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吴清照的消息
    吴清照?

    叶枫怎么也没有想到,从女子口中听到的会是这个名字!

    在叶枫的人生中,特别是从那次代驾遇到苏穆青算起,给叶枫的人生留下痕迹的女人虽然不多,但是也不少!

    诸如蓝胭脂、宣小柔、陈秀秀等,都是让叶枫印象深刻的女人,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叶枫的人生

    但是却有一个有着特殊气场,话也不多的女人,却是在无形中,盖过了这些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吴清照!

    如果说,谢平是叶枫这一路走来的良师益友,那么吴清照这个女人毫无疑问的是叶枫的人生导师!

    那一本本挑选给叶枫的书籍,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到后来的《厚黑学》《君主论》,可以说叶枫能宛如海绵一般,跟着谢平、时老太太学习的那么多,那么快,其根基正是从吴清照挑选的这些书中建立起来的

    只是这样一个女人,在叶枫初到南粤之前,还有着联络,但是当南粤内乱开始之后,吴清照就仿佛像是她当初不声不响离开临海一般,就这么消失在了叶枫的生命之中

    叶枫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主动的联系吴清照

    但是一来,自从南粤内乱之日起,叶枫几乎就没有消停过,即便是重返临海,报了当年之仇后,宜山、东山这些事情,也是一桩接着一桩的出现,让他应接不暇

    更重要的是,叶枫和吴清照的联系,从来靠的都是当初吴清照留下的那个号码,在如今那号码已经停机的情况下,叶枫压根就联系不上吴清照

    所以此刻在听到墨镜女子的话后,叶枫即便如今已经久居高位,依旧有些喜不自禁的问道:“你是吴清照的朋友?”

    “不是朋友,最多只能算是认识的人罢了!”

    墨镜女子有些别扭的否认了和吴清照的朋友关系,随后再次戴上墨镜问道:“现在,可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了吧?”

    “可以!你随我来!”

    没有任何犹豫,叶枫简单的吩咐了一下薛凯照看大堂,然后就当先带着墨镜女子向着内堂走去

    至于周旺,自然是不知道有关吴清照的事情,立刻摸着下巴笑道:“还是叶哥有本事,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吊上!你说是不是老章?”

    “是啊是啊!”

    章伟也同样猥琐一笑,不过很快就恢复正色道:“只是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不简单?什么不简单?”周旺还有些不解

    只是章伟并没有解释,因为在女子走向叶枫的时候,混迹过军旅的他,就已经看出了女子那行走的姿态,只怕也是军旅中人……

    ……

    内堂

    叶枫将墨镜女子带入之后,让手下的小弟简单的泡了一壶铁观音,然后分别倒在了两个杯中,递到了墨镜女子面前问道:“敢问小姐贵姓?”

    “赵文鸢,你称呼我文鸢姐即可!”墨镜女子淡淡的说着,同时极为优雅的手捧茶杯,浅尝即止

    那文雅的模样,比之叶枫的老牛吞水,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

    很显然,叶枫眼前的赵文鸢,除了那透露出杀爽英姿的军旅出身之外,本身还受过素质极高的教育,这点不是叶枫这种市井小民出身的人能够比的

    而看着赵文鸢如此模样,叶枫心中对于她认识吴清照的事情,也确定了几分

    因为吴清照当初给叶枫的感觉,就和眼前的赵文鸢很像,只是相较而言,吴清照的一言一行宛如返璞归真一般,倒是和时老太太很相像,而赵文鸢的这种高雅却是只停留在了表面

    起码没有让叶枫感受到,吴清照和时老太太那种独有的宁静气场

    叶枫在打量赵文鸢的时候,赵文鸢同样也在打量着叶枫

    严格说起来,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见叶枫,真要算起,她第一次见到叶枫的时候,正是叶枫狼狈逃离临海,初到南粤,还在老曹的饺子店,以及徐姐的洗浴中心帮忙的时候

    赵文鸢不得不承认,只是匆匆两年过去,如今的叶枫变化真的极大!

    当年的他,在赵文鸢的眼中,就是个升斗小民,背负着仇恨,压抑着情感,有着不切实际的野心,似乎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不值一提,甚至是可笑

    而如今这才两年,叶枫已经焕然一新,那种举手投足之间,一代枭雄的感觉,油然而生,甚至让赵文鸢觉得有些看不透叶枫的深浅了

    眼前的叶枫让自己看不透?

    这念头在赵文鸢的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就立刻觉得可笑起来

    一代枭雄?

    南粤龙头?

    华夏地下世界的魁首?

    这些名头在普通人眼中,确实已经够响亮了,但是在赵文鸢接触的那个层次看来,不过就是跳梁小丑罢了!

    这样的人,有什么高深莫测的?怕是自己觉得他高深莫测才是天大的笑话!

    想到这里,赵文鸢轻轻的放下茶杯,缓缓开口道:“我本以为,如今顺风顺水的你,早就忘记了吴清照的存在,不过现在看来,你倒还算是有些良心!”

    “赵小姐说笑了!”

    叶枫丝毫没有介意赵文鸢这种拐弯抹角指责他的话,有些抱歉的说道:“这些年事务繁忙,吴小姐的电话也因为停机联系不上,所以确实一直都疏于寻找联系方式,但是说吴小姐是我叶某人的人生导师也不为过,我叶某人岂敢相忘?”

    说完,叶枫再次接口道:“不知道这次赵小姐前来,是不是吴小姐的意思?是有事要我帮忙?还是其他?这些我叶某人都义不容辞!”

    “都说了,我和吴清照本就不是朋友,她又怎么会让我来?”

    赵文鸢淡淡一笑道:“实际上,我这次来找你,她根本就不知道!”

    “不知道?”

    赵文鸢这话说的,叶枫顿时皱起了眉头,心中一阵疑惑不解

    本来他以为赵文鸢之前在大堂说不是吴清照的朋友,只是说笑又或者托词,不过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

    但赵文鸢如果不是吴清照的朋友,那来找自己做什么?

    想到这里,叶枫眉头微皱的问道:“那不知道赵小姐来找叶某,所谓何事?”

    “自然还是为了吴清照的事,或者说的直白一点,吴清照她出事了!”赵文鸢依旧淡然但是却冷漠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