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貌似就有点亏心了
    “大表哥这是维护自家小表弟失去了理智吗?如此心疼,那换人便好,何须勉强”帝归宇听到盛羽的话,虽然表情依旧和前面一样邪性

    可是帝归宇却是感觉到了,小羽同学很不爽,甚至好似就因为自己的这一句话,她将自己划到了秦思成的那一组,嗯,他和她之间,好似突然的就被划开了一道明显的分割线,他有点无措,也想要解释一下

    只是盛羽不给他机会,就听到盛羽到“死了没有,没有死就快点吧,自己都闻了那么些天,还在乎多这么一会儿,如今来这样不觉得矫情”

    突然的听到绵软中透着的冷冽的声音,帝归宇没有想到盛羽也能有如此冷冽的气息,顿时也是被盛羽的气息变化给吓了一跳,回想刚才帝归宇忍不住就皱起没来,他不觉得自己刚刚是如何的得罪了小表妹,可是很显然小表妹是介意了,并且是生气了

    且不说其他了,就听听这声音中都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就让帝归宇感觉很不舒服,毕竟敢如此直接给自己甩脸色,还是在这样的时刻,让帝归宇有种持才傲物的不舒服感,并且就刚才的行为,他觉得盛羽明显的就有点如此无理取闹了,这让帝归宇心理没来由的就一阵恼火啊

    所以原本还有着大表哥心态的帝归宇,终于是端起了大表哥的架子,也不准备惯着盛羽这个小表妹的毛病了,毕竟以后她可是家里的老大,难道还要弟弟妹妹让着她啊,不存在的,到底大了弟弟妹妹十岁了,想到这里帝归宇索性也就一边看着,不在开口

    卫生间里面的秦思成听到盛羽的声音,身体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这个声音让他想起了那个梦,自从自己做了那个怪异的梦后,他就觉得自己好似亏欠了谁的,刚开始他觉得应该是盛容,可是接触的那段时间盛容给自己的感觉,都是温温柔柔的,实在想不出来她如何会有那般冷然凄厉的声音

    突然的就听到那冰冷的声音,他好和梦里那个凄厉的声音结合了起来“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诅咒你今生不得安宁”脑海中回放着梦中的情景,呵呵,现在他可不是就不得安宁了,听到盛羽的声音立刻冲了出来,连那个臭味好似也能接受了

    只是她的表情有点古怪,还是难以控制心理的空间一般,有些怪异的看着面前的盛羽,嘴唇一直都在哆嗦,这让盛羽忍住皱起眉头,需要如此怕吗?如此怕还敢来到底是为什么呢,还是帝归宇也给了他莫大的好处

    盛羽讽刺的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啊,哎,没有办法,她就是如此入套的啊,不怪她多想

    如此想的盛羽也就不在管秦思成,是不是真的会如何的紧张害怕了,径直的就要动手了“伸出右手”

    简单的吩咐,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半点都没有察觉到秦思成看自己的眼光在快速的变化,从最开始的厌恶,到畏惧再到此刻的愧疚后悔,他不知道自己愧疚什么,后悔什么,可是秦思成的心在这一刻竟然酸楚的难以附加啊,就这么听着盛羽的话,几乎是一语一动作什么多余的行为都没有再出现

    看到秦思成已经直接将自己的手放在桌面上,盛羽也没有迟疑,直接拿出自己早就准备的小刀,在秦思成的手心划开一道扣子,再将那种极其普通的虫子放到秦思成手心的伤口处,看着它通过伤口没入秦思成的手心里面,看着他再经受着蛊虫进入身体的洗礼

    讽刺的秦思成竟然在这个时候,他居然不在畏惧蛊虫,好似还有中轻松感,当然盛羽是不知道秦思成确实是有了赎罪后的轻松,或者他期待的去给梦里那个因为自己的愚蠢,而遭遇悲催命运女孩去赎罪吧

    盛羽没有多于的心思留给眼前的人,只是仔细的在他的手心上涂抹了一种膏状物体,看着那个伤口完全因为自己的药膏,变得和完好时一样后,才开口“你去接触你这半年所有接触过的所有人,不要遗忘了任何一个,哪怕只是有一面之缘的人,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等找到人,这个进入你身体的蛊虫就会自动的从这个伤口中脱离你的身体,你的伤口就会自动账号了,嗯,剩下的事情想来一号会处理了,就和你我都无关了”

    盛羽指了指秦思成手臂位置,很显然是告诉他这个蛊虫她不会留在他的体内,然后转身将这个绿色的蛊虫放倒帝归宇的面前轻声道“这个是母蛊,只要他接触到了那个人,子蛊和小绿之间就会有共鸣,他们就会感觉到,会第一时间的发出嘶鸣,你准备好带人跟着他吧,他靠近谁那人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话落就利索的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果断头也不回的利索出门,帝归宇忍不住的呼出一口气,看看自己面前的母蛊小绿,然后看看秦思成,神色有点复杂,沉默了几秒后“半年时间接触的人,我会派人尽量的帮你查找,你自己也要用心的去想一想,尽可能的和他们都有所接触才好,嗯,只是接触其他的交给我们来”

    “知道了表哥”秦思成难得很直接的回答,然后有点困惑的开口“表哥,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接触到帝归宇那看神经病一般的眼神,秦思成立刻讪笑的解释“我最近看了一个片子,嗯,讲叙一个人通过梦境,看到了自己的前世,梦中他被人利用的很惨,原本梦不足为信的,可是现实中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情和梦境中附和--算了,我知道那都编出来的,那我出去找人了”

    帝归宇看着有点神神道道的小表弟,不禁想难道自己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还是小羽的蛊虫真的吓到他,让他变得如此神道了起来,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这一次任务,而让秦思成变成这样,那自己貌似就有点亏心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