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节 机会?
    法术不管是攻击型法术还是防御型法术,自然没有什么轻重之分,对于修士来说,依照自己的灵根属性学习术法以达到最合理的状态,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修士完成任务,不管是收集灵材或者是灭杀妖兽,在战斗之中总是以击败击杀敌人为目标,一般来说自然是希望攻击术法的威力越强大越好而保命逃生之类的手段,一般来说则是在面对实力远超自己的对手之时,才会使用到的术法不过在面对实力远超过自己的对手时,即便是使用了防御性的法术,怕也是难以扭转乾坤,如此一来,防御性术法的重视程度往往也就排在了攻击性术法的后面

    倒是不曾想此番大比这个李平反其道而行,给他们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一种观念,一个练气期十层的修士居然凭借着一个厚土盾的法术,硬生生的抵挡住了一个练气期大圆满体修的强攻,并且数个时辰下来仍旧是不见败迹,实在是往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只是看他们二人一直如此这般的纠缠下去,可实在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分出胜负了,莫不是真要等到他们二人的灵力耗尽,才能够结束这才比试?

    人群之中,沈同的师父卫康也是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台上的情形,此番出来观战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啊!初始之时,他始终以为李平这个弟子定然是有什么秘密隐瞒于他,否则的话,哪里有如此实力闯进大比的最后比试?然而如今亲眼见到的情形,让他心中的疑云尽消,对于李平这个弟子的机灵劲头,也是大为满意起来这几个时辰之中,李平可真是让他们见识到了那种常人所难有的韧劲明明自己的实力远不如对手,却是硬靠着各种手段将战局拖延至今

    在袁青城展开猛攻的时候,他便是依靠着厚土盾的法术全力防守,他的这个护体之术倒是神妙,如此连番饱受攻击的情况下,却仍旧是能保持完好,实在是殊为难得而在那袁青城连番的攻击略显不足之后,他便是依靠着灵符和水箭术不断的展开着反击,虽然这类术法对于袁青城这样的修士来说根本起不到多大的效果,每每只需要挥出一拳便是能够轻易将他的攻击所化解,不过如此一来那位袁师兄想要调息一下恢复体力的想法自然就落空了,以至于台上的战斗从开始至今便是呈现出了眼前的这种诡异一幕

    若是袁青城主动展开攻击,那李平便是举盾相迎,若是那位袁师兄的攻击略显不足,他便是抽冷展开反击,倒是一副非要别人对他展开猛攻才满意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大为无语如此一来,对战台上的战斗是一刻也没有停歇,但对于观战的众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乏味和无聊了,显然此战最后的胜负似乎只有看谁的灵力先耗尽才行,实在是大比之中几乎重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能以如此简单有效的手法与宗门之中最强的弟子战斗到如此地步,也难怪他这几年身处各种陷境之中仍旧是能逢凶化吉此时卫康看着在对战台上依旧显得进退有据的沈同,不由暗自点了点头,此子倒实在是一个可造之才,自己这几年忙于闭关还真是太过忽略他了啊!

    对战台上,袁青城此时的脸色铁青,倒不是他的体力有些不支,而是如此长时间的战斗下来,他发现自己一贯引以为傲的手段根本奈何不了面前的这位师弟,这种现实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要知道袁青城在宗门之中久负盛名,同阶的修士想要在他的手下撑过数个回合都不容易,何曾想到会有一天连一个十层的师弟都奈何不了?如今看着他神情自若的模样,袁青城不由心头越发的恼怒,此战已经持续了大半天的时间,虽然他的灵力还能让他坚持许久,但看对手的模样,似乎也是同样如此,如此一来,若是战上几天才能分出胜负,不免会让人耻笑!想到这里,他便是运起气海中的灵力,以更加猛烈的攻击一次次的朝那面护盾砸去,似乎不将那面破光盾砸个稀烂绝不罢休一般

    与此同时,沈同面对着袁青城那再度疯狂起来的攻势却是眼中精光一闪,此番他之所以采用如此方式,实在也是无奈之举说白了,一切都只因为他缺少强有力的攻击手段,只能在是这样的僵持之中消耗对方的实力,然后再找机会看看能不能找到破绽此番坐袁青城的神情和手段来看,他显然是在这种长时间的僵持之中失去了耐心,转而在疯狂的进行最后的出击了,所谓福祸相倚,越是他如此这般疯狂,自然就越是有机会可以展开反击

    而在沈同的神识海中,幽玄老鬼则是轻松笑道:“小友,看那小子的模样,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再加把劲定能将他击下台去其实小友若是肯让老夫出手,定能在神不知鬼不觉间让他吃一个大亏,到时候要将他击下台去,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沈同不由无奈说道:“前辈还是安心呆着吧,玄冥洞之事,此番不成倒是十年以后还有机会,但若是前辈的身份暴露,到时候我们恐怕就只能亡命天涯了,你看宗门之中的这些筑基长老,能成功签下魂灵契之人也是少之又少,若是知晓我以如今的修为也能成功,不说旁人,我那师父首先就不会放过我!”

    这边厢分心与幽玄说着,那边袁青城的攻击也是一拳猛过一拳,只不过片刻,他的护盾虽然没有被攻破,但已经是被击的连退了数步,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是退到了对战台的边缘地带,如此情况下,台下诸人眼看着他似乎已经有些不支,不由惊的一个个喊叫了起来

    沈同听到了那些惊叫之声,不由回过了神来,朝四下里看了看,顿时心中一惊,若是如此这般糊里糊涂的被击落了下去,那可真是一件惨事了,好在他及时的反应了过来,倒是没有铸成大错就在沈同这边厢暗自长吁出一口气的同时,他蓦然间灵机一动,心中涌起一个想法出来,旋即这个念头便是快速的在他的脑海之中生根发芽,然后越发壮大了起来灵光一闪之间,他似乎是找到了一个能快速解决这场比试的机会,只不过能否成功,倒还真要尝试一下才能知道

    袁青城显然在这个时候也是听到了台下的呼喊之声,连续数拳之后,他发现了面前的这位李师弟似乎已经远没有刚开始之时那般的强悍,原先的连番攻势之中,除了蓄力之后的最强几击能够让他的身形倒退之外,其余的攻势根本难以对他造成什么波动,更不要说是将他击退了但如今不同,连续的几拳下去,那位李师弟已经是连退了数步,看那模样似乎已经力尽了?

    袁青城心中不由大喜,虽然从表面上看来那个李师弟似乎并无异常,不过不断的后撤倒是事实,这让他瞬间明白了过来,不是这位李师弟的实力深不见底,莫测高深,而是他隐藏和伪装的太好,从表面上根本让人看不出异常出来,若不是这一连串的攻击让他应接不暇,在无奈之中暴露出了自己的深浅,他还真是感觉有些无奈不过,既然这位李师弟已经有些难以为继,他一时间反倒是来了精神,誓要一鼓作气击败对方,哪怕攻不破他的护盾,将他击下台去,总不会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