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塞北明驼
    所以郑强毫不担心此时被左冷禅知晓,他还巴不得左冷禅上门报仇,好做了对方呢

    郑强与曲洋两人施展轻功,急速奔走,走至天亮之时,发现前方有一个破屋

    郑强心中不由的腹诽道,武侠剧当中许多故事都是发生在老宅、破庙、破屋之内,仿佛已成定律

    果然,他们两人还未走近,就听到一个苍老而尖锐的声音说道:“那辟邪剑谱此刻在哪里?你只须老老实实的跟我说了,我便替你诛灭青城派全派,为你夫妇报仇”

    在十丈开外,此人的声音仍然显得中气十足,可见绝非无名之辈

    郑强与曲洋对视一眼,两人联袂走了进去

    只见破屋之内,蜘蛛网到处都是,如果不是郑强知晓是在笑傲江湖的年代,初次来到这个地方的话,肯定会以为是掉进了盘丝洞!

    他们两人刚刚迈入大门,里面就传来一个机警的声音,“谁?”

    郑强以目观之,里面有一人,形貌丑陋,驼背,手中还有一把驼剑,面目狰狞,凶相毕露

    有如此装扮之人,不用说,正是那位塞北明驼木高峰!

    里面模样十分凄惨,鲜血淋淋、遍体鳞伤的一男一女不用说,正是林震南夫妇

    笑傲江湖中人,真正称得上好人的委实是没有几个,个个都是利益熏心、野心勃勃之辈,但纵观整个笑傲江湖,最为无辜的就是林震南一家了,仅仅是因为一本辟邪剑谱,就弄得家破人亡,断子绝孙,好不凄惨

    郑强不敢说自己是好人,毕竟他手上沾惹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他绝不是一个坏人,他所杀的都是该杀的,从来都没有因为一己之私欲而害人性命

    因此,对于嗜杀成性、枉顾他人性命的人,郑强向来都是秉承一个信念——除恶务尽!

    木高峰见进来的两人气度不凡,浑身都散发着高手的气息,于是将手中的驼剑握的更紧了,但为了辟邪剑谱,他只好低声说道:“敢问两位是哪路好汉?驼子在这里有些事情要办,可否行个方便?”

    由于此时郑强的乱入,木高峰并未见过刘正风

    林震南见进来的两人,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急忙呼救道:“请两位大侠救命,在下是福州……”

    砰!

    木高峰一拳锤在林震南的腹部,疼的他如同煮熟的虾爬子一般蜷缩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木高峰见曲洋面露不忍之色,眉毛一挑,轻声喝道:“两位,驼子虽然从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所以还请两位……”

    郑强微微一笑,对于林震南夫妇求救的眼神视而不见,沉声说道:“阁下可是纵横漠北无敌手,人称塞北明驼木高峰木大侠?”

    林震南一听这话,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

    而木高峰则是双目一亮,笑呵呵的说道:“驼子可当不得什么大侠之称……”

    “呵呵,你既然清楚就好”郑强截断他的话说道:“木大侠,可知这是什么地界?”

    木高峰闻言一愣,然后说道:“怎么说?”

    “这里是衡阳地界,鄙人新任衡山派掌门刘正风!”郑强乐呵呵的说道

    木高峰一听这话,瞬间后撤了几步,沉声说道:“原来是刘三爷当面,驼子真不知晓刘三爷当上了衡山派掌门,真是可喜可贺,驼子先在这里恭喜刘三爷了”

    “不急,不急,木大侠,我刘正风今日要和你算一笔账!”郑强笑道

    木高峰暗运内力,眼光闪烁的说道:“刘三爷,驼子知你武艺高强,无意与衡山派为敌,这两人驼子就看在刘三爷的面上放过他们,驼子这就走,如何?”

    郑强闻言哈哈大笑道:“木大侠,果然快人快语,但是我这人向来不爱占别人的便宜,喜欢的东西向来是自己去拿”

    “刘三爷真的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木高峰持剑而立,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郑强冷笑道:“木大侠威震江湖,我刘正风虽略有薄名,但怎敢不给木大侠面子?”

    “刘三爷究竟想如何做?”木高峰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物,哪里听不懂对方话语的讥讽之意

    郑强闻言讥笑道:“木大侠,江湖传言,你武功虽高,人品却是颇为低下,趋炎附势,见风使舵,十分的不顾信义,只因你为人十分的机警,若是和你结下了仇,那是防不胜防,因此人人对你木大侠敬而远之,在武林人士心中,忌惮畏惧者皆有之,可谓是恶名昭著、阴险毒辣,你说今日我刘正风落了你的面子,我的亲朋故旧、门人弟子如何自处?这是第一笔账!”

    “你木高峰在塞北怎么干,我刘正风管不着,也不想去管,但在我衡山地界还敢肆意妄为、妄自尊大,这是典型的不把我衡山派放在眼里,通常这种人,我都会用剑教教他怎么做人!这是第二笔账!”

    “咱们都是江湖中人,打打杀杀本就是常事,这点我不怪你,也不怨你,若是你木高峰与这两位有什么深仇大恨,我刘正风无话可说,转身就走,但他们两人明显是粗通武艺之辈,有什么能惹到你木高峰木大侠的?滥杀无辜,这是第三笔账!”

    “木高峰,你说这三笔账该怎么算?”

    木高峰听完之后,估计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比,尤其是他也听说了郑强一掌震飞嵩山三大太保的战绩,于是低眉顺眼的说道:“刘三爷,驼子今日认栽,有生之年,绝不踏足衡山地界,遇到衡山派弟子,退避三舍,如何?”

    “听听,大哥,我没说错吧,这个驼子果然是见风使舵之辈”

    “木高峰,今日的事情你还想善了?真是天大的笑话,我刘正风今日就替江湖铲除你这一大祸害”郑强冷笑道

    郑强的话音刚落,木高峰早就飞身后撤,想要撞破窗户逃出去,谁知道郑强早就盯着木高峰了,他一动,郑强就动

    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窗户边上,木高峰一剑刺出,郑强则随手一拍,驼剑嗡嗡的直响,仅这一下就震散了木高峰凝聚的内力,木高峰心中大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