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你们心黑,就别怪我手脏了
    十个极真会的成员已经站在擂台上了,还有两个替补队员

    船越三郎牢牢遵守了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严谨作风,即便是打心眼儿里看不起秦江武校,但还是准备了俩替补

    叶谨走上擂台之后,十个极真会的成员都对他怒目而视,恨不得啖其肉,寝其皮,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

    “私はあなたに代償を払うようにします!”

    “あなたの全身の骨を折ってしまいます!”

    “まさか極真会を侮辱するなんて,君は死んでしまうよ!”

    苏伟看到这样也有点麻爪了,他不懂瀛岛话,不过哪怕是不懂,他也知道这些人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瞧瞧那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眼珠子都要瞪出血来了

    苏伟脸一绷,厉声斥责道:“注意你们的态度!还有没有一点体育精神!”

    刚才为了避嫌,苏伟并没有参加秦江武校的临时会议,不知道叶谨打保票的事儿,心里那叫一个忐忑

    一开始他倒是很看好这个小师弟,可哪儿能想到这个小师弟能扯这种犊子!

    一个打十个,这是作了大死了,人多手杂,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他一个人想拦也拦不住啊

    打过群架的都知道,一堆人打红眼了,想拦根本就拦不住,谁敢劝架,指不定就卷进去了

    苏伟可完全不指望这些瀛岛人还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理智

    这些极真会的人完全没理会苏伟,骂骂咧咧个没完,不知道是装傻充愣,还是真听不懂华夏语

    叶谨却是笑呵呵:“不用跟它们置气,畜生还能听懂人语啊,狗叫起来,骂是没用的,只有打疼了,它才会怕”

    苏伟还没等说话,那边极真会的人先怒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

    说着就是有人想往上冲,却被其中一个留着了短发的女人给拦住了

    “不要冲动!这个华夏人在试图激怒我们!不要让愤怒左右你们的情绪!田宫的教训你们忘了么?”

    短发女人虽然方方面面都长的十分平庸,唯独一双眼睛却很明亮,显得人很精神,目光扫视过去极真会的队员一个个都低下了头,露出了惭愧的表情,似乎很有威信

    叶谨眉毛一挑讶异道:“合着会说人话啊,怕不是成精了?”

    苏伟目瞪口呆,这小子的胆儿是真他妈大,嘴是真他妈损啊!

    生怕这些人恨你不够是咋的!

    “行了,叶谨你也少说两句,过犹不及”苏伟苦笑道

    短发女人闻言脸也黑了,冷冷的看着叶谨道:“论我见过的华夏武者中,无人能出你左右,我高山晴子愿称你为最强!”

    叶谨:???

    神tm我愿称你为最强,大庭广众说这么中二的话不羞耻么?

    傲娇也不是这么个傲法,你练的不是空手道,是空口道吧!

    喝呸!

    叶谨翻了高山晴子一眼,没理她,跟这种**对话,实在是拉低他的档次了,用老玉京话讲,叫跌份儿!

    高山晴子没得到回应,脸色一沉:“你太狂妄了,你这样的人在强者的道路上是走不远的,今天我会亲自把你的路彻底断绝!”

    叶谨拍拍脑门,一只手拦住高山晴子痛苦道:“行了,行了,赶紧打吧,听的我骨头都酸了,我看你纯属是想腻歪死我”

    这种尴尬的对话叶谨真是遭不住

    闹心!

    “duang!”

    锣响了!

    苏伟也退出了拦绳,站在擂台角落的边缘上,一只手勾着擂台柱子

    4x4的擂台上十一个人打群架,根本就没他落脚的地方了,再者说他也怕殃及池鱼

    台下的观众响起轰然的呐喊声

    “加油!”

    “小伙子一定要赢啊!”

    “日他姥姥!”

    这可是真真儿的一打十,除了电视里谁看见过这场面

    一堆观众也不知道叶谨的深浅,只知道叶谨连战两场,给小日邦子打的哭爹喊娘,惨不忍睹,都寻思真碰见当代大侠了,甭论男女老少个个都是热血上头,只想看着叶谨威风八面,横扫乾坤,根本就没往别处想,也都没人认为叶谨会输

    黄静堂也是苦笑,这气氛跟本就不用他带,喇叭声都没观众的嗓门儿噪,他都插不上嘴

    何况他在这一行了大半辈子,竞技节目解说场数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儿解说过混战啊,比他妈解说足球都难!

    ……

    擂台上听到铜锣一响,极真会倏然一散,有四个人迅速跑向擂台四角,四个人站在拦绳中点,其余俩人一左一右朝着叶谨扑了过来

    叶谨余光一扫,瞬间就明白了,这些人的用意,心里暗啐了一口

    十个打一个还用战术,真他妈的不要脸啊!

    解说席上的黄静堂见状脸色一变

    草你们二大爷!

    还要不要点碧脸了!

    黄静堂鼻子都气歪,狠狠的运了一口丹田气,扯着脖子大声道:“蓝方队伍看起来已经提前研究好了战术!这个战术十分精妙,先行占据了擂台四角和拦绳中线,将叶谨的退路封住,让他处于四面受敌的处境,看来蓝方队伍很擅长这种围攻的技巧,也很重视叶谨选手才会选择这种战术!看来叶选手给蓝方队伍带来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小!”

    导播徐怀瞠目结舌的看着黄静堂,这糟老头子,哪儿有这么解说的?

    明褒暗损简直不要太明显好不好!

    本来观众们也大多没看出来,极真会的意图,还以为他们发扬风格,只让俩人动手,其它人看着呢!

    “我草你们妈!”

    “太不要脸了!”

    “我就说这小日梆子怎么可能那么好心眼儿呢!”

    观众一瞬间都炸毛了

    评委席上,林安红,刘栋梁,船越三郎,三个人的脸一个比一个黑

    林安红不阴不阳道:“呦呵,瞧着驾轻就熟的样儿,小队形一摆,严丝合缝的,一看平时就没少练”

    船越三郎脸更黑了一些,拔得了头筹

    叶谨那边则是已经跟攻上来的两个人交上手了

    叶谨看着攻过来的俩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森冷之意,既然你们心黑,就别怪我手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