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四章
    秦晓晓也果真如我所料的转过身来朝我摇了摇头,然后对我无能为了的叹息道:“峙岭山庄的大,大到你难以想象,这个镇子只不过是进山庄的一个路口,真正的山庄在里面,而里面才是火源来处”

    我听出了秦晓晓她这话里面的意思,可我也不敢妄加猜测,只好细声细语确认似的对她问道:“你的意思是这里还不是最危险的,真正的凶猛的火势还在里面?”在询问秦晓晓的同时,我也不没等她开口解释,就继续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不能冲进去?只能在这干等着吗?”

    听到我这么心急如焚的关心秦逸,秦晓晓的脸上先是露出了一丝欣慰,但却是朝我直直摇头的说道:“里面的火势要比这里大上几倍不止,无法闯入半步”在说着的同时,秦晓晓的脸上忽然间浮现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忧伤

    刚刚还是一副高冷无比的她却眨眼间变得有些垂头丧气,对着我直摇头:“我已经去过了,可是我连十尺之外都靠近不了”

    听到秦晓晓这话,我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脱口而出的惊叹道:“连你都进不去?”其实我的原话是想说“你不是能飞天遁地吗,怎么还会有你进不去的地方”

    不过这话我也没说出口,这时候的她应该并不喜欢我被我戴高帽子,所以我也还是尽量控制着自己情绪,心平气和的对她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不去救火吗?”

    我的这一回答,仍是遭到了秦晓晓的摇头否定:“火势太猛了,别说是进去救火,就连靠近都无法靠近”

    我觉得她没必要骗我吧,但从她刚刚这会儿所展现的实力来说,我想这场火应该不是普通的火势吧,我的猜疑也得到了秦晓晓的肯定回答:“如果是普通的火,绝经不住叶舞决的席卷,这是一场妖火”

    虽然有点猜到了这场不同寻常的火,可在听到这么一个从未听到过的词汇时,还是让我好奇不已的对她问道:“妖火?那是什么东西?”

    见我不懂,秦晓晓也没做过多的专业解释,就只是对我概要似的说了句:“就是救不灭的火”

    救不灭的火?妖火?我忽然想到了自己所掌握的一门火系禁术“火炎焱燚”,难道……这场火是由禁术释放的?

    我有点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这个线索说给秦晓晓听,说出来了会不会给我自己引来麻烦?在想了一下后,我还是决定不说了,因为如果这场火真的是这个禁术引起,那确实没有任何办法补救,至少在我所知的角度处来说,是办不到的,我是更没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可如果这场火真是由异术火炎焱燚焚烧而成的,那这是有多高的修为?我最多只能掌控二十平方不到的面积,而现在不算秦晓晓所说的地方,光是我现在所看到的,都已经有近上千平方的面积了,这该需要一股多大的修为境界啊,恐怕我连想都不敢想

    “你在想什么?”当我在发呆的想着这场大火究竟是如何燃起时,秦晓晓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她是从我发呆的神情中猜到我在想什么吗?但我也没有直接如实的告知,而是先旁敲侧击的试探了一下她知不知道对于异术的认识,如果不知道,那恐怕我把口水说干了,她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我故意疑惑的朝秦晓晓笑了一笑道:“我从刚刚撞见你们的时候,我就在想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在听到我这话时,一直保持着高冷姿态的秦晓晓脸上露出了稍纵即逝间的笑容,但他同时也对我问道:“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我长得很丑?像鬼一样吓倒你了?”

    见她会错了我的意思,我也立马否定着,同时也夸了一句全天下女人都爱听的话:“不,不是,你很漂亮,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你为什么会飞?”

    她先是被我的话给说的轻轻笑了一下:“看你年纪不大就学得油腔滑调”不过她说虽然是这么说,但她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相反还用一脸好奇的目光看向了我,并微微皱眉的对我问道:“你奇怪我会飞?难道你连轻功这种东西都不知道吗?”

    我脸上忽然情不自禁的想笑,这种笑并不是嘲笑,而是一种充满震惊和疑惑的笑容,嘴上也是不相信的反叹道:“轻功?你是在跟我说笑吧?真有这种东西吗?”

    我这话一出,秦晓晓并没有急于反驳我或跟我解释什么,而是用她审视一般的目光看了我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反问了我一句:“我看你虽然年纪小,但从你的鼻息之间所吐纳出来的气息也算浑然有劲,应该也是位练武之人,怎么会问出这等话来?”

    好厉害的女人,竟然一眼就被看穿了

    没想到我的家底一眼被她看光了,不过我想她应该没有看出我会奇能异术吧

    我怕说出这点,她的中心点会偏移,所以我也没有主动坦白这事,只是对她把我习武的事说了出来:“小时候体弱多病,跟着爷爷学了一点三脚猫功夫强身健体”

    秦晓晓也没有怀疑我说的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夸了我一句:“了不起,年轻有为”

    听着秦晓晓面无表情的说词,一听就是客套十足的话,以她的身手,恐怕一百个我都不够她看的

    反而相比之下,我对她所说的轻功产生了浓烈的兴趣,我立刻提起十二分精神对她请教道:“秦宫主,你说的轻功是真的吗?这门功夫难练吗?你能指点我一二吗?我从小做梦都想能像那些大侠们一样的飞檐走壁”

    秦晓晓肯定没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所以在听到我这话的瞬间时,她先是有点不明所以的看了我几秒钟

    而她接下来所说的话,让我体会到了她高超的情商和反应能力,她既没有说出拒绝的话让我觉得她是个小气的人,但更加没有答应把这种独门武学传给我这个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