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让步,经得起考验
    月镜离平静的道:“不行”

    媚兰盯着他:“就算我对你怀有私情,到底又能影响你什么?皇宫里暗中爱慕你的女人很多吧,多我一个又算得了什么?”

    月镜离道:“爱慕我的女人有多少我不知道,不过没有人会像公主这么勇敢和执着,这让我感到困扰”

    媚兰追问:“什么困扰?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厌烦的事情或者危害镜国、两国关系的事情,你尽管处置我便是,我不会有任何怨言”

    “不是这个原因”月镜离摇头,“您不介意公开您对我怀有私人感情,然而我并不想让任何人误会我与您的关系”

    “误会?”媚兰哼哼,“你其实是怕凤小姐误会吧?”

    月镜离又沉默两秒后,看向凤衔珠:“如果媚兰公主长居皇宫,与我经常接触,你会不会误会我与媚兰公主的关系?”

    “不会”在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凤衔珠已经吃饱了,这会儿正在一脸有趣的旁听,听到月镜离这么问,她便笑道,“你说你与媚兰公主是什么关系,我便相信是什么关系,其它的,我都不信”

    月镜离也笑了,脸上现出淡淡的温柔之色

    他先用这样的表情注视了凤衔珠好几秒,才看向媚兰公主:“公主,即使衔珠不会误会我与您的关系,我也还是不想让任何一个对我怀有男女之情的女子在我的居住长居”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难搞……”媚兰气苦的连连拍额,嚷嚷,“既然凤小姐都说不会误会你了,你到底还怕什么?”

    “不怕一万,”月镜离平静的道,“就怕万一”

    “你——”媚兰气得甩了甩肩膀,似乎有点想骂人,但很快她又“嘻嘻”的笑了,“你会拒绝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好罢,我再换一个理由说服你”

    “我问你啊,”她又是非常认真的盯着月镜离道,“既然你确定你不会喜欢我,也绝对不会娶我,同时也确定凤小姐不会误会你与我的关系,那你为什么如此强硬的拒绝我住在皇宫里?

    如果两国结盟,必然有很多贸易上、民间上的往来,我身为刺加国的公主和特派大臣,留在镜岛处理两国事务,因此住在皇宫里,一来比较安全,二来有助于更效率的处理两国事务,这不是挺正常的吗?

    你却以种种原因拒绝我,就好像我住在皇宫里会让你动摇,让你变心,你担心你会被我诱惑成功,背叛了你与凤小姐的交情,所以才非要拒绝我不可”

    月镜离蹙眉,想说什么,但媚兰马上又道:“我知道你想说你怕我纠缠你,打扰你,但我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保证不会这么做了,你身为镜国的王,难道对我这个盟国的公主和使臣就没有最基本的信任和尊重吗?

    我来镜岛这么久,除了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向你示爱这一点让你感到困扰以外,可曾做过什么不合礼数、伤害两国利益的事情?我上次提出以联姻换取结盟协议,看起来有些过分,但两国联姻确实对两国大有益处,两国上上下下都乐见其成,我在这事上并不是无理取闹”

    “离陛下,”她意味深长的道,“您得知道,两国结盟、全面合作这么重要的事情,必须得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之上,您这么不信任我这个刺加国的代表,刺加国又要如何信任镜国?

    当然,我非要住在皇宫里,确实也有亲近你、与你培养感情的心思,但这不是人之常情么?您不能因此就鄙视我或抨击我,我也有喜欢你的权利”

    她的目光在月镜离与凤衔珠之间来回睃巡,微微拔高声音:“再说了,你若是与凤小姐情比金坚,经得起考验,又何必总是担心我勾搭你、亲近你?你不觉得你矫枉过正,反而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了么?”

    安静

    一桌子的人都不说话,等着最后的结果

    月镜离看着媚兰,不说话

    “咚”媚兰勾起手指,敲了一下桌面,大声道,“月镜离,我想说的都说完了,你来选择吧”

    她可是全权代表刺加国国王来这里谈判的,如果月镜离对她没有最起码的信任,那她也不敢签这份协议

    “公主说得很有道理”月镜离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确实,我与衔珠的关系若是足够坚定,不管有多少爱慕我的女子待在我身边,我们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动摇和担心,所以,我接受你的这个条件”

    “呼——”众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感觉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被搬掉了,同时也对月镜离和媚兰公主感激不已

    这两个拥有极大权力的人物,终究在最关键的时候放弃了自己的私心和性情,各自退让了一步,让两国的关系得以延续和深化,利国,利民

    不过,众人心里也另有一番难言的滋味,月镜离和凤衔珠从未明确过他们乃是“恋人”的关系,也从未提及他们会成亲、相守之类的话题,但从两人刚才的反应来看,两人只怕都不会再分开了

    “端酒上来——”月空很是高兴的挥手,吩咐侍从,“要最好的酒,咱们怎么样都得喝一杯庆祝庆祝”

    气氛变得无比的融洽,两方的臣子有说有笑的,好不亲热,不过凤衔珠只是微笑,却不参与这些谈话

    侍众端酒上来,镜国的贸易大臣亲自给众人倒酒,倒到凤衔珠的杯子时,月镜离将她的酒杯拿过来:“衔珠有伤在身,不宜喝酒,她的酒就由我代她喝了”

    凤衔珠看了看他,没说什么

    众人一看,心里又不禁有点酸溜溜的,凤衔珠刚才可是拿那只杯子喝过水的,月镜离却直接用这只杯子帮她喝酒,这种关系……唉,这么完美的王怎么就对凤衔珠这个复杂而独行的女人这么上心呢?

    简直就像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来,为镜国和刺加国的友谊干杯——”

    “祝两国国强民富,友谊长存——”

    互相敬过酒后,众人起身前往月镜离的书房签署同盟协议,凤衔珠左看看右看看后不动声色的放缓脚步,准备装作自己不存在般的离开

    她既不是镜国人,也不是刺加国人,不合适参与这种事

    月镜离却握住了她的手腕:“无妨,随我一起去罢,你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即是你,你即是我,凡我所及,你皆能去”

    凤衔珠注视他片刻后,垂下双眸,唇边现出一抹微笑:“好”

    众人将两人的动作看在眼里,都有些同情的看向媚兰,她留在镜国的皇宫里,日日看着这两个人如此……这哪里是什么机会,恐怕只会是煎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