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 她的真实心意
    苏蝶有所意动,“对啊,晚晚,我也觉得接下来咱们要面对一系列的考试,如果她们俩安分守己,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那就罢了

    怕就怕那两人不死心,还变着法子来算计我们,不只烦,还会耽误我们复习”

    苏晴晚语气凝结成冰,冷冷道:“真要针对我们,不论我们换寝室还是她们搬出去,甚至她们退了学,矛盾在那里没解决,我们之间就只能死磕到底

    所以,还不如把危险放在眼皮底下,我看她们到底能掀出多大的风浪

    倘若真的触及到我的底线,云崎和陈嘉怡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安御”

    这是她的心声,亦是她待人处事的原则

    她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为贱人让步,前面忍,不过是不想把事情做绝,给她们一个机会罢了,后期还要招惹她,那就只能让这些东西重新投胎,学做个人了

    苏蝶崇拜,“晚晚你好霸气”

    对比起她的虚张声势和怒吼,晚晚明显更高一筹,人狠话不多,说的大概就是晚晚这样的霸气女人吧

    九公子用极为欣赏的眼光看着苏晴晚,也不强求自己的帮助会让对方接受了

    他道:“只要你保护好自己,然后,不委屈自己

    一切有我”

    苏晴晚面色和缓,唇角弯了弯,朝九公子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嗯,我知道

    谢谢九老师,那没事的话,我和苏蝶先去藏书室看书复习下您今天给我们圈出来的内容

    打扰了”

    九公子俊眉往上挑了挑,对苏晴晚迫不及待要离开自己视线的幼稚举动感到有些好笑和些许无奈

    “行,那你们先去,复习时遇到问题可以来找我

    不仅限于这一门功课”

    这么全才?

    !苏蝶忍不住哇哦崇拜出声,“九老师,其他科目你也擅长么?”

    九公子笑的云淡风轻,“略懂,不过教你们足够了”

    苏蝶还想说什么,苏晴晚直接拉着她的胳膊往外走,“好啦,你真的有问题可以先问我,我不懂的话再来问老师

    我也各科略懂,教你足够了”

    九公子:“...”待把叨叨不休的苏蝶推到办公室外,苏晴晚脚步顿住,突然想起了正经事

    她对苏蝶道:“我忘了问九老师一件事,你先去藏书室占位置,我待会儿就来找你”

    苏蝶了然,收起了脸上故作懵懂时的二愣子表情,凑近道:“我晓得,你自己一个人面对九老师,小心点”

    她刚才装好学懵懂,不过是想麻痹九公子

    这个男人跟霍西洲不相伯仲,都是立在巅峰的天之骄子,可是太过高深莫测和阴郁了

    她不装傻,没法留下来听他和晚晚说话

    苏晴晚哑然失笑,“好

    我马上去找你

    别担心我”

    说罢,她还好笑地掐了一把苏蝶的脸颊,“有问题圈出来,略懂专家竭诚为您答疑解惑”

    苏蝶瞪眼,“唔——晚晚!”

    要命,晚晚还学着九公子打趣她!苏晴晚挥挥手,转身又进了砖红的办公室

    “来了”

    九公子抬眸,并不讶异苏晴晚的去而复返

    “九老师,我是有一件事忘了问你”

    苏晴晚看着自己的脚面,斟酌着语气

    九公子淡声道,“那个人暂时没事

    罪不至死,我给他下了一个不能伤害你的禁术,就放他离开了”

    苏晴晚点头,心下吁了一口气,“那就好

    我希望未来这些事情都能由我自己出面解决,您不要为我出手”

    九公子笑了笑,语气有些凄凉,“你总是对别人心软

    对我心硬如铁”

    苏晴晚诧异九公子会这么想,她直接道:“我只是怕你手上沾染了杀孽,轮回时受苦”

    她也知道自己去而复返来问询九公子‘沈顺琨的下落’这个举动怪怪的

    就好像是她虚荣心作祟,对沈顺琨有情一样

    可事实是,她只是担心九公子为她沾染上了不该有的杀孽,轮回受苦

    而且,从身为人的角度来讲,沈顺琨只是喜欢她罢了,罪不至死

    得饶人处且饶人,比起云崎和陈嘉怡,她觉得,沈顺琨虽然讨厌,但是还没有到面目可憎的地步,之后只要不回应,避开人家就行了

    所以,她就是想问问九公子,沈顺琨这纨绔还活着吧?

    “你是怕我身上沾染了罪孽,死后下阿鼻地狱受苦,所以才来问我他的情况是么?”

    九公子诧异过后,眼中流露出十足的欣喜

    苏晴晚不再否认,“...是

    我不希望你或者西洲为我沾染上杀孽,我自己的仇人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以解决

    你们只要好好的,我就不会心里难安”

    “你对我的担心,和对他的担心程度是一样的?”九公子说的‘他’,指的是苏晴晚这一世的爱人霍西洲

    苏晴晚顿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下意识地把西洲和九公子的重要性并在了一起

    她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一时面上露出苦恼之色

    九公子弯了弯唇,“行了,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

    好的,我愿意暂时地不给予你帮助,你也不要躲避我

    我们都坦然地相处,好么?”

    九公子的态度让苏晴晚有些恍惚,她想问,‘咱们相处哪里不坦然了?

    ’复又想到,自己好像是很小心谨慎地避开人家,心下不由有些羞惭

    弥补地说了一句,“好,接下来的日子,请九老师多多指教

    我一定不懂就问,不把问题攒着”

    九公子听得出苏晴晚的意思,苏晴晚现在还是希望和他保持师生的关系

    至于别的角色,她还没放开

    九公子瞬移到了苏晴晚跟前,俊脸陡然逼近,苏晴晚吓了一跳,身子不由后退,“九、九公子!”

    苏晴晚脸薄红,语气有些恼意,“我们坦然相处,不是说毫无距离

    你这样吓到我了”

    九公子抬手,本想勾起苏晴晚的下颌,瞧见对方气鼓鼓的模样,他的手顿在半空,蹙眉理解了一番苏晴晚的意思

    “...好的,对不起

    下次我知会你一声,再这么做”

    苏晴晚:“?”

    “九公子!”

    “嘘,不要这么叫我”

    九公子神色不太高兴,但是也不想让苏晴晚觉得他很难沟通

    他认真道:“除了这个死板的称呼,你可以叫我亡九或者,你愿意给我取个专属于我的昵称么?

    晚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