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奇技!
    他是谁?

    怎么会这么强?

    一瞬之间,白仙儿心中狂跳,绝美的玉容在拥有的拳风之下都变得扭曲了

    动作太快,拳来的太过迅猛

    即便白仙儿早已凝练了真气,都险些没有反应过来

    凶猛的罡风吹的眼皮乱跳之时,她才勉强腾起手掌招架,缠绕于手臂之上的白色罗带在真气的灌输之下笔直如钢枪一般直刺安奇生的眉心而去

    真气灌输之下,一株草可斩破钢铁,木剑可以催城破墙,白仙儿确认就是这老道士的脑袋是精铁铸就,这一下也能将其洞穿了!

    但安奇生只是漠然俯视,好似那白色罗带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一拳横压而下!

    轰隆!

    巨力爆发!

    拳印横压刹那,直好似打灭了所有空气!

    肉眼可见的涟漪在两人之间扩散开来,好似空气在这一刻都变成了水面

    白仙儿面色一变,终于感受到了力量,那扩散开来的涟漪,赫然是她打出的真气洪流

    那青黑色拳印之中好似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力量,一个接触,竟硬生生的杂碎了她的护体真气!

    并且余势不减的连同她的手掌一并,在她仰头躲避之下,重重的砸在了她高耸的胸间!

    砰!

    重锤击鼓!

    低沉的**碰撞声连屋内气流炸裂之声都没能压下!

    “啊!”

    白仙儿发出一声令人惊心动魄,充满无限遐想的叫声

    只是一锤而已

    她胸前已然被汹涌的罡风压的扁平,巨大劲力一下灌体而入,震碎了她的根根胸骨,其后背之上的罗裙更是瞬间撕裂大片,一个深深的拳印显现在其光洁如玉的脊背之上!

    而这时,那好似长枪直刺安奇生眉心的白色罗带一下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软趴趴的垂了下去

    这罗带不知何种材质,在锋利如刀一般的气流吹拂之中也没有丝毫破损

    “这真气.......”

    安奇生眉头微微一皱,这一拳未尽全功

    那层层叠叠的真气好似纵横交织了无数层的蜘蛛网,虽然被他强横的力量贯穿,但却极大的缓解了他的力量

    以至于未尽全功

    轰!

    巨大的劲力灌体而入,强大的动能压迫着白仙儿重重的砸向了地板之上

    白仙儿七窍流血,绝美的脸上带着无尽痛楚

    她咬着牙,真气护持内脏,就要借助这一股力量破开地板,先行躲开这老道士

    但是!

    就在她与地板接触的刹那,甚至还来不及泄力,一股巨大的力量已然自她手腕之处传来!

    她的脸色一变

    只见安奇生那宛如精铁一般的粗大手掌陡然一个发力,竟硬生生的将倒砸向地板的白仙儿生生提起!

    继而

    高扬而起的拳印,再度横压而下!

    “不好!”

    这一下,白仙儿心中的惊惧终于爆发了

    她疯狂的挣扎的身体,修长的**真气肆孽,直踢向安奇生的胸腹,下身,被他握住的手掌更是疯狂的扭动起来

    同时,已然被几乎砸断了手骨的左臂再度迎了上去!

    “调皮”

    安奇生眼皮都不眨一下,胸腹之间筋肉鼓荡,承受着她的踢打

    只是在其踢向胯下之时,才稍稍一动,让其踢在大腿之上

    抱丹之后劲力圆融,心念一动劲力无所不达,无论是缩阳入腹也罢,还是劲力汇聚以下肢发出全力一击阻挡都是可以的

    只不过,还是下意识的躲避而已

    砰!

    大风再起,气流呼啸都掩盖不住的**碰撞声中

    白仙儿只觉自己的筋骨全都碎裂了,温养了无数年的真气,好似被这一记又一记的铁拳给彻底打碎了

    一切挣扎,一切反抗,统统在这一拳之下为之荡然无存!

    “真皮实.......”

    安奇生手臂再度发力,在白仙儿手臂骨骼的呻吟声中,再度将她生生拉起

    此时,他心中都有些惊讶了

    他此时的体力何其之强,内力与血液融合之后,他随意一拳都可砸碎钢铁了

    这女人,居然挨了他两拳还能够反抗!

    不过,也就这样了

    心中泛着一丝冷笑,安奇生高举的一拳,再度重重砸下

    气流荡起的涟漪之下

    白仙儿只觉天地一片漆黑再无一丝光亮,无限恐怖在心中生出

    她体内被打散的真气在这一刻疯狂涌动,层层攀升直至咽喉,发出颤音:

    “爷爷,饶命!!!”

    呼!

    汹涌罡风吹拂之下,白仙儿一头青丝飞扬,绝美的面容之上尽是恐惧,两行热泪不由的从眼角流出

    “原来,魔宗的人也是怕死的.......”

    青紫色的拳印缓缓从白仙儿的面前挪开,安奇生似笑非笑

    他今日并未想着大打出手

    如今这南梁城中龙蛇混杂,不知多少人在盯着,此时冒头出来,自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杀了这女人,乃至将这醉月楼的魔宗之人一并全杀了对此时的他而言没有任何难道

    踏进醉月楼的那一刻,他心中就很清楚这一点

    噗通~

    手一松,白仙儿落在地上,身子禁不住的颤抖起来,真好似一个被强人欺辱过的柔弱女子一般

    “仙儿,仙儿!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外面,老鸨云娘敲起了门

    如此之大的动作自然不会不被人察觉到,只是安奇生的动作很快,前后不过数秒而已

    她也惊疑不定,不知道是不是真个发生了什么

    “没,没事”

    白仙儿抬起头,披散着发丝的俏脸之上还带着泪痕,楚楚可怜

    “真,真没事吗?”

    门外,云娘诧异

    之前那动静可未免太大了点

    “没事,回去吧”

    白仙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只觉全身筋骨都断裂一般的疼痛

    尤其是胸前,几乎坍塌了下去,断裂的骨茬几乎都刺到了内脏之上,一动,就是钻心的疼痛

    “抬起头”

    白仙儿身子一颤,抬起头来

    之前那三拳已经将她的心防彻底打碎,直至此时,身子都还在自发的颤抖着

    听到安奇生漠然的声音,一颤间,不敢拒绝,缓缓的抬起头来

    一双深邃好似古井不波,深沉好似夜间星空一般的双眼,宛如深渊一般,吸住了白仙儿所有的目光

    “不,不好......”

    白仙儿心头一震,下意识的就想要挣扎,但余光看到那一只泛着青紫色的手掌一动,她心中提起的最后一丝勇气就瞬间为之破碎开来

    “夺魂**......”

    安奇生眸光深处,一缕精芒亮起

    夺魂**的精义,在他心中流淌而过

    这数月以来,他入梦学会了数十门此界的功法奥秘,可惜受限于尚未凝聚真气,一些等阶很高的强大武功不能学习

    通正阳所学的龙虎纯阳气,需要凝练真气之种方才能够习练,天龙游仙步需要凝练足经,遮天大手印需要凝练手经,太白极罡经更是要气脉凝成方才可以涉及

    但其中有一门功法,却并无门槛,或者说,门槛并不在于真气,内力,运行也需要游走气脉经络

    那就是夺魂**!

    这门夺魂**唯一的门槛,就是精神力足够强大

    安奇生并不知晓这个强大的标准是什么,但他尝试之下,发现自己并无问题,并且,如他曾经习练观想法一般,他在此类精神功法之上的‘天赋’极为强大,进境极快!

    短短数月而已,他便已然能够施展这门功法了

    他之前所发三拳,拳意大势更重于拳印本身,他要的,就是打垮这个魔宗妖女的心智,继而,施展夺魂**!

    嗡~

    心念一动,两人相对的目光好似成为一道无形的通道,肉眼不可见的精神力量沿着这一道通道喷涌而出

    “啊”

    白仙儿脖子猛然后仰,好似被大锤砸中,身子一颤,脸上浮现一抹挣扎痛苦之色

    武功修行未至神脉之前,是无法涉足精神的,但是武功修行,内力体魄的提升,本身也会锤炼心志,升华精神

    即便是心灵受到重创,下意识却还是在反抗

    “到了这个地步,还想反抗......”

    安奇生微微皱眉

    肉身与精神乃是一而二,二而一,联系密切

    极端环境之下**经受的折磨,会提升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同理,肉身的重创,也会让精神大衰

    他那三拳几乎真个将白仙儿打死当场,因其拳意精神的震慑,其心灵所受的创伤比之肉身还要眼中的多

    但即便如此,她的反抗还是让安奇生心中皱眉

    “仙儿......”

    安奇生控制声带,发出飘忽轻缓的音节: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

    听着安奇生的声音,白仙儿脸上的痛楚稍缓:“你,你是谁?”

    “你想一想,之前,你还叫过我的.......”

    安奇生眸光幽深,好似一个引诱人堕落的魔头,以话语施展催眠术

    他对于肉身的掌控强大,飘忽的语音之中带着诸多催眠技巧,极富感染力

    “我叫过.......”

    白仙儿空洞的眼神闪过一丝茫然,在安奇生的可以引导之下,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脸上顿时闪现一丝畏惧:

    “爷,爷爷,仙儿错了,仙儿好疼,你不要打仙儿了........”

    “那你要听话.......”

    安奇生缓慢引导着:

    “现在,你很累了,你想要放松下来,想要摆脱身上的束缚........”

    “仙儿累,仙儿想要放松.......”

    白仙儿呆呆的随着安奇生说话,能动的手掌缓缓上抬,就要解开腰带

    “.......”

    安奇生瞥了一眼面前的红粉骷髅,心中古井不波,继续说道:

    “对,但还不够,你还要更放松,更放松......”

    “更放松.......”

    白仙儿面色舒缓下来

    “可以了”

    安奇生眸光一闪,精神力好似开闸的洪水一般,在白仙儿放下反抗的一刹那

    长驱直入,直捣黄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