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都不信命
    言言思索着爸爸的话,“我这么做不对吗?”

    言肃说道:“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你这么做没毛病将来言谨要娶媳妇儿的时候,我也会建议他娶你这样勤俭持家,会过日子的人”

    言言眨了眨眼睛,“爸爸,你到底想说什么”

    言肃叹了口气,“闺女,刘一帆跟我们不一样你知道他开的那辆车多少钱吗?”

    言言是不知道别人的车值多少钱,但是刘一帆的车,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言肃继续说道:“闺女,就算你再有钱,你也不会舍得花那么多钱买一辆车吃顿饭、买件衣服,这些看起来都是一些小事,可以后过起日子来都是矛盾”

    “爸爸,你想多了”

    言肃苦口婆心地说:“爸知道你现在没有那份心思,可时间长了呢?刘一帆那孩子能说会道的,太招人喜欢了感情这事儿到最后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所以明知道不适合,咱就离远点吧”

    言言凝视着言肃:“你怎么又想起刘一帆了?我早上不都告诉你,昨天一起吃饭的还有徐畅和郭洁”

    言肃想问,那今天一起吃饭的都有谁?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既然女儿不想撕破,那他就要给女儿留着这块布

    李冬梅从房间里走出来她听了半天言肃跟女儿的对话,她觉得言肃一句都没说到点上

    言言见妈妈脸色凝重,笑嘻嘻地问道:“你又怎么啦?”

    李冬梅坐到女儿身边,“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废话也不用我们多说你现在虽然一个月挣两千,但是过个一年半载的,有了经验,三千到五千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希望你找的男朋友,收入在五千到1万之间”

    言言笑道:“这么精确?”

    李冬梅的脸上依旧没有笑容,“对!这是因为你有个本科毕业证,长得也还算说得过去若是你长得丑,还没有个毕业证,我就要求对方四千到七千了”

    言言眨了眨眼睛:“标准挺严格啊”

    李冬梅说道:“一个男人的收入不能比妻子低,经济上女强男弱的家庭通常不能和睦长久”

    言言嘀咕:“那也不一定吧”

    李冬梅解释道:“但凡有点上进心和自尊心的男人,都不愿意自己不如妻子到那时你去安慰他、开导他,说话处处加小心,怕伤了他的自尊,那你多累”

    言肃说道:“婚姻就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虽然妻子挣的多可以减轻家庭负担,但是男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爱面子如果妻子的收入比自己高,男人心里就会有压力,就会觉得自己很没面子”

    言言眼睛亮了起来,她坏笑着问爸爸:“你真是这么想的?”

    言肃挠了挠头,“我是觉得对不起你妈妈,我自己没本事,害得你妈妈这么辛苦”

    李冬梅马上说道:“说跑题了,唠正事儿呢”

    言肃也正色说道:“说你的事儿呢”

    李冬梅看了一眼丈夫,“我在单位的工资,没有你爸爸的高”

    言言忍着笑,“嗯,我明白你们的意思,刘一帆家太有钱了,不适合我”

    李冬梅说道:“如果你一个月能挣到一万,你可以考虑刘一帆”

    言肃又挠了挠头:“刘权那几处楼盘,咱们家至少得有个千八百万的存款,才好意思跟他做亲家”

    言言咬了一下嘴唇,“你们放心,我跟刘一帆就是同学、兄弟,我保证我们之间不会有其他的”

    李冬梅语重心长地说:“两个人的感情,到最后会变成身不由己妈是不想到时候你心里难过”

    “我知道,你们不用担心我”言言说完,站起身回了房间

    言肃皱了皱眉,“我们说明白了吗?”

    李冬梅叹了口气:“说的够明白了,听不听得进去,就是她的命了”

    “你二舅不是说咱闺女命好吗,将来应该差不了”

    李冬梅白了一眼言肃,“你什么时候还信上我二舅的话了”

    言肃笑道:“他说我闺女将来不缺钱,我当然得信”

    李冬梅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小时候,我姥爷就给我讲过,状元命和乞丐命的故事他解放前靠算命挣钱养家的人,都不信命”

    言肃迟疑了一下,“八卦周易这东西,传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你看咱闺女这傻呵呵的性格,傻人有傻福,肯定差不了”

    知女莫若母,李冬梅叹了口气:“她要是真傻,我就不用愁了”

    言言躺在床上,看着吸顶灯

    言肃跟她说价值观时,她就明白言肃想要说什么了

    爸爸妈妈说得没错,以她的条件想留住花心的刘一帆实在不现实

    言言早就明白这一切,所以她从没考虑过要嫁给刘一帆

    所以刘一帆想追某个女生时,她可以愉快地坐在那儿出谋献策

    她根本不在乎刘一帆喜欢谁,只要她需要刘一帆帮忙时,刘一帆能出现就可以了

    言言认为,有一个可靠的兄弟,要比一个不靠谱的男朋友更实用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言言愉快地走进公司

    “美美,早!”

    正在刷睫毛膏的丁美美抬头看了一眼言言,“亲,今天这件杏黄色的卫衣很适合你”

    言言笑道:“好眼力,这是我最贵的一件衣服”

    丁美美刚才只是没话找话,随口说的一句应酬话她听言言这么说,才仔细打量这件衣服

    当丁美美看清卫衣白色帽绳上的几个黑色英文字母时,忍不住哂笑心说:一件以纯的卫衣,折后也就一百多块,就是她最贵的一件衣服?!这丫头的大款傍得也太失败了

    丁美美化完妆,欣赏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心情变得很不爽自己样样比言言强,为什么就没遇到一个开宝马的男朋友

    言言等杨琳从杜森的办公室走出来她拿着u盘有些忐忑地敲响了杜森办公室的门

    “请进!”杜森的声音传了出来

    言言慢慢推开门:“老板,你看一下卧室的方案”

    杜森笑了笑,接过言言手中的u盘,插入笔记本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