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天生的反派坯子
    光明与黑暗,巨大面孔最终化为一轮银色的太阳,漫天的烟尘已经散去……震撼与敬畏恐惧的情绪,在天下人的心中久久缭绕不去

    内心越强大的人,越容易从这种画面中清醒过来

    峨眉山上,玄冥二老的身影缓缓站起,不再注视天空,而是看向站在远方的周芷若与峨眉弟子

    彼此对视,看出了各自的疑问

    “任务到底要不要继续执行?”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天穹上的变故再如何震撼,但如果无法改变到凡人国度,那么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等到神迹散去,统治这片天下的依然是皇帝陛下

    鹿杖客紧紧握着手中的木杖,看着眼前那个小女娃,她的脸上同样挂着震撼,但不见惊恐、甚至可以隐隐看出一丝骄傲

    他不知道为何对方会有如此奇异的神情变化

    周芷若觉得自己应该骄傲,因为她亲眼看到了那张巨大面孔的溃败,在群主的力量下崩溃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是自己的门派中,出现了一位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做到了逆天之举;虽然自己只是充当看客,但同样也会因为对方的荣光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你们信不信,总有一天,我也会站在那个位置?”

    周芷若指着远方的天空,冲着下方的峨眉同门问道

    在一片死寂中,有峨眉的弟子惊惧的抬起头,看着在自己身边跪倒一片的同门,再看了一眼站的宛若松树般的周芷若,不免觉得有些脸红

    并不是羞愧,没有人会因为跪倒在这种天威下而感到羞愧,她们只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她们自己修行多年,自认为意志坚定,但在大敌当前天穹异变的震慑下,她们所有人都开始慌乱

    但唯有那个最后入门的小姑娘,却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尊严,在狂风中屹立着,向同门说出一句极具力量的话语

    这种落差感让她们感到有些难受

    你也只是一个新人弟子而已,凭什么能不跪?你凭什么敢不跪?

    但她们此时却发现,自己连向那个小姑娘问出这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这才是最让人痛苦的事情

    天穹之上已经稳定,但人心依然在不停的摇动着

    峨眉弟子们渐渐清醒过来,望向蒙国兵丁的目光渐渐变的复杂起来,先是警惕和厌恶,然后变成愤怒和仇恨

    她们不会忘记,就在片刻之前,鹿杖客与鹤笔翁便想要出手,捣毁峨眉

    若不是周芷若突然出现,震慑了场面,恐怕此时峨眉山上早已经是一片腥风血雨

    灭绝师太手持神剑,缓缓的站起身来,虽然很不想承认局势是由周芷若扭转,但此时也没有时间去过多的纠结这种事情

    随着灭绝师太的一声厉喝,无数柄利剑伴随着清脆的颤鸣声出鞘,在天光的照耀下,反射着冰冷的寒光

    “峨眉弟子,举剑迎敌!”

    刺耳的破风声响起,鹿杖客与鹤笔翁身形急速后移

    无论是峨眉弟子,还是灭绝师太都非常清楚,玄冥二老是极为强悍的存在,想要将对方歼灭在山门中,需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整个峨眉都要死伤过半,甚至同归于尽

    但即便如此,她们依然要这么做

    若是任由对方离去,那么从此以后,峨眉就再也没有脸面和威严

    灭绝师太是一个看重脸面更甚于生命的人

    鹿杖客咬牙,看着迎面杀来的峨眉弟子们,掌中袍袖内力鼓动,冰冷的寒意自他身上澎湃升起;鹤笔翁与他心思想通,身形交错之间,便有恐怖的掌风呼啸

    退去,便是不尊皇令,一定会死!

    拼力一搏,或许尚有生机!

    “皇帝有令,击杀周芷若,覆灭峨眉山!”

    咆哮声响起,在皇权的威压下,兵丁们暂时压制内心的恐惧,面目狰狞的冲了上来

    周芷若也开始动了,虽然她的手中并没有剑,不能听从灭绝师太“峨眉弟子,举剑迎敌”的号令,但她手中的东西,却比任何的神兵利器都要凶残

    足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她举起了手中的加特林,静静的扣动了扳手

    “哒哒哒……”

    在这个时代显得十分违和的沉闷枪击声响起

    大片涌上来的兵丁,身上爆出血雾,甚至连最后一声哀嚎都无法发出,躯体便四分五裂

    密集的弹雨覆盖了蒙国兵丁所滞留的区域,鹿杖客与鹤笔翁仿若感觉自己置身于深层地狱,无数炽热的子弹擦着他们的身躯飞过,或潜入山石之中,却飞向不知名的远处

    但更多的是击中了自己属下的身体

    峨眉,自古以来便是造化钟神秀的灵山,云鬘凝翠,鬒黛遥妆

    宛若仙境

    但今日,仙境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色的地狱

    灭绝师太甚至没有出手的机会,手握倚天,身躯有些僵硬

    她微微眯眼,想到了很多东西

    周芷若……这个孽徒

    如果她用这种力量来对付自己,自己能够应付的了吗?

    答案是不行

    自己会死,而是会死的很惨

    枪管变得滚烫,周芷若感受到从重机前部散发的温度开始上升,知道这是枪管达到承受极限的表现

    于是她停了下来

    在她的脚下,黄铜色的弹壳已经堆积如山,前方百米之外,无数的残肢断体,鲜血淋漓

    已经没有能够站立的敌人

    就连玄冥二老,也双掌崩裂,浑身浴血,看上去凄惨不已

    他们看着独自站在青石上的周芷若,和她手中那柄恐怖的兵器,突然有种很想哭的冲动

    倚天剑?屠龙刀?

    都是些狗******前这东西才是天下至尊的神器!

    几十年内力的玄冥神掌力,在这东西的面前不堪一击!

    眼前这一幕,令灭绝师太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在她身后,峨眉弟子们皆面色苍白干呕,甚至有人当场晕厥

    江湖中人,即便死斗,也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画面

    而制造出这一切的周芷若,却静静的望那片血海,第一次出手杀敌,便造就了恐怖的地狱,但她却并不像常人一样感到恐惧或是失神,需要狂吐三天才能够接受事实

    她只是觉得有些恶心,仅此而已

    猩红的液体顺着演武场地面上的缝隙流淌,恐怖万分

    她却想着恐怕需要很久,才能把这里清理干净

    回忆起许音向她透露过,她日后会因为师父死去,性格大变,从而变得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但看着眼前的一幕,她忽然觉得自己的改变可能和师父的生死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可能我体内,天生就流淌着反派的血液,真是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