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一块破木牌
    ?现场除了个别以外,全都是识货的人,这座城堡的价值足以让他们咂舌

    ?事实上,也不全是玻璃种,玻璃种翡翠哪怕能做成一只镯子戴上,就已经土豪了,怎么可能凑成这么一大堆但堆砌成这座小城堡的翡翠也确实有玻璃种,大部分都是冰种,还有低一些的,可就算是这样也很夸张了,难得的是,这些翡翠全都是红色的!

    ?这么一个东西,绝对数以亿计,现场的有些小富把身家全都当了也不如

    ?很多人都在惊叹,虽然不是一整块,是搭建起来的,但其珍贵程度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机会看到一次

    ?现场鸦雀无声,许多纨绔顿时就服了,地煞帮果然有钱,为了拿下林婉儿,这叶楷还真舍得花钱啊

    ?心情最糟糕的其实还是林婉儿,她也为这个礼物所震惊,但叶楷这个人却令他厌恶!

    ?今天他做的事情其实就是一个舆论绑架,道德绑架

    ?就如同男生在女生面前摆出九十九朵玫瑰,围观的人啧啧惊叹一样,不管那个女生有多不喜欢他,不管这男生多么恶心,人们都会认为女生应该接受那个男生

    这就是浪漫,都这样了你还从?不从的话就是你铁石心肠,偏执狂,对于名声来说,就是一次重大的打击

    ?现在叶楷把这么一个贵重的东西送出来,生日晚会上林婉儿是不方便推辞的

    ?可难道就这样接受这份礼物,这份礼物一旦接受对于林婉儿来说不是好事,还是坏事!

    ?众位看客内心激荡不已

    ?林婉儿不愧是金舟最高贵的女孩,先是有一个张韶飞,又出了个王畅,现在又来一个叶楷光是生日礼物就肯花上数亿!

    ?等等,叶楷送这么珍贵的礼物,那么张韶飞和王畅呢?

    ?王畅?

    ?众人扭头一看,他正一个人在角落里吃东西呢

    ?汗…

    ?此人可以忽略了,在看张韶飞仍旧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见到这样一份大礼,仍旧如此淡然,众人不禁期待他会送出什么东西呢?

    ?今晚有好戏看了,三个男人争一个女孩,争金舟最高贵的女孩!不管王畅是不是要争,众人都自然而然的把王畅给算了进来

    ?林婉儿十分无奈

    ?张韶飞也不知道抱着什么目的,此时就抱手在胸,也不说话,仿佛就要看着林婉儿下不来台一样

    ?叶楷很得意,不管是从生日礼物还是背后的实力来说,他今天都是当之无愧的制霸全场,主角是林婉儿,可此时此刻,风光全都在他这里!

    就连灯光师也都把唯一的两道光其中的一道落在了他的身上,另一道就在林婉儿身上

    ?今后再没有人敢打林婉儿的主意,叶楷微微笑了笑,看了看张韶飞,张韶飞依旧是无动于衷

    ?“哈哈!张韶飞,认输了吧,跟本少抢女人!”

    ?叶楷在内心狂笑,仿佛林婉儿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他不屑地看着全场,忽然发现角落里的王畅依然在吃东西

    ?哼,土包子就是土包子,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看我不让你丢人丢到姥姥家!

    ?叶楷伸手指了出去:“王医生,这个时候还只顾着吃,未免太不合时宜了吧,没看见我们在干什么吗?”

    ?所有人都看向王畅,王畅停住吃点心的动作,怔道:“你在叫我?”

    ?叶楷大笑:“除了你个土包子,还有谁这么饿?”

    ?一大群人附和着笑了,先前还因为他的医术,因为林婉儿对他的态度而高看他呢!

    ?可现在看来,这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土包子啊,不知道哪里学了点高明医术罢了!这种档次的晚会他本就不该参加,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人家全在那送礼物了,你一人事不关己,就连一起来的于无难都都送了一个钻石项链,你是来给人祝贺生日的吗?

    ?混吃混喝的吧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

    ?“呵呵…”

    ?王畅终于走了过来,拿起侍应生托盘里的手帕抹了抹嘴,笑道:“不愧是地煞帮出产的人渣,难怪这么没礼貌,林婉儿的生日,你在这指手画脚干什么?”

    ?“礼貌?人渣!”

    ?叶楷都快被气炸了,但此时此刻,全场都在看着他,为他先前的礼物而震惊,此时不宜暴怒

    ?他指着堆放礼物的地方,保持优雅姿态说:“今天是林小姐的生日,没有送礼物的才是无礼,哼,乡巴佬,我给你说什么礼貌!”

    ?王畅笑了!

    ?笑的有些苦涩,说实话来之前他还真没有准备礼物事实上,王畅也不过才进入都市生活一个来月而已,当时第一天到魏灵英家的时候,连热水器都不会用,你指望他会想到生日礼物么?

    ?遥想当年……

    ?貌似除了魏灵英,就没有人记得自己的生日吧,更别提让那老不死的师傅了不过就算是魏灵英也从没有给自己送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这再平常不过的东西,对自己貌似确实个奢侈品以至于王畅心中都没有这样一个概念

    ?众人一愣,见到王畅着苦涩的笑容,不禁有些好气又好笑难道这乡巴佬真的没有准备礼物?

    ?才借故躲远,跑到角落吃东西的?

    ?叶楷心里十分得意,似乎自己胜了一局,还赢得很漂亮

    ?风度没丢,以高贵的姿态,仅仅说了几句话就占尽便宜,在林婉儿的心中应该很加分吧?

    ?财势就是这么一种东西,动动嘴皮就能压倒你,小朋友,这种场合不是你能来的,癞蛤蟆怎么也吃不到天鹅肉的

    ?“呵呵…”

    ?王畅又笑了笑,他身上其实也带了不少好东西,有几粒药效极好的药,价值无价

    ?一盒据老不死的师傅而言,是药王孙思邈用过的金针虽然王畅自己都不信,认为是老不死糊弄自己的,但从这金针的效用来看,也绝不是凡品

    ?不过送药晦气,金针自己随时也要使用的自然不能送给林婉儿,更何况她拿了也没有用

    ?有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块木牌,走过去递给林婉儿:“这个作为礼物送给你吧”

    ?叶楷低头一看,这木牌黑黝黝的,也不知道放多少年了,脏不脏……

    ?叶楷就毫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一群纨绔也附和着

    ?叶楷笑的都喘不过气来了,大声说道:“我说,你就算是没钱买礼物,也应该买个盒子装起来,因为林小姐也不会当面打开礼物,就不会这么丢人了”

    ?叶楷以及在场的人都不是没眼光的人,但所有人都丝毫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值钱的宝贝

    ?也不是什么礼物都得装起来,敢当面开的都对自己的礼物有自信

    ?林婉儿也丝毫不嫌弃这小木牌脏不脏,直接接了过来,笑道:“王大哥,谢谢你,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其实不管东西是什么,林婉儿喜欢王畅,只要是他送的,她都会喜欢

    ?“叶楷,请您放尊重点,王大哥是我的朋友这是我的生日,请您不要这样大声喧哗,嘲笑我的朋友,否则我只能将你请出会场了”

    ?林婉儿鼓起勇气说道,哪怕叶楷会因此而大闹宴会,她也顾不得了,她容不得任何人诋毁王畅更何况,她是林婉儿,金舟最高贵的女孩,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欺负的

    ?林婉儿不但满心欢喜的接下了这块木牌,更是又接着说道:“叶楷,在我看来,这木牌比这什么小城堡好的多!”

    ?叶楷看着王畅满眼是火,牙都快咬碎了,这都能喜欢,太违心了吧?

    ?此时,还有另外一个人看到林婉儿收下这个木牌之后,神色大变,那就是张韶飞,看着这块木牌,他就像是一个饿了十天的乞丐见到馒头一样,要不是被林婉儿牢牢抓在手心里,他恨不得去抢过来了

    ?就在此时,有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挤进人群,小心翼翼的对林婉儿说道:“林小姐,可不可以把这块木牌给我看看!”

    ?“额!”

    ?林婉儿有些愕然,她认识这个男人,李鸿源,是鸿源贸易的董事长,在金舟也算是一个极有财力的富豪原本他这个年纪的人都离开了宴会场,把时间留给了年轻人,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还在这里

    ?但看李鸿源这表情,似乎这木牌真的不简单啊!

    ?她把木牌递给李鸿源,同时不由把目光看向了王畅,想问问这木牌什么来历,王畅只是摊了摊手,表示不知

    ?此时,李鸿源正端着木牌,表情甚至有一些敬畏

    ?木牌很简单,正面用草书写着一个福字,左下角还有两个小子人情

    ?而方面,则雕着一个金元宝,然后还有许多做工细致的花纹

    ?也不知道这黒木牌是什么材质的,看着年份似乎也有数百年了,但这些细微纹路,却一点都没有损伤

    ?只凭这一点来看,这木牌的确不是凡品

    ?“这…这…这是……”

    ?李鸿源的声音都在大抖,连说了好几个这,却就是说不出这是什么东西

    ?“不用看了,这是福门的人情牌!”

    ?就在此时,张韶飞轻声说道,看着这块还没有巴掌大小的黒木牌,他的眼睛都要冒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