得古怪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