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拔针
    下午五点,第一医院住院部门口,一辆保姆车悄然开来

    随后,车门打开,唐若雪钻了出来,一身黑衣,戴着墨镜,让人看不出半点情绪

    几乎是刚刚走入大厅,唐七就从旁边走了过来,把一个平板电脑递给唐若雪

    “阳光庄园确实是北庭川训练血医门子弟的地方”

    “林秋玲前后三次去了阳光庄园治病”

    “林秋玲病症好转也是北庭川亲自出手救治,而且每一次都是最高规格接待,北庭川还单独对她进行治疗”

    “林三姑则更多是陪同,不清楚两人之间真正猫腻,这也是警方无法从她口中挖出东西的要因”

    “林小颜的丈夫黄太军境外账户多了十个亿,他亲口承认这是血医门给林秋玲的报酬”

    “至于是什么报酬,他不清楚”

    “林秋玲成为比赛病人也是北庭川运作导致……”“再结合拈花三人中毒当晚,林秋玲定的东都机票,基本可以判定是她对拈花三个下毒”

    尽管时间有些仓促,他也有很多年没涉及江湖,但依然揪出了不少线索

    虽然心里早已经有准备,知道母亲跟北庭川有交易,但听到唐七汇报出来的东西,唐若雪脚步还是微微一滞

    她情感上很难接受

    可看到平板电脑上的账户余额,黄太军他们的口供,以及飞往阳国的机票,她熄灭了最后一丝侥幸

    唐若雪没有出声,只是放慢了脚步,一言不发走入了电梯

    唐七一边按着电梯,一边提醒一句:“叶凡赢了北庭川,拿到了他那部手机,还交给了赵夫人”

    “我听说下午有不少跟北庭川关系密切的人倒霉,唐石耳和汪翘楚也被请去协助调查,元秋更可能出不来”

    “林秋玲一事,咱们的时间不多了……”他看得很透:“现在还平安无事,要么是暂时不动病重的林秋玲,要么是有人给你留了一点时间……”唐若雪心里一痛,随后问出一句:“我妈现在情况怎么样?”

    “叶凡那一针和北庭川那一针,并没有让她病症消失,但却暂时压制了她的病情”

    “两个小时前,林秋玲还奇迹一般醒了过来,精神也非常好,半个小时前还喊着要喝皮蛋瘦肉粥”

    唐七低声一句:“她还喊着要转院,要请国外专家来给她治病”

    “主治医生说,她现在这样,不过是叶凡刺在额头的一针起着作用”

    “如果没有这一针,不仅无法凝聚精气神,还无法压制病情”

    “不过这一针治标不治本,撑两天又会倒下去病危,如果叶凡没有继续救治,她估计活不到月底了”

    他本来说没有几天可活,但感觉有些残忍,就说长了一点时间

    回光返照?

    唐若雪眸子微微黯然,随后咬着嘴唇走出电梯,径直走入尽头的病房

    她推门进去,正见林秋玲靠在病床,把一个瓷碗砸在唐三国身上,恶狠狠吼道:“废物,粥那么咸,怎么喝啊?

    是不是想要咸死我?”

    “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巴不得我死,最好活活咸死”

    “觉得我冤枉你的话,你就赶紧找医生把我治好”

    她上气不接下气,额头银针也晃动,却依然气势汹汹:“不然我死了,大家都一起倒霉”

    唐三国没有说什么,揉揉老脸,随后捡起被砸翻的瓷碗,不声不响清理起来

    “妈,你干什么啊?”

    唐若雪见状忙靠了过去,一边让人打扫地面,一边查看唐三国有没有烫伤

    发现父亲没事后,她才走到林秋玲面前开口:“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安分一点?”

    “安分个屁,我都快死了,还有什么好安分的?”

    林秋玲盯了唐三国一眼后,又看着唐若雪出声:“你也别替你爹说话,他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们一家子弄成这样,全是他一颗不安分的心弄的”

    “我真后悔十几年前没下药让他瘫痪,不然哪里有现在这些烂事?”

    林秋玲认定是唐三国欠了她

    “唐家这个样子,跟爹没有半点关系,是你整天闹腾搞得唐家支离破碎”

    看到母亲还是冥顽不灵的样子,唐若雪愤怒地把平板电脑砸在病床上:“如果你当初好好求叶凡,你的病情早就得到救治”

    “如果你不跟血医门勾结,就不会成为北庭川棋子,让他用你的病大做文章,还把你往绝路上推”

    “如果不是你为了北庭川十个亿,对拈花三人下毒,叶凡就不会彻底断绝救治你的念头”

    “唐家现在也不会危机重重,面临过街老鼠的局面”

    “是你把自己害成这样,是你把唐家闹得支离破碎,你才是罪魁祸首”

    “大姐,姐夫,琪琪,叶凡,全是你赶走的,是你让这个家不成样子”

    唐若雪对林秋玲爆发出全部情绪:“就连躺在医院,你也不肯安分一点,有你这样做母亲的吗?”

    “白眼狼,我是你妈,你敢教训我?”

    林秋玲闻言恼羞成怒,抬手就要给唐若雪耳光,只是举到一半就被唐若雪抓住了

    “妈,别再这样了,留最后一点念想好不好?”

    唐若雪眸子很是疲惫喝痛心:“让我念你一点好行不行?”

    “王八蛋,我是你妈,我千错万错,也轮不到你管”

    林秋玲看到手腕被抓住,脸上更加愤怒,只是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最后念想,什么意思?”

    她盯着平板电脑吼出一句:“唐若雪,你想干什么?”

    唐若雪轻轻挥手,让唐七把唐三国搀扶出去,随后看着林秋玲苦笑:“其实,大姐自杀的那晚,也就是拈花三人中毒的那天,我就知道你跟北庭川有勾搭”

    “因为叶凡不太可能骗我”

    “我之所以拼尽全力救你,还要叶凡拿出实质铁证,除了不想让叶凡搭进去外,还有就是不想唐家和你千夫所指”

    “你怎么说都是我妈,我不想你背负叛徒的罪名”

    “只是我也需要给叶凡一个交待”

    “我删掉爹手机上的阳光庄园地址,不过是想让唐七比杨剑雄他们抢先一步调查清楚”

    “当然,我内心早已清楚你有罪,调查清楚,不过是想要给自己找到死心的理由”

    “事实也证明你的确干了触犯很多人底线的事”

    她凄然一笑:“我不想面对也不得不面对”

    林秋玲眼皮不断跳动,她喝出一声:“唐若雪,你要干什么?”

    “北庭川死了,死之前把手机给叶凡了”

    唐若雪看着林秋玲苦笑:“里面估计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还会有你跟北庭川勾搭的铁证”

    “这件事一旦曝光出来,不仅你会带着罪名死去,整个唐家也会蒙羞”

    她呼出一口长气:“我不能让唐家因你抬不起头,我也不想你受到辱骂,体体面面,是我最后能做的了”

    “唐若雪,你究竟要干什么?”

    林秋玲嗅到了一抹不好气息喝道:“我是你妈,难道你要杀我吗?”

    “我们,母女,缘尽了……”唐若雪一脸痛苦,随后伸手猛地拔掉林秋玲额头银针……