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杀意(一更)
    恐怕所有人都认为太子斗不过霍青空

    李澄空却不这么人为

    霍青空再厉害,也不可能用天子剑杀太子,否则,大永就真完蛋了

    霍青空束手束脚,而且还不能用天子剑

    而太子霍天送却无所顾忌,更何况他代表着未来,不知有多少人投靠

    此消彼涨之下,鹿死谁手未为可知

    如果在一个月之前,两人起争端的话,那绝对是霍青空胜,而且是碾压

    可一个月后,一切都有了变化

    这世间便是如此,变化是永恒,须得以变化的眼光去看,不能停留在原本的固有印象

    独孤漱溟看他如此态度,明眸闪动,若有所思

    比起相信自己,她更相信李澄空的智慧

    这是无数次的事情所证实的

    但她还是认为,太子霍天送比霍青空差远了

    不是差了一星半点儿

    李澄空道:“出来了”

    远处揽月城的城墙上出现了大皇子宋玉璋的身影,正遥望这边,抱拳为礼

    独孤漱溟瞥一眼,根本没回礼,冷冷道:“这大皇子鬼鬼祟祟的,讨人嫌!”

    李澄空笑道:“这位大皇子可不能小觑,来揽月城的目的不单纯呐”

    独孤漱溟道:“看出来了,蠢蠢欲动,是想攻铁西关,以洗揽月城之耻”

    李澄空道:“一直压住了没动,我想知道是不是跟大永又结盟了,待大永那边动手,这边才动”

    独孤漱溟哼一声:“现在大永退回去了,这大皇子也该消停一点了吧?”

    她对大永恼恨之极

    数次都是主动挑衅

    当然,外人看起来是大月先动的手,但也是知道了他们欲动手之前抢先动手而已

    归根到底是大永不安分

    李澄空轻声道:“叶秋冷露”

    “是,教主”叶秋冷露轻盈来到他身边,淡淡清香缭绕,如兰似麝

    独孤漱溟往一侧让开两步

    叶秋冲她歉意的笑笑,站到独孤漱溟先前的位置

    独孤漱溟也笑笑,心里不太舒服

    这两圣女将来必是李澄空的房中人

    一想到这个,她便心里不舒服,好像自己的东西却被别人瓜分了

    李澄空道:“看看这位大皇子”

    “教主,他身上带着凝心玉”叶秋轻声道

    冷露摇摇头:“看不透”

    李澄空道:“待我将凝心玉破了”

    揽月城的墙头,宋玉璋负手而立,微笑看着这边,低声哼道:“李澄空怎来了?”

    他身边站着数人,两个玄衣老者,四个披甲将军,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削瘦清癯老者

    清癯老者蹙眉,低声道:“殿下,且避一避吧”

    “我与李澄空无怨无仇,有什么可避的?”宋玉璋不以为然的道:“况且一碰上他就避开,这也太没面子了吧?”

    清癯老者眼睛看向别处,余光瞥李澄空那边,低声道:“我们毕竟面对的是清溟公主”

    “清溟公主现在已经不是铁西关的主帅,跟我们更没重大冲突了”宋玉璋不以为然

    他目光直视独孤漱溟,看着她绝美脸庞,莫名的心生喜悦,感觉世界都变得美好

    他身为大云的大皇子,天下间的绝色美人见得多了

    大云皇宫里任何一位嫔妃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各有其美

    而且他府里也有数位美人儿,包括他自己的王妃也都是数得上的绝色美人儿

    可他看到她们,都没有看独孤漱溟这种感觉,那种天地黯淡,唯有她存在,她一人映得周围再无颜色的感觉

    他的目光与心神会情不自禁的落到她身上,被她深深吸引住无法挣脱

    所以他每天都要呆在揽月城城头大半天,就是想看到独孤漱溟出现

    独孤漱溟偶尔出现,且无规律,他也只见了三次而已

    看到李澄空与独孤漱溟并肩而立,肩膀之间毫无缝隙,如此亲密,他心头苦涩,恼怒,对李澄空生出强烈的敌意

    “唉……”削瘦老者无奈叹息:“殿下,现在两国大军压境,可不是讲儿女私情的时机啊”

    宋玉璋脸色微变,猛的瞪向他:“胡说什么呢!”

    他有着心底幽思被窥的心虚与恼怒

    “殿下,这李澄空还真惹不起啊,十四爷的下场便在前面”

    “哼,老十四挡不住他,难道孤也挡不住?”

    “挡不住”

    “你闭嘴!”

    “殿下,大局为重,儿女私情只是小节啊”

    “再胡说八道就滚下去!”

    “我不滚,我要不停的提醒殿下你,那是李澄空的女人”

    “李澄空又如何!”宋玉璋冷笑

    李澄空的修为是强,可自己身边有两个大宗师,即使打不过也能带自己逃走

    更何况自己还有奇宝在身,即使收拾不掉李澄空,也能把李澄空打伤

    宋玉璋与削瘦老者说话之际,眼睛一直盯着独孤漱溟,可独孤漱溟却后退几步,被城墙的墙垛挡住

    宋玉璋顿时大急,恨不得把那墙垛给削掉

    眼前忽然一闪,李澄空骤然出现

    他缩地成寸奇快绝伦,瞬间抵达,两个大宗师甚至没能来得及反应

    “殿下别来无恙?”李澄空拍一下宋玉璋肩膀

    一道奇异力量钻进宋玉璋身体,瞬间钻进凝心玉中

    宋玉璋吓一跳,忙一抖肩膀,将李澄空的手震开,沉下脸哼道:“放肆!”

    当初两人见面的时候,还颇为客气,可这一次他对李澄空有了敌意,态度便没那么客气了

    两位大宗师吓一跳,忙探手把宋玉璋扯到后面,挡到李澄空跟前

    李澄空任由两位大宗师施为,朝两人背后的宋玉璋笑道:“殿下是来攻打铁西关的?”

    宋玉璋沉声道:“非也!”

    “大兵压境,不是为铁西关而来,那是为何?”李澄空笑道:“殿下不会说是为了东林军吧?”

    “正是为东林军!”宋玉璋缓缓道

    “要接替十四皇子的位子?东林军呐,他们被十四皇子养成了恶狼,一群恶狼可没那么容易驯服,凭殿下你的军中威望,恐怕……”李澄空摇摇头

    宋玉璋深以为然

    原本以为西林军压境,东林军应该乖乖老实下来,他也能顺顺利利的掌控东林军

    可事实有很大出入

    李澄空道:“殿下是准备搂草打兔子,顺便收拾一下铁西关吧?”

    “李先生,你现在是大永的南王爷,难道还要管着大月的事务?”宋玉璋这一会儿压下了敌意,藏进了心城之内,露出微笑:“所谓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就是好奇,想问问殿下”李澄空笑道:“既然殿下不说,那就算了,对了,还要多谢殿下的十几艘船”

    “南境的铁矿质量极好,孤也很满意”宋玉璋微笑:“我们不妨加大数量”

    “也好”李澄空笑道:“那就要殿下多给我几条船了,南境没船呐”

    “没问题”宋玉璋道:“再增你二十条船!”

    “多谢”李澄空笑道:“那就不打扰殿下了”

    他抱拳,然后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对面的铁西关墙头处,微笑朝这边摆摆手

    “走!”宋玉璋沉声道

    他转身下了墙头

    削瘦老者暗笑一声,随着他下了城墙,低声问道:“殿下,怎下来啦?”

    宋玉璋瞪他一眼

    “这李澄空不好惹吧?”削瘦老者笑道:“想杀殿下,易如反掌”

    宋玉璋冷冷一笑,没有反驳

    削瘦老者笑道:“不过老夫佩服的是,殿下明明厌恶得不行,还能笑着跟他做生意,气度当真过人!”

    宋玉璋哼道:“大永的铁矿极优异,锻造出来的兵器锋利增一成,我怎会拒绝?”

    “不因私而废公,佩服!”削瘦老者抱拳笑道:“殿下你越来越有器量了”

    宋玉璋瞪他道:“少拍马屁!”

    他大步流星往外走,心下却转动着杀意,如何才能除掉这个碍眼的李澄空?

    第一重要的是谨慎,慎之又慎,否则会被李澄空所杀

    第二步是要借刀杀人,要让父皇杀他

    先让李澄空成长,直至父皇忌惮,忍不住出手

    那就得加大对李澄空的支持

    让南境有足够的实力独立,一旦有了这般实力,大云大永大月便再不能容他

    三大皇帝一起出手,不信李澄空还能活!

    想到这里,他精神一振,双眼炯炯

    李澄空扭头看向叶秋冷露

    两女皆看向独孤漱溟,面露为难神色

    李澄空笑道:“难道这位大皇子对清溟有非份之想?”

    叶秋迟疑

    冷露道:“确实有非份之想,甚至因为公主,大皇子对教主你心生杀意,已经要对付教主你”

    叶秋看了冷露一眼

    这太过直接了,会让清溟公主为难

    冷露却不管那么多,有什么便说什么

    李澄空笑道:“仔细说来听听,你们什么也别管,他想什么你们就说什么”

    “是”冷露道:“这位大皇子对教主你原本是没什么,可因为清溟公主,便想杀你”

    叶秋道:“他原本是想攻打铁西关的,可东林军对他阳奉阴违”

    李澄空沉吟着点头

    他看向独孤漱溟

    独孤漱溟一直在蹙眉,恼怒不已,自己倒成了祸水,看到李澄空的目光,她哼道:“东林军不稳,这倒是个机会!”

    李澄空摇摇头:“即使东林军不稳,也打不过的,一旦有外敌,东林军就会一致对外,仅仅是东林军,三大营恐怕就不是对手”

    独孤漱溟蹙眉:“东林军与西林军一起出动,绝对会互相扯后腿,三大营有机会胜之”

    “不能小瞧了大皇子,他有可能仅出动一军,或者东林军或者西林军”李澄空道:“能不打就别打”

    他看向洞天里的天子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