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挺坑的
    竹兰带的东西全,县试考四场还是五场由县里决定,所以周书仁至少要住五宿,被子一定要带厚实的,衣服要带至少三套,鞋子也要带厚实的鞋子

    北方考试真的特别坑,农历二月份天气依旧冷的要死,县里专门的考场可不是在室内,虽然没有乡试的鸽子笼坑,也好不到哪里去,坐南朝北,北院又为龙门,后身的宅子等候喊名,中间为过道,考官在西间,东间点名,北边都是简单并排的座位,简陋的考试棚子,这才是考生坐的位子

    所以透风的很,还要保持卷面干净,字迹整洁,真心不容易,南方的优势就出来了,自少没有北方冷,考试也能安心几分

    竹兰真是了解了不少知识,暗自祈祷这几天别刮风!

    早饭过后,竹兰又检查了一遍行李,笔墨纸砚周书仁自己检查,最后确认荷包银钱带了,周书仁等族长家的牛车到了,最后握了握竹兰的手,“等我好消息”

    竹兰临到考试了,反而安心了,“别苛待自己,想吃什么就出去吃,我给你带了二十两,别舍不得花”

    周书仁,“恩,我不在家,你也早点睡”

    周家几个儿子见族长的孙子瞪大眼睛的模样,心里想着少见多怪,村子里谁不知道爹有多在乎娘

    竹兰没跟着去县里,牛车里不止有周书仁自己,还有两外两个考生,牛车就显得挤了,等人走了,竹兰就回屋子了

    周老二扯了下妻子的袖子,赵氏明白的点头,转回屋子抱着儿子进了正房

    周老大看得清楚,他被爹敲打式的教育,早就不是只看表面的人了,虽然做不到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可该注意的细节也注意了,没想到啊,印象里懦弱只会哭的弟妹也是人精,顿时心塞的不行,整个周家就他们两口子最不聪明啊!

    竹兰见赵氏抱着孩子来了,顺手接了过来,小孙子明瑞两个多月了,赵氏的奶水好,小娃娃胳膊跟莲藕节似的,竹兰的手指被小娃娃抓着,逗了逗孩子,对着做针线的赵氏道:“眼看着要百天了,我和爹的意思不办了”

    这话周书仁也会和昌义说,她和赵氏说不说都无所谓,可她是女人更了解女人,还是亲自说的好,免得心里有疙瘩

    赵氏手里的针线差点扎到手,孩子洗三公公没在家,只有外婆家来,满月赶上大过年又是最冷的时候也没办,这百天也不办心里难免多想,可看公婆也不像是不待见他们家,又一想村子里其他穷苦人家除了洗三满月都很少办,可心里依旧不是滋味,家里又不是困难人家,而且明云和明腾都办了,低着头,“听娘的”

    竹兰挑眉就知道会这般,瞧瞧不甘心的语气,解释道:“孩子不办百天的确委屈明瑞了,可赶上你爹府试不适合高调,我们的意思家里人吃顿好的自家热闹,等孩子周岁抓周大办一场”

    赵氏激动了,他们两口子对公爹考秀才有信心,等公爹成秀才来的人更多,而且是公爹成为秀才后的第一个孙子抓周,明瑞也能得到更多的关注,要是抓到好寓意的物件,一定能加深公婆心里儿子的位置,“娘,明瑞不委屈,我们也没意见”

    她不用心思不行啊,大哥家的两个小子大,公婆喜欢的很,自家的和两个大的年龄差太多了,儿子年纪小吃亏,她可不认为儿子是最小的孙子,昌廉和昌智都没成亲呢,她只希望儿子能和闺女一样,得到公婆的喜爱

    李氏出门转悠回来了,兴奋的不得了,“娘,王老四家门口被泼脏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