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节 报名
    “弟子摇光峰李平,前来报名参加比试”沈同走上前去冲着那老者恭敬一礼,然后显得十分平静说道那老者一边挥笔在册上写下他的名字,一边本能的分出一缕神识朝前探去,结果他的脸上当即露出一丝怪异至极的神情,满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朝沈同看来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位负责登记的长老了,便是一旁的诸多练气期弟子,初始之时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可当他们探查得知面前这个相貌平平看起来实在是普通至极的家伙,居然只是练气期十层的修为时,顿时一片哗然起来

    “这家伙是哪冒出来的?可有哪位师兄弟认识?”

    “摇光峰似乎只有一个马姓师兄和林姓师兄修为尚可吧?这个姓李的又是哪座观中的修士?”

    “莫不是在峰内小比中输红了眼想到大比中来赌一把?这练气期十层的修为也敢来参加大比,可不是找死么?”

    ……

    人群之中一片哗然,显然对于这个突然之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实在是大感诧异,要知道如沈同这般修为的弟子此地可是不少,只是他们略一查探到四下里那些师兄的境界之后,便是断然绝了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彼此之间的差距太过惊人,让他们不想去自取其辱了如今一转身便是看到一个与他们一样的家伙居然胆敢报名,无疑是让他们本就有些郁闷的心情一时间大受刺激,言语之间更是有些不客气起来便是连已经退到一旁等待的诸多报过名的修士也是不由侧目朝这里看来

    “咦,居然是此人!”疤脸修士华镇初始之时倒是不甚在意,不过待看清楚沈同的长相之后,不由惊疑出声,一副显得颇为意外的模样,与此同时他的脸上神情也是不由自主间露出一丝杀意,那张本就狰狞的脸庞自然也就是越发的骇人起来如此情形旁人或许是不怎么在意,在他身旁的那个精壮男子却是感觉出了异常不由开口问道:“华镇,你认识这个摇光峰之人?”

    这个华镇已经是十一层的修为,并且已经获得了进入玄冥洞的资格可谓是春风得意,即便是在整个宗门之中其名声也是水涨船高让众人所熟知然而旁边这人直呼其名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显得过于骄狂了偏偏华镇听到这声连名道姓的问话之后,不仅没有一丝的怒意,反倒是转身恭敬的说道:“大师兄,此人数年前因为李福师弟的事情与我有过一次交手”

    也难怪华镇会有眼下这样的举动,要知道以他的修为在天玑峰本没有任何夺得名额的可能,是他身旁这位大师兄一路连克强敌击败了诸多师兄弟,然后又在二人的比试之中故意弃权这才让华镇轻易的夺得了这样一个机会他这样的举动自然是引来了峰内诸多师兄弟的不满,只是他的所做所为皆在宗门的规矩之内,并无犯规之处,至于最后的弃权,他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身体不适,便径自堵住了悠悠之口了,毕竟人家一路全凭实力淘汰的诸人,是否弃权又与旁人何干?如此一来,这个华镇可谓是没费什么力气便是获得了一个让人眼红无比的名额如此一来,对于这位大师兄,他如何能不恭敬异常?若非他十数年前便是甘愿在这位大师兄的身旁充当小弟,又哪里会有这样的机缘?

    那袁青城闻言不由问道:“你在十一层境界上已经有数年,这几年并无太大的长进,对付此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华镇的脸上闻言不由得一红,显然他想起当时自己以十一层的修为面对这个家伙时并没有占得什么上风的事情,可如此丢人的事情说出来,实在是有些打自己的脸,外加上如今自己怎么说也是将要代表天玑峰进入玄冥洞,若是说出去连一个修为不如自己之人都对付不了,实在是有些不太像话,他不由说道:“此人倒是没什么过人之处,不过当时他的师兄在场,倒是让我吃了一些苦头”

    “哦?他的师兄是谁?”袁青城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大师兄,我后面派人打听过,那人名叫施常乃是隐星观卫师伯的弟子”华镇回道

    袁青城先是一愣,旋即轻笑道:“你倒是会挑选人,要知道打狗还得看主人,惹谁不好偏偏去惹施常的师弟,也是活该你倒霉”

    这下子倒是轮到华镇不解的问道:“大师兄你也认得那个施常?”

    袁青城看了他一眼道:“宗门之中体修不过廖廖数人,那施常与我一样走的是练体之路,我又如何不知道?最近听说他已经是成功筑基,实力大进,显然是比我们要快一步,以后再碰到之时,可是要改口叫师叔了,你居然去招惹他的师弟,难道不知道打狗也得看主人的道理吗?”

    一直以来这个华镇都对那次被揍的事情耿耿于怀,只是宗门之中事务众多,在那之后他也是没有再碰到那小子,如今再听大师兄这么一说,不由心念急转,脸上的杀气也是减弱了一些,一个练气期十二层的同门师兄他可以不需要顾忌太多,但筑基的长老便不是他所能招惹的了,最起码在大师兄没有筑基之前,断然是不能再招惹到他了而想到这里,他不由又想起李福那小子,当时若不是他惹事生非引出来此事,又哪里会有如今这些事情?一时间他的脸上也是阴晴不定了起来

    对于身旁的诸多怪异目光,沈同自然是没有放在心上,他既然选择报名参加此次大比,自然也是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虽然如此比试之中已经成功恢得修为的幽玄老鬼根本没法出手相助,但丰富的对敌经验和连番与筑基期敌人交手之后形成的底气,让他对于自己的实力也是有着极强的自信,惟一有些麻烦的是他的攻击手段有些缺乏,想要拿下对手的话,似乎有些颇费周折而已

    便在这时,卢景一脸喜滋滋的神情跑了过来,一看到沈同之后便是笑道:“李师兄,那边两处擂台的情况小弟已经打听清楚了,果真是刺激无比啊,那中央处的比试台上,掌门师伯门下弟子周师兄一报名,便是撤走了一大批人,看样子热闹可是全在两边的比试台上了这些家伙的消息也是够灵通的,根本没什么人愿意去感受一下那位周师兄的恐怖, 看来想要一睹那位周师兄的风采,希望实在是不大了噫,奇怪,师兄有没有感觉到不少人都在偷偷的打量着我们这里,莫不是我身上有哪里不妥?”

    一边说着,卢景还一边刹有其事的上下左右查看了一遍,可终究是没有发现哪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沈同眼看着时间已经不早,知道要不了多久便要上台比试,不由说道:“跟师弟没关系,是我报名参加了此番比试”

    “什么?师兄也要参加大比?”卢景明显被他的话给吓了一跳,旋即他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声音太大了一些,不由赶忙的压低了声音苦笑问道:“师兄,你可瞒得我好苦啊,师兄有如此实力,为何之前一直没有提起过,好歹小弟也可以为师兄多参谋一下嘛!”

    沈同则笑道:“先前听师弟的一番介绍已经是受益菲浅,而且眼看着报名的时间已经快要截止,便是不敢再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