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百鬼迎亲
    最近盗圣李驷重新出现在了江湖上,伴随着的,是一件波及了几乎整个江湖的大事

    李驷在追杀一个人,那是一个和尚,一个入魔的和尚他的名字对于老一辈的江湖人来说或许还有些印象,因为他是最近几十年才开始销声匿迹,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会是这般模样

    他叫做圆远,又或者说叫做圆寂,这是他现在的名字而提起了他就不得不提起少林寺,因为他与那里颇有渊源他是上一代少林方丈的第二位亲传弟子,也是当今少林方丈圆念的第一个师弟

    这和尚从江南开始一路向西行,一共做了六件事第一件事是从闽江横渡,凭一身金身法相,惹得江水倾翻,毁去长船无数,慑退巳水帮帮主衡连成

    第二件事是一夜之间毁了金刀门的山门,打断了燕今翎的金翅刀,并取走了一把戒刀传闻那日临近的城中,人们看到了一片火光漫天

    第三件事是强闯嵩山少林寺,伤了圆念,杀了圆解,废了圆陆,撕了一本经书,烧了一件袈裟

    第四件事是毁了华山派的祖祠,打断了华山掌门岳长峰的一只手臂

    第五件事是杀了当朝兵部尚书刘翰行,然后把他的人头丢在了皇宫的门前

    第六件事是找到了风雨楼的萧木秋,问了他一个消息,随后便离开了封平城

    这一路上,李驷一直都在追着圆寂,却没能阻止他做任何一件事不可否认的是,老和尚的轻功虽然没他快,但是要走的话,他也很难拦住

    闽江之后,两人又交手了数次,乱了金刀门的山火,撞碎嵩山下的石佛,打断了华山前的山柱,推翻了皇宫里的宫闱

    但都是在老和尚做完了他所要做的事情之后,他才能堪堪赶到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李驷根本就不知道圆寂下一个地方要去哪,也没法在他匿去踪迹之后继续追上他的脚程所以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四处打听消息,尽可能的跟着他的去向,然后等他暴露行踪之后再尽快地赶过去而已

    如今,几乎所有的江湖人都已经知道了李驷正在追杀一个人,一个武功旷古绝今的和尚

    不可否认,在这和尚之前,几乎没有人能将武功练到这种程度,甚至有人拿他与当年的魔教教主贺琅比较而最终得出来的结果,也是这老和尚应当更胜一筹

    因为无论是见过他出手的人,还是没见过他出手的人都知道他在与人交手的时候,身后会带着一尊金身巨佛,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移山断海之势华山的那一座山峰,就是他与李驷交手的时候一掌拍断的

    那是一种堪称浩瀚的内气,回荡在天地之间,穷极言语也难以形容,传闻成名高手以下,在那其中就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李驷能杀了这和尚吗,大多数的江湖人都不这么认为虽然李驷的轻功天下无双是没错,但他甚至都伤不到和尚,又谈何杀了他呢他们觉得,李驷最终会被和尚杀死,这或许是江湖的一场劫数,只有等和尚做完了他想做的事,一切才能结束

    是的,和尚像是在做着什么事情,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只知道他虽然入了魔,全不在意旁人的生死,却还不至于胡乱杀人他似乎是有一个目的的,只不过这是一个旁人无法理解的目的

    年十一月,天门山

    日子越来越冷了,天中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足以将人冻得手脚冰凉

    一座孤坟之前,奇怪老人跪坐在那里

    他穿着一件血红色的衣裳,脸上涂着厚厚的面妆,看起来很年轻,就像是一个打扮怪异的新郎官一样

    事实上,他的身后也确实正站着一支送亲的队伍它们抬着一顶红色的金花轿子,约莫有百来人,静默无声地站在天门山的山道之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富家的小姐正要出嫁似的,喜气洋洋可惜,这些人都没有面孔,以至于根本就看不出悲喜

    队伍里的“人”都穿着鲜红色的衣裤,其中甚至还有一匹“高头大马”马的胸前绑着一朵红色的布花,那花红得刺眼,便像是能够滴出血来一般特别是被雨淋湿了之后,显得更是娇艳欲滴了一些

    奇怪老人跪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

    “你来啦”他张开了嘴巴,用一个相当好听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嗯”老和尚提着一柄戒刀,看着背对着他的奇怪老人,不轻不重地应了一声

    “路上的时候顺便办了一些事情”

    “去杀了圆解?”奇怪老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轻笑,如果李驷的在这的话,或许会惊讶于他为什么会说话,又为什么会笑吧

    “你还是真是同以前一样,那么喜欢杀人”

    “圆解不是我杀的”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老和尚解释了一句

    “他是自己想死”

    山道上又没有了说话的声音,只剩了些许雨声,还在不明是非的轻响着

    “无所谓了”奇怪老人突然开口说道

    “反正今天,是你我之间的了结”

    “嗯”老和尚点了点头,默默抽出了自己手中的戒刀,刀刃沾上了些许雨滴,又平添了几分寒意

    三十一年前,他便是用这把刀杀死了他的最后一个仇人,奇怪老人的妻子

    呵,说来他还记得那个人血馒头的味道,甚至还有半个,被他喂给了李驷

    奇怪老人拍了拍自己的衣衫,从地上站起来,转身看向了老和尚其实本来,在他第一次去金山寺的那个晚上,他该和老和尚分出一个生死了

    要不是碰巧撞见了起夜的李驷,他们也不可能相安无事到如今

    “你脸上的伤,是谁留下的?”看着老和尚脸上的血痕,奇怪老人多问了一句

    “你说呢,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伤到我?”老和尚给出了一个并不明确的回答,但这对于奇怪老人来说却已经足够了

    “驷儿”提起这个名字,奇怪老人的眼里是难得地闪过了些许柔和

    “他怎么样了?”

    “还不错”老和尚抬起了手中的刀:“若是我们交手的时间长一些,他或许还能够看到你死的样子”

    “是吗”奇怪老人笑了起来,也抬起了自己双手

    一时间上百个没有面目的人偶同时看向了老和尚,一阵微风吹过,吹起了迎亲的队伍里,那花轿的垂帘,露出了里面“新娘”的面目

    她是整个队伍里唯一有样貌的人偶,被奇怪老人画得极尽了人间之美

    “如此,开始吧,我会让‘她’亲手杀了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