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0章 斩仙台有器灵
    “下去是一定的,难道你以为就站在这里,仅凭神识之力就能解决它们?”

    “它们对我没有任何威胁,仅凭我的神魂之力,依旧能灭杀它们!”

    刚刚已经斩杀了一只怨气凝结而成的邪物,那种势如破竹的攻势,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力量抵挡

    只不过对方死亡之后,自己没能把它的力量转化成魂能而已!

    “真是无知!你现在神识所看到的,只是一些喽啰,真正的大鱼,还潜藏在更深处!杀了一些喽啰,又有什么用?你想要护住这玄州的平安,就必须得深入地下,把这所有的怨气都给清除掉!”

    鸿蒙神树数落着楚云,楚云皱了皱眉,神识之力再一次汇聚,开始往更甚的地下延伸出去

    被埋葬在大地之中的残垣断壁,历经悠久的岁月,竟然没有变成化石,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无数的白骨杂乱的被埋葬在泥土之中,有一些特殊的白骨,至今都还有神性逸散出来,毫无疑问,这些白骨的主人,生前定然是仙尊级别的存在,也只有修为达到了仙尊境界,才能在百万年岁月的侵蚀之下,还能让自己的骨骼保持着神性

    按理说,仙尊已经具备了滴血重生的可能,但当初那位存在可能太过于强大,一掌覆灭三千里范围之内的一切生灵,让仙尊级别的强者都不能复生,那人,着实有些恐怖了

    神识穿过地面的残垣断壁,再继续往下,一层黑色的烟雾阻隔了楚云的神识探测,神识在陷入这黑色的烟雾之后,犹如陷入了泥澡,每前进一步,都显得格外的艰难

    里面会有什么?

    楚云心里一凛,原本没有把地底之下这些集结起来的怨气放在心上,但现在神识看到了大片的黑色烟雾之后,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脚下的这片大地

    就在楚云的神识朝着那黑色烟雾之中延伸的时候,一个邪恶的声音陡然传入他的耳中:“年轻人,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何必苦苦相逼呢?”

    “哈哈,苦苦相逼?但凡心中有正义者,都会驱散邪恶!”

    楚云以神念波动回应着那个邪恶的声音

    那邪恶的声音轻叹了一声,道:“我们都是一群可怜人,当初死得不明不白,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复生的希望,你是要阻拦我们吗?”

    “死就是死,化作邪恶的怨灵,你们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你们,你们若是复生,这偌大的玄州,都将陷入一场巨大的灾难之中!”

    楚云说完,神识不断的追寻那个声音,但地底之下的黑雾厚度至少有十里,神识每前进一分,所遇到的阻碍也就大了一分

    在这地底之下的黑雾层,好似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神识侵入其中,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异常!

    “如此的正义凛然,神魂一定非常纯粹,正好,是我们所需要的食物!”

    那个邪恶的声音突然发生了变化,好似有千百个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带着一阵神魂波动,由地底深处,向楚云的探测出去的神识发动了攻击!

    无数只手掌、人脸突然出现在楚云的神识范围之内,人脸一个个面容狰狞,它们长着狰狞的獠牙,怨愤的扑向楚云那已经延伸到了黑雾层的神识,狠狠的撕咬起来

    那些手掌上,长着锋利的指甲,犹如利刃一般,抓住楚云那一缕神识攻击着

    那些胳膊也是势大力沉,上面仗着漆黑的麟甲,好似绞肉机一般,同时对楚云发动了攻击

    顷刻之间,楚云只感觉自己这一缕神识的四周都是手掌、胳膊以及长着獠牙的狰狞大口

    它们的一窝蜂涌到了楚云的神识之前,以最为原始的攻击方式,向他发动了攻击!

    “炼神诀,给我炼!”

    没有任何犹豫,炼神诀被楚云直接施展出来,以延伸出去的神识使用炼神诀,威力自然减弱了许多,但是在炼神诀的炼化之下,凡是那些扑到他神识上撕咬的人脸、胳膊以及手掌,直接化作了阵阵黑烟,和周围的黑雾融为一体!

    它们全然不是楚云的一合之敌,楚云神识所过之处,炼神诀便跟着覆盖其中,但凡是对他发动攻击的那些邪物,没有一只不被打散!

    但就是这种势如破竹的攻势,却让楚云眉头紧锁

    这些邪物,并不是真正的消亡,并不是真正的被炼神诀给炼化了

    每当炼神诀要把他们转化为精纯魂能的时候,它们却又和周围的黑雾融为一体,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难道,这神识看不到尽头的黑雾层,其实才是最大的邪物?

    刚刚那些手掌也好,狰狞的人脸也罢,都是它所延伸出来的一种攻击手段?

    正想到这里的时候,黑雾之中,再一次传出来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没用的,你的实力很强,但在这里,是我们的主场我们只要不出去,仅凭你的修为,是奈何不了我们的!”

    “是么?”

    楚云听到这话,直接较真了

    他声音一落,毫不犹豫的从自己的体内逼出了斩仙台,这玩意儿之前出现的时候,可是把所有的阴邪之气都给吸收了的,想来这地底这么浓厚的阴邪之气,它也是会感兴趣的!

    至于让斩仙台吸收了这些邪恶之气,自己还能否依靠这些邪物提升壮大自己的灵魂,他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提升实力和解决玄州的危机相比,孰轻孰重,他心里还是有一个衡量的

    这时,斩仙台在楚云的推动之下,陡然从他的身体之中之中飞出来,巴掌大小的斩仙台在出现的瞬间,便狠狠的朝着地面砸了下去,霎时间,一股恐怖的能量激荡,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在楚云肉身的前方

    除了跟着他一起来到这森罗城的人,玄秋凉他们在看到这巨大的空间裂缝之时,只感觉一阵惶恐!

    她们从没有见到过这样强大的力量,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破碎虚空的力量,楚云手中的这件兵器,到底有多强?

    “轰隆……”

    斩仙台一路向下,轰碎了此地的空间,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一直没入地底

    凡是靠近空间裂缝的物质,全部被吞噬到了虚空之中,楚云此时附加一缕神魂之力在斩仙台上,尝试着操纵它去汲取底下那黑雾层的力量

    斩仙台很强,但是现在根本就不受楚云的控制

    这玩意儿想要让它认主太难了,更何况,它之前还孕育出来了真灵,真灵现在虽然不在斩仙台之中,但这斩仙台也算是那真灵的身体,在这种情况下,这斩仙台几乎相当于有了自己的意识,自己想要把这斩仙台给直接炼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以自己的意志去干扰它,去尝试着掌控它,却并非不可行

    当他的一缕神识之力附加在斩仙台之上,这瞬间,楚云只感觉一股无比浓烈的杀意从斩仙台之上涌现出来,直奔他的那一缕神识,要将至斩断!

    “是我把你从古天庭带出来的,若不是我,你还会在那地底之下继续沉睡下去!”

    楚云连忙冲着斩仙台传音,他不知道这斩仙台能不能听懂,所以在传音之后,他的神识之力立即遍布在自己的第一神魂之上,形成一道防御

    他怕这斩仙台反水,对自己发动攻击,有防备,总比没有防备要强!

    杀气凛冽,那是能直接威胁到楚云的力量

    本来可以直接将他依附在斩仙台上的神识之力给直接斩碎,但是斩仙台好似听懂了楚云的话一般,当那杀意凝聚而成的长刀即将斩在楚云那一缕神识之力之上的时候,那以神识观测,是鲜红色长刀的杀意,立即停顿了下来,最后又慢慢的化解,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有戏!

    楚云心里一喜,这斩仙台果然不一般,竟然能够听懂自己的话!

    能听话,就代表着自己能够掌控它,说不定自己以后真的能控制这斩仙台!

    “这里充斥着你喜欢的力量,你可以汲取一半,给我留下一半!”

    楚云再次尝试着与斩仙台沟通,一听到这话,斩仙台突然剧烈的颤抖一下,好似完全不赞同楚云的话一般

    这玩意儿,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楚云看着剧烈颤抖了一下的斩仙台,心里不由得猜测起来

    紧接着,他又继续说道:“你可下想好了,跟着我,你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将会成为常态,你若是不听从我的话,以后若是有这种好事,我绝对不会再把你给放出来!”

    “本座,需要你放出来吗?”

    突然,一个阴恻恻的神念传音传入楚云的耳中,让楚云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特么的,这是斩仙台有自己的意识吗?

    楚云有些傻眼了,他那依附在斩仙台之上的一缕神识连忙仔细观察这斩仙台,甚至想要延伸到斩仙台的内部,看看这家伙现在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状况!

    实在是太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了,这斩仙台,竟然直接回应了自己的话!

    难不成,斩仙台的真灵一直都在这斩仙台之中?

    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这斩仙台为什么会回应自己的话了!

    “你……你是斩仙台的真灵?”

    楚云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问出这话之后,他连忙警惕起来,准备和鸿蒙神树沟通,在必要的时候,自己还得需要这老家伙的帮助!

    “什么斩仙台的真灵?本座就是斩仙台的器灵,斩仙台所谓的真灵,不过是一个谣传罢了!”

    那个声音回应了楚云一句,是一个青年的声音,话语之中天生就带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器灵?斩仙台,是一件仙器?”

    楚云心中震撼,斩仙台,明明是一处建筑啊!

    这玩意儿,乃是当初古天庭用来斩那些有罪仙人的地方,曾经更是斩杀过仙帝级别的存在,这玩意儿,竟然是一件武器,而不是行刑的工具?

    “你从那地下世界把我带出来,我很感激,但是想要成为我的主人,你还不够资格!”

    那个冷漠的青年声音又有了回应

    现在,其实可以称呼这家伙为器灵!

    听到这斩仙台器灵的话,楚云气乐了

    自己不够资格?

    现在水月剑和洞天刀都在自己的手中,这两把仙器之中的器灵也还不是认自己为主了?

    这被尘封在地底百万年的斩仙台器灵,竟然说自己没有资格成为他的主人,这语气,是何其狂妄!

    “现在且不说我会不会成为你主人的问题,眼下最重要的,是我给了你一个提升自己的机会!你被封印百万年,若我所猜测得不错,你的实力早就下降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吧?现在想要恢复的话,就赶紧把此地的怨气给毁了,你可以吸收一半的怨气,但必须给我留下一半!”

    楚云才不管它会不会同意,它的意思,楚云也听出来了,这家伙虽然强悍,但是智商嘛,似乎并不怎么高

    “我能全部吸收,为什么要留给你!”

    器灵不爽的回应了楚云一句,而后直接扎根在黑雾层之中,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牵引着黑雾,疯狂的往自己的体内灌输着!

    “因为,是我把你带出来的!”

    楚云冷漠说道:“虽然我不能彻底掌控你,但是稍微的控制一下你,应该还是可以的毕竟当初收取你的时候,我可是留下了一些手段在你体内的!”

    说完这话,楚云并没有什么动作

    自己在斩仙台之中留下了手段了吗?

    其实根本就没有

    但是他总觉得这拥有了器灵的斩仙台既然一直待在自己的体内,那么肯定有它的原因,否则的话,它为什么不找个机会直接逃离?

    “你在骗我”

    斩仙台器灵回应着楚云,同时立即检测自己的身体,想看看楚云在自己的身体之中留下了什么

    当初楚云把它从那古天庭遗址带出来的时候,器灵还在沉睡之中,对于自己的本体斩仙台,根本就没有怎么掌控

    前不久,它突然从楚云的身体中冲出来,是因为它已经醒来了,察觉到自己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这才直接从楚云的身体之中跑出来,恰好又遇到了那冲天怨气,毫不犹豫的就开始吸收起来

    现在楚云若是真的留下了手段在自己的身体之中,而自己又没有察觉的话,恐怕他真能在不知不觉之间控制自己!

    在自己的体内查询了一番,斩仙台器灵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潜藏在自己的身体之中,顿时又说道:“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

    “是不是骗你,你自己心里难道没点数吗?”

    楚云不屑一笑,道:“你我合作,是双赢的局面,到时候你相中了你认为可以认主的人,你大可以直接离去,但是在你跟随我的这段时间,你就必须要听我的!”

    “这些邪恶的怨气,我能够净化你吸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会给你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果,甚至会影响到你的神智,让你变成只知道杀戮的怪物!”

    斩仙台器灵似乎真的相信了楚云的话,它又继续说道:“你是真的无法掌控我的你留在我身上的手段,还是尽早撤销,不要白费了一番力气!”

    “该怎么做,我心里自有衡量!”

    楚云故作高深的扔下这话,又问道:“好了,你既然是斩仙台的器灵,那斩仙台的真灵又是怎么回事?”

    斩仙台器灵闻言,大笑了两声,到:“哈哈,真灵?谁告诉你当初从斩仙台之中跑出去的,是斩仙台的真灵?那不过是我的一缕恶念,我把它斩去了,还没有来得及灭它,它便逃走了!”

    我草?

    恶念?

    难道,这斩仙台也和那天帝一般,在修行之路上,也得斩去自己的三尸九虫?

    似乎古天庭的仙人修行到了一定境界,都要斩去自己的三尸九虫,这完全是一个人身上最强大的恶念,斩去这三尸九虫,便会保留一颗善心,不再为利益所动,不再那么容易被人蛊惑,保持真我,一举窥探仙界大道!

    说实话,这种斩去三尸九虫的修炼方式,对于仙人来说,才算得上是堂堂正正的修仙之路,现在就算是楚云他所修行的功法和这斩去三尸九虫的功法相比,也有不足

    毕竟,斩去了三尸九虫,人的私欲也将一起斩去,当今的仙界之所以奉行丛林法则,便是因为到处都是自私自利的人,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若古天庭真的像是水神、火神他们所说的那样,那古天庭所统御已知仙界的年代,绝对是一个最团结,也实力最强的时代!

    可惜,飞升者的出现扰乱了这一切,甚至最后古天庭的瓦解,也是因为飞升者的私欲造成的

    “现在想这么多并没有什么意思,当务之急,还是好好的处理当下的事情!”

    楚云自嘲的笑了笑,把心中所有的想法抛开,又问道:“那是你的恶念?那为何许多人都是那是斩仙台的真灵?”

    “它是我自身斩去的一缕恶念,从斩仙台之中逃走,蛊惑了他人,自称斩仙台真灵,那些愚蠢的家伙自然就相信了,我难不成还要跳出来解释吗?”

    斩仙台器灵说完,又道:“我劝你还是别打我的主意你没有资格成为我的主人,这世间没有任何人能成为我的主人!我虽然是器灵,但我有一颗向道之心,我将以斩仙台为本,证得大道!”

    “待我把此地的事情解决之后,你把你留在我身上的手段去除,否则,你我便是结下大恶了!”

    说完这话,斩仙台器灵便不再理会楚云,此时它扎根在黑雾层中,继续吸收着黑雾层之中的怨气

    黑雾层,其实就是怨气凝结而成,斩仙台当初作为斩杀有罪仙人的一座行刑工具,对于这世间任何的邪恶都是天生就克制的

    现在,它所汲取的怨气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楚云的想象

    黑雾层中,无数的怨气化作的生灵在四处奔逃,无数鬼哭狼嚎的声音从黑雾层中传出来,在斩仙台的吸收之下,楚云的神识甚至观测到了那些怨气所化的生灵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的心思,全都在飞速奔逃!

    这一刻,楚云是真正见识到了斩仙台对付邪恶的手段,随着它身上的吸扯之力笼罩向四方,凡是被这吸扯之力给笼罩的怨气凝结而成的生物,无不被拉扯到它的身体之中

    斩仙台内部的情况,楚云看不清楚,但当初作为斩杀有罪仙人的行刑工具,对付这些邪恶的怨气,又怎能没有办法化解?

    他之前就很奇怪,天庭斩仙台,既然是斩杀有罪仙人的行刑工具,为何就没有镇压那些负面情绪的办法?

    现在看来,不是没有,而是一直都存在!

    只是最后这斩仙台器灵诞生出了灵智之后,斩去了自己的身上的恶念,才导致了斩仙台真灵的诞生,被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斩仙台压制不住邪恶,更是变成了邪恶的兵器!

    “你在和斩仙台交谈?”

    就在这时,鸿蒙神树的声音传入了楚云的耳中

    楚云的神念传音,他没有去截获

    两人之间本身就产生了间隙,他现在正在想办法修复这种间隙,若是用神识去截获楚云的声音,岂不是去直接加深两者之间的间隙?

    他感觉到了楚云那不断波动的神念,好奇之下,直接询问起来

    “斩仙台有器灵!”

    楚云没有隐瞒,把斩仙台刚刚告诉他的话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我原来就很好奇,以斩仙台这种凶地,又怎么可能没有化解负面情绪的办法,现在看来,是我们太想当然了,把那斩仙台器灵从本身分出去的一缕恶念当做了斩仙台的真灵,这真是幼稚的看法!”

    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鸿蒙神树又感慨了一声,道:“古天庭的修行之法,当真是伟大!”

    楚云笑了笑,道:“别扯这些没用的,老家伙,待会儿我要汲取这怨气,把它们化作精纯的能量吸收,到时候我分你一些,咱们有福同享!”

    鸿蒙神树闻言,开了个玩笑,说道:“你小子不怕我加害你?”

    “怕啊,但是你现在不是没有加害我嘛”

    楚云其实也想通了

    现在去忌惮鸿蒙神树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以鸿蒙神树的本体来说,比起自己这具身体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自己还想以一截鸿蒙神树枝芽供给自己的第三神魂使用,鸿蒙神树现在不能给自己一截枝芽,但以后从天帝的手中夺取那破境尺,却还是需要他帮助的

    毕竟那是他曾经本体的一截,说不定他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能够把那一截枝芽给收取了

    “好了,小子,这里的怨气能提纯为精纯的能量,无论是魂能还是其他能量,都可以供你直接吸收,待会儿别让那斩仙台吸收完了,到时候,我助你一把!”

    鸿蒙神树有些感动,楚云能说出这些话,便证明他也想要修复两人之间的间隙,恢复到从前的那种亲密合作的关系,这是一件好事,他宁愿不要这一次所能汲取的力量,全部给楚云提升实力,以示诚意!

    “好!”

    ……

    时间缓缓流逝,地面上的玄秋凉她们,只看到楚云站在原地,好似在闭目养神

    唯有火神和水神她们清楚,此时的楚云根本就不是在闭目养神,而是在对付地面之下的那些存在

    她们其实已经观测到了斩仙台现在的一举一动,斩仙台所表现出来的一切,让她们心神震撼

    “这斩仙台……我怎么感觉斩仙台的真灵就在其中?”

    火神向水神传音,现在斩仙台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就好似有真灵在其中一般,完全不像是被楚云所控制的死物!

    “斩仙台的真灵当初从斩仙台之中离开,现在怎么可能在里面?难不成,是百万年的岁月过去,斩仙台之中,又孕育出来了一只真灵?”

    水神有些不确定的回应道

    “先看看!”

    火神和水神都对斩仙台表示出了足够的好奇,两人的神识死死注视着斩仙台,看着那黑雾层的怨气不断的被斩仙台吸收,两人是看得一阵惊奇

    “若是斩仙台真的重新孕育出了真灵,那这真灵至少也是仙尊十阶的修为了至少,没有仙尊十阶的修为,想要化解此地的怨气,根本就不可能这么轻松!”

    火神再一次向水神传音,两人都是帝境,对于此地的怨气威胁,是非常了解的

    她们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些怨气一旦爆发,对她们不会造成丝毫影响,这些怨气能威胁的,只有玄州大地的仙人

    玄州的仙人修为实在是太低了,因为天地规则不全,修为最高的不过天仙十阶,现在若不是楚云来解决这里的危机,若是再迟一些,这些怨气,绝对会对玄州大地的生灵造成毁灭性的灾难!

    “具体情况,光凭你我现在这样看,其实也看不出来什么,要不,等到待会儿问问楚云?”

    水神说完,又继续观看着

    这时,斩仙台吸收怨气的速度越来越快,黑雾层是以怨气凝结而成,诞生了灵智的邪灵,也生存在这黑雾层之中

    面对斩仙台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吸力,完全没有任何抵挡的办法

    甚至,这时候的斩仙台之上,还有一阵阵血色光芒绽放,在黑雾层中,格外显眼

    这是精纯的杀意,当初楚云在古天庭遗址之中所遭受的精纯杀意,就和这一股杀意一模一样!

    不同于之前,这一股杀意,不再是可以汲取的,杀意现在化为了真正的杀招,所过之处,黑雾之中所诞生出来的邪灵,顿时成片的被消灭!

    “太过分了!小子,我们忍你很久了,我们一味的退让,你却一味地紧逼,今日若是不给你一个教训,你还真把我们当成泥捏的了!”

    就在这时,黑雾层之中,再一次传出来一个暴怒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暴怒的声音落下,一股冲天气势陡然从地底深处冲向地面,漆黑的光柱直插云霄,沿途所过,天穹都被捅出来了一个窟窿,到处都是空间裂缝!

    斩仙台理都没有理会这一道光柱,它依旧扎根在黑雾层中,汲取精纯的力量

    它把这冲天光柱交给了楚云,不能自己在这里出力,他就在一旁喝汤吧?

    更何况,它也想看看,楚云到底处于什么层次,是凭借的什么手段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了后手,以至于让自己都无法察觉!

    黑色的光柱出现,几乎要把整片天穹给毁灭,森罗城的大片建筑在这黑色光柱的冲击之下,直接崩塌

    对于生活在森罗城的人来说,此时就是末日,刚刚的阴风让他们死伤惨重,现在这冲天光柱,俨然是要毁灭这一方天地了!

    楚云看着这黑色光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花里胡哨!滚出来受死!”

    声音一落,一道刀芒陡然出现在他的头顶上空,顷刻之间,便直接跨越了空间的距离,携带无可匹敌的威势,狠狠的斩向那冲天黑色光柱!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声响传来,狂暴的能量爆发,形成一轮耀眼的明日,遮蔽了玄秋凉他们的目光

    四周的空间在成片蹦碎,楚云再一次出手,以体内仙力为引,抬手一巴掌朝着自己身前的虚空攻击了过去

    空间禁锢的力量在此时使出,虽然是伪规则,但是在能动用自己仙力的情况下,他这伪空间规则的力量,不输任何空间规则!

    伴随着空间禁锢使出,周围正在崩塌的空间立即停止了崩塌的趋势,规则之力之下,封禁了周围的空间,封锁了那狂暴的能量,所有的力量都朝着空间裂缝灌输,蔓延到了空间裂缝之中的无穷尽的虚空!

    当耀眼的光芒散去,漆黑的冲天光柱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