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达里尔主教
    在缴纳了二十多人的入城费后,安南一行顺利的进入了罗斯堡

    当然,肯定还是萨尔瓦托雷掏的钱安南在与萨尔瓦托雷学长凝视片刻之后,学长便就败退下来——显然是不好意思和这么小的孩子一起出门,还要对方付钱

    安南现在已经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抓紧时间弄点钱了起码要够日常花销才行

    总拿萨尔瓦托雷当凯子用,就算对方不介意,他自己的扮演也早晚会出问题

    要说是小气抠门也就罢了

    哪有平时也活的这么穷鬼的贵族……

    “请问——”

    突然,安南听到马车外有人扬声道:“车上是杰兰特少爷吗?”

    是什么人?

    安南心中一动,没有搭话

    他看向萨尔瓦托雷,对方心领神会,扬声道:“我是萨尔瓦托雷·黑塔你是谁?”

    “我是银爵的主教,达里尔尊敬的黑塔之子……”

    车外那人笑呵呵的说着:“我想您可能听过我”

    “……我的确听过这个名字他是罗斯堡的主教,据说很有能力”

    萨尔瓦托雷看了看安南,小声问道:“下去看看?”

    “可以去看看,说不定是来帮助我们的”

    安南沉声道:“毕竟……这件事与那位有关”

    萨尔瓦托雷心领神会

    安南瞥了一眼四周,示意玩家们向自己靠拢

    事实上,萨尔瓦托雷早已与安南约定好,在进城之后的事由安南决定

    夺魂巫师都是操控人心的专家即使不用法术,他们也通常擅长这方面

    毕竟萨尔瓦托雷对杰拉尔德怀有杀意,而杰拉尔德那边应该也知道这件事……这就意味着,他很有可能会利用萨尔瓦托雷的这种杀心,引导他犯错

    而安南根本不认识杰拉尔德这就意味着他不可能会被对方诱导,能够始终保持冷静——尤其是在两人意见相悖的时候,萨尔瓦托雷就要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被不知不觉间影响了

    这是在路上的时候,安南与萨尔瓦托雷在马车上商量的对策

    自然,整个过程也被待在安南身边的酒儿实时直播了出去

    玩家们一方面为自己即将遇到的敌人之强大而感到紧张和激动……另一方面也确信了“唐璜正是这个游戏的主角”的猜想

    虽然这个游戏的封面就是唐璜,但是总有例外的

    比如说某个看板娘毫无存在感的游戏……

    但你看看,普通人十二三岁的时候,有可能会这么聪明吗?普通人十二三岁的时候,行事思维如此沉着冷静吗?

    安南的智慧言语,更让玩家们确信了要抱好大腿等剧情杀的想法……

    毕竟他们如今,已经接触到了许多次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他们也已经意识到,自己虽然能轻而易举的击败那些伪装成强盗的私军,但自己的战斗力与那些超凡者相比几乎不值一提

    他们整个队伍中,超凡者也一共就只有两人而已

    ——那么,自己应该就是过来跑个过场、打个杂、清个小怪的吧?

    最后肯定是一串cg过场,唐璜小少爷与熊猫眼学长大发神威吧?

    脚男们非常乐观的想着

    而安南的想法与玩家们截然不同

    他只是沉默而冷淡的对身边的矮个子少女说道:“保护好我,酒儿——用你的生命保护我”

    “我会哒!唔……咦?”

    酒儿轻快的随口应道

    但她顿了顿,眼中突然流露出一阵惊喜的神色

    她毫不犹豫、异常坚定而流畅的说道:“请放心,少爷我绝对不会让任何攻击接近您——”

    ……每当看到这一幕,萨尔瓦托雷都感到非常不理解

    唐璜究竟是如何找到这么一群死忠护卫的?

    但实际上,安南只是向酒儿发了个临时任务而已

    【临时任务:贴身护卫】

    【任务需求:在罗斯堡中,时刻贴身保护“唐璜·杰兰特”,为其阻拦任何可能来袭的箭矢、法术、毒酒与匕首;此任务失败前,复活无需任何代价且无视每天复活次数】

    【特殊需求:最终奖励根据“唐璜·杰兰特”的满意度发放】

    看到这个任务需求,酒儿就懂了

    闪现挡钩嘛这个她很擅长……

    若不是觉得这样会让小少爷很困扰,她肯定会紧紧贴在安南身前,然后在离开马车后伸开双臂大喊一声:

    “布隆在此——!”

    当然,这条任务出现的时候,她也第一时间截图并发到了论坛里

    并且特别艾特了一下林依依

    顾及于自己在安南心中的印象,酒儿只是矜持的笑了笑,随即殷勤的打开车门,扶着安南下了车

    看到这一幕,自己下车的萨尔瓦托雷心情更复杂了

    尤其是在他看到其他护卫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反而向酒儿投向了羡慕到近乎嫉妒的眼神后,他就感觉更混乱了

    好奇怪,这群人真的都好奇怪……

    来自王都的护卫,都是如此相貌优秀、战斗力强大,还有如此可靠的忠诚度的吗?

    难道传言有误?

    唐璜·杰兰特并非是杰兰特伯爵最不喜欢的一个儿子,而是他的第一继承人?

    他的长子只是一个幌子?用来保护唐璜、抵挡暗杀的靶子?

    萨尔瓦托雷只能如此去想

    在玩家们的环绕与保护中下了车,安南也见到拦住车的那个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就是银爵教士的男人

    达里尔主教的面容宽厚、眉眼和善、耳朵很大,可以姑且称得上是肥头大耳他的头发被完全剃干净,脸上一直带着和蔼的笑容虽然看上去年纪很大,但他的皮肤却还算细腻,看不出他真实的年龄

    他身上穿着与路易斯教士同款的白色西装但主教大人身上的衣服显然承受了不该是它这个型号的衣服所应该承受的苦难——在路易斯教士身上显得格外修身而英俊的同款白色礼服,在主教身上却像是在证明布料的优秀耐受能力一样,肚子处的布料显得有些紧绷绷的,仿佛用力弯腰、扣子就会直接飞出去一样

    而在他前胸的口袋中,装着与路易斯教士类似的银色怀表与路易斯教士不同的是,他的怀表要更小一些、看起来更像是一枚银币

    但与主教大人过于伟岸的身材相比,更能让人一眼记住的,还是他微笑时露出的两排金色牙齿

    是的,他有整整一口金牙

    在笑着的时候,就会绽放出格外灿烂的光芒

    安南就很羡慕

    “向银币致敬,达里尔主教”

    安南与萨尔瓦托雷恭敬的对主教致敬

    而身后的玩家们反应慢了半拍,也跟着安南的动作向其致敬

    达里尔主教只是笑呵呵的应着,将怀表取出、啪的以下打开:“愿你们今日也被银爵所爱,可爱的孩子们……”

    “我年纪小,所以我直接开口问,您可不能怪我”

    安南充分利用自己的每一分优势,毫无羞耻之意的开口问道:“您拦住我们,是有什么话向对我说吗?”

    “是的啊,小爵士”

    达里尔主教笑眯眯的说着:“杰兰特伯爵事先跟我写信嘱咐过,让我多照顾照顾你”

    “我的父亲与您相识?”

    安南有些讶异的问道,心中有些警惕

    主教却只是摆摆手,笑呵呵的说着:“事实上,我不是与你的父亲相识,而是与你的爷爷相识

    “我是你祖父的好友,小爵士你要称呼的话,应该叫我一声爷爷”

    看上去至多不过四五十岁的光头胖子主教,笑的像是一尊弥勒佛

    “那么,达里尔爷爷”

    虽然感觉这个逼人在占自己便宜,但安南却没有丝毫犹豫,毫不犹豫便开口喊道,顺便直截了当的绕回了之前的话题:“您找我又有什么事呢?”

    “提个建议嘛看在旧人之子的份上”

    达里尔主教脸上的笑容略微收敛,语气显得正式了一些:“阿尔文·巴伯之后会邀请你去参加宴会……我个人劝你不要去

    “这不是属于你的仇恨哪边都不是”

    他话音落下,刺眼的电光落下

    安南眨了眨眼,那位胖子主教已然消失不见

    直到这时,他突然感到凉风吹拂,胸前一冷

    远处突然响起的雷鸣如车轮般滚滚而来周边的路人们惊叫一声,脚步快了几分,准备回家避雨

    安南突然意识到——

    在这个奇怪的胖子出现之后

    街道上根本没有一个人经过,他也根本没有感受到这大雨前的凉风

    安南抬头望去,只见天空阴沉,乌云压城

    风势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